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1月15日星期日

蘋果日報- 「四朝元老」由中共追隨者變批共者 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逝世

蘋果日報- 「四朝元老」由中共追隨者變批共者 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逝世

「四朝元老」由中共追隨者變批共者 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逝世

漢語拼音之父、內地傳奇學者周有光,昨凌晨4時在北京協和醫院去世,終年111歲。各界為這位經歷了晚清、北洋、民國和共產四個政權的國寶級老人離世紛表哀悼。周曾是中共的追隨者,但晚年變批共者。他曾在接受《蘋果》專訪時,疾呼中國必須告別專制,走民主之路。

前天(13日)是周老的111歲生日,不料生日剛過即是忌日。《蘋果》記者昨致電周家,對方證實周昨早去世,表示家中「有好多事要處理」。周的外甥女張馬力前天在周的壽誕座談會上稱,周老不久前突發高燒且白血球超標,因眾人苦勸才肯住院,一周前老人堅持回家,惟身體虛弱,眼神茫然。

受周恩來所託擬定拼音與周老私交頗深的「沙士英雄」、北京301醫院退休軍醫蔣彥永昨透露,前日周老生日,各界人士赴周家拜訪,他見老人已非常疲憊,至昨晨3時許情況變得很差,送院急救惟最後不治。內媒前日報道周老慶生時,引他107歲生日時說過的幽默話「上帝太忙,把我忘掉了」;未料翌日傳出噩耗,不少網民感愕然,紛紛留言哀悼。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1906年生於江蘇常州,經歷晚清、北洋政府、國民政府和中共專政四個時代,可謂「四朝元老」。精通漢、英、法、日四種語言的他,1955年受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所託,主導擬定漢語拼音方案,並推動成為國際標準,影響中外十數億人對漢語的學習使用。

但1989年六四一聲槍響,周有光與中共分道揚鑣,由中共的追隨者變成批共者。《蘋果》記者早年曾專訪周老,他對中共毫不留情地批評:「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樣荒謬」、「專制下必然有貪官」、「我講老實話呢,最好的是國民黨時代,不是共產黨時代」。當局對這位百歲老人無奈,惟有冷待他,不讓他在內媒發聲。

新浪網/《蘋果》記者

上一則: 破紀錄籌7億辦就職慶典

下一則: 因為他,我們知道不一樣的中國



I

蘋果日報- 特朗普挑戰「一個中國」 當籌碼逼人民幣升值

蘋果日報- 特朗普挑戰「一個中國」 當籌碼逼人民幣升值

特朗普挑戰「一個中國」 當籌碼逼人民幣升值

「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基石,多年來是美國總統不敢侵犯的議題,然而候任總統特朗普接受《華爾街日報》(WSJ)訪問時,再次把一中政策視為籌碼,直言是否恪守一中政策,要視乎中國在貨幣政策及貿易操守上是否有改善;他又將這種討價還價口吻搬到美俄關係上,指若俄羅斯在美國利益上幫得上忙,樂意考慮撤銷制裁。


■特朗普前天在紐約特朗普大樓大堂現身,向支持者揮手。路透社

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後國際政情有何轉變,特別跟中國及俄羅斯關係走向如何,一直是外界焦點,他日前就花上一句鐘跟WSJ大談相關看法,其間特別向記者展示一份來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心意,「我有這張主席送來的美麗賀卡」。訪問前天刊出。

特朗普重申中國操控人民幣匯率是不容置疑,不齒北京明明人為地壓低匯率,「卻不承認他們將貨幣貶值,而是說匯率在下跌。那根本不是下跌,他們是有目的這樣做……美元強得美國企業根本無法競爭,在扼殺我們」。

立場軟化稱願談判然而他不會如競選時所言,甫上任就將中國列為貨幣操控國,而是將採取較軟化立場,「我會先跟他們談判」,且甚麼都可以是談判籌碼,「包括一個中國原則」。

早在上月初特朗普接聽台灣蔡英文總統來電恭賀他當選,打破37年來美國總統一大禁忌時,特朗普已觸動北京神經,後更反問為甚麼一定要守一中原則,令國際政壇側目。對此特朗普妙語回應,再次展現酷愛撕破政治正確假面具的真性情:「去年我們向台灣售出20億美元(156億港元)軍備。我們竟可以向他們賣出20億美元最先進武器,卻不能接他們電話。首先不接人電話是很無禮的。」

訪問刊出前夕,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紐約出席美國中國總商會晚宴時,表示中國期待跟華盛頓建構「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關係,卻同時提醒部份美國人在談論別國水域爭議時宜謹言慎行,相信是不滿美國候任國務卿蒂勒森揚言要阻止中國到其南海人工島的言論。

不排除撤回俄制裁美俄關係方面,對於總統奧巴馬上月底推出一系列措施,包括驅逐35名俄國外交官出境,以懲罰俄羅斯利用黑客干預美國大選,特朗普指上任後會保留這些措施「至少一段時間」,但若然俄羅斯在反恐等領域幫得上忙,配合到美國利益,他不排除會撤回這些措施,「如果人家在做好事幹嗎要制裁人?」他又期待未來數月能跟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首腦會談,「我知俄方想會面,對此我絕對無問題」。

美國《華爾街日報》

下一則: 對華強硬政策 團隊未有共識



I

蘋果日報- 和上帝隻揪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和上帝隻揪 - 高慧然

和上帝隻揪 - 高慧然

有個人出爾反爾,宣佈參加本來決定不參加的特首「選舉」,理由竟然是「上帝要佢選舉」。神命難違,所以明知民間反對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要行一條崎嶇的路,都決定與民為敵,參「選」一博。

我有一個疑問,如果任何一個人站起來宣佈參加特首「選舉」,理由是他本來不想,但奉神之命,神命難違。這個人,是會被質疑有幻聽幻覺的吧?上帝如何與他溝通?用甚麼方式?電郵?電話?PM(那上帝也有一個facebook)?WhatsApp?又或者中國的微信?有甚麼證據?既然上帝叫他參「選」是那麼重要的出戰理由,總得有個證據吧?否則跟青山病人之間的對話有甚麼分別?又,上帝過去曾經跟他溝通過嗎?如果是第一次,如何證明那真的是上帝?

更弔詭的是,一國兩制之下,如果想參加特首「選舉」,為甚麼要撻上帝個朵?你面對的是一個無神論政權,叫人家如何是好?

讓我站在無神論者阿頭的位置來想一想,如果我本來有意提攜某個人,而那個人說他是奉上帝之命,是上帝欽點的,那我會不會被人質疑我口中說不信神,其實很怕神,我會不會好無面?

如果我本來就不打算提攜某人,他用上帝個名來大我,咁我要不要跟上帝隻揪?

如果有人說他奉上帝之命,而我竟然不用他,那是不是證明我比上帝厲害?

上一則: 王子入獄 - 古德明

下一則: 順德私房菜 - 唯靈



I

蘋果日報- 搬家人上京,擺神上台 - 林夕

蘋果日報- 搬家人上京,擺神上台 - 林夕

搬家人上京,擺神上台 - 林夕

林鄭蒙主寵信感召參選特首,此一神蹟成為一時話題。我加入寫一筆,倒不是聽從上帝的呼喚,我不是教徒,沒這福份,只是受到一位虔誠教徒的氣憤所感召,我原文照錄:「你選就選啦,講乜嘢上帝叫你選呀。邊個上帝呀,救命呀。上帝上帝, 個個都話上帝,咁算點呀,我好生氣,好生氣。一直認為我們做人,自己衰就好,唔好拖神落水。咁樣,點樣可以叫別人信神,個個信到咁樣樣。」

是的,眼看幾個本地主要教會的領頭人,挾政協身份,都不講耶穌,只講人要順服政權的神話,別的經文倒不見得很在意,維穩和諧排在行公義好憐憫上面,怎不叫真教徒心灰,叫半信半疑的心寒,叫傳教的難做?

我這朋友又是否受到神的感召而氣憤呢,他沒說,即使有,負責任的、正信的、不願意隨便失見證的教徒,也不會隨便說出來──有足夠道理,何必動不動以神之名行事?

梁振英退選,把家人的健康當下台階,若家人健康沒嚴重到需要辭職全身投入照顧,講難聽點,近乎詛咒家人,好在幫腔的李慧琼沒有說中,梁齊昕不肯合作,又秀出健康活潑樣放閃,下台階梯給拆個稀巴爛。

家人給搬上台再給塞進櫃桶底,也打死無怨,但是神啊,全能全知的神,會給號稱最想依偎在老公懷裏的小女人挾持?政客上台下台階,越搬越嚇人。先把家人從英國搬上北京(不知家人參加哪家教會做禮拜,有沒有十字架的),現在連神都擺上台,可見林鄭比狼英更狼死。有意於特首這「寶座」、或曰「衰工」,本乃正大光明好事,說一句:我有志服務社會惠澤社群,我愛香港,不就夠感人催淚了麼?怎麼,神沒有感召你,你就放棄香港人了?感召了你,又落選的話,那到底是你誤會了神,還是神跟你開玩笑呢?之前跟梁振英一樣N屆都不選,發表了退休感言,又是否神的意旨?狼忽然不來了,不得不重新考慮,神有沒有主持這個商議大會?形勢有變,宣稱那一刻還沒任何參選動作,那個三個月前已經登記好的競選網站,又是否出自上帝之手?

唔選又選,拉上帝落水,雖令人不齒,但也好在好打得的林鄭打上帝牌,這下聽在無神論的共產黨員耳裏,難聽過粗口,搞不好,上面的天子,即中國古時成為上帝之子,會跟林鄭的上帝爭奪欽點之權啊。 神一感召,就妄稱耶和華之名,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犯完十誡,再犯了北京天條,人說林鄭城府更深更蠱惑,看來也會百密一疏,未必滴水不漏。

上一則: 2017投資不易 - 左丁山

下一則: 呼吸系統紅與黑 - 李碧華



I

蘋果日報- 在英國讀書考中文? - 陶傑

蘋果日報- 在英國讀書考中文? - 陶傑

在英國讀書考中文? - 陶傑


資料圖片

英國的GCSE中學考試制度也改革,因為以前左翼當道,試題越出越淺,因為考試是一個霸權制度,挑精拔尖,汰弱留強,有非常濃厚的極右法西斯色彩。怕太多考生不及格,心靈受打擊,走上抑鬱自殺之路,為了促進大愛平等,避免優勝劣敗的歧視標籤,照顧成績差的那一幫,所以二十年來考試能放水就放點水。

因為試題一年比一年淺,英國中學會考的A級,一旦放水,就貶了值,漸漸牛津劍橋錄取新生,全部是A,覺得都是A貨,於是考試局在A之上,加建一級「A星星」,即A*,以示優上加優。

香港特區是前英國殖民地,人家改制,本來已經不關你的事,你應該面向北京祖國母親才對。但不知何故,香港的DSE六年中學文憑考試,看見英國改制,跟着模仿,也在A上面,僣建A Star。

如果怕拿了E的學生受歧視,為什麼不索性自欺欺人到底,政治正確,大愛平等,廢除B,C,D,E;乾脆全部都評A?其實不及格的,也是A級;僅及格的,才叫A*;良好的,叫A**,優等的,叫A***;至於優中最優者,還有A****和A*****,將來的大學,憑數星星來取錄。

許多大學還對香港和中國留學生承認GCSE中文科的成績。這一科,本來是為英國本國學生學習中文而設的,不是為以中文為母語的黃臉孔而設,所以試題特別淺。正因為淺,像「爸爸回家了,小狗汪汪叫,媽媽開門迎,我也拍手笑」的句子之類,叫你指出哪個是名詞、哪個是動詞,中國和香港的留英學生一窩蜂去考,閉着眼睛答卷,都可以拿A*。

我問幾個考這科的香港仔,為什麼你們花了許多錢,來到英國,考試不讀些正經科目,像德文、法文、拉丁文,回過頭卻考這種勞什子勝之不武的中文?

他們答:因為英國大學也承認這一科,多拿一個A星星,成績表好看。

我說:但這科是為鬼仔和英國的黑人小孩而設,不是為你們而設的呀,將英國GCSE變成一條唐人街,拿優等A星星的多了,評級水漲船高,英國考試局不是傻瓜,以後因為你們混進來,壟斷了,試卷就會一年比一年深。

漸漸,英國的本地鬼仔就會望這科中文而卻步。中國正在到處建孔子學院,輸出軟實力,又拍了大片「長城」,就是想誘使外國下一代對學習中文產生興趣,而方塊字、什麼簡體繁體、普通話五音粵語九音,已經把鬼仔搞得頭昏腦脹,中文卷出得淺一些,就是像你們的英文托福考試一樣,想遷就鬼仔一下。現在你們一圍哄過來,就壞了中國的文化軟實力一帶一路的大計,也浪費你們的時間。中國人就是喜歡耍弄此等走捷徑鑽孔洞的小聰明小奸壞,最終毀掉的是自己的大局,從小你們就有這樣的基因,我服了你們。我說。

上一則: 得獎片狠批英國官僚 - 石琪

下一則: 2017投資不易 - 左丁山



I

蘋果日報- 上帝叫我勸退林鄭 - 馮睎乾

蘋果日報- 上帝叫我勸退林鄭 - 馮睎乾

上帝叫我勸退林鄭 - 馮睎乾

日前林鄭月娥出席政府內部研討會,據聞她在會上聲稱,辭職參選特首是「上帝旨意」。林鄭是天主教徒,按理不會說「上帝」,該稱「天主」,或者她當時講的是英文──It is God's word──「上帝」只是複述者翻譯也說不定。但無論如何,林鄭這樣說已把上帝擺上枱,後果非同小可。十誡說:「不可妄稱耶和華。」倘若上帝真的叫她參選,天堂留畀佢個位仲保得住;但假如她只是借上帝過橋,意圖為己樹立虔誠奉主、不圖私利的形象,那麼將來兩腳一伸,勢必墮地獄之火,林鄭會慘變燒鵝。她的丈夫、兒子都精通數學,一定跟她解釋過「帕斯卡的賭注」。假如上帝沒對林鄭說話,她是妄呼上帝、作假見證,即使贏得特首之位,也只是短暫的榮華富貴,但代價可大了,那是永遠的地獄之火,得不償失。精明的林鄭沒理由下此賭注,所以我一聽她這樣講,也沒怎麼懷疑她。

但昨晚半夜,我忽然聽到一陣雷響,之後有把聲音從枕頭傳來,用希臘語跟我說:「Autos gar ho satanas metaschematizetai eis aggelon photos…」這聲音的希臘語有濃厚希伯來語口音,我當場便知道是上帝了。祂講了幾句便戛然而止,我只隱約記得首句,連忙起床查證,那段話原來出自《哥林多後書》:「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着他們的行為。」上帝的話令我陷入深深的沉思,由是想起主內姊妹林鄭月娥的結局,因着人皆有之的惻隱之心,我決定寫這篇文來提醒一下林太。

上帝是否真會跟人說話呢?根據《聖經》,答案是肯定的,例子不勝枚舉。因此上帝跟林鄭說話並非不可能,但有兩個問題尚待澄清,第一是:上帝究竟用哪種方式跟她說話?據《聖經》,大致有直接和間接兩種方式。上帝跟習近平差不多,很少會直接聯絡某人:習近平喜歡派特使和消息人士發放旨意,而上帝則有天使和先知。馬利亞被欽點為耶穌之母的喜訊,就是由天使加百列奉旨宣布的。今天似乎沒有先知,難道林鄭除了見過王光亞外,還見過天使?

當然上帝有時也會直接對話,聲音清晰可聞,像《撒母耳上》所載,上帝曾三次呼喚童子撒母耳。在《民數記》,上帝直接召喚摩西、亞倫、米利暗,在雲柱中對他們說:「你們且聽我的話,你們中間若有先知,我耶和華必在異象中向他顯現,在夢中與他說話。」所謂異象,就是《使徒行傳》中彼得餓得頭暈眼花,在房頂禱告時看見天開了,有塊大布裹着飛禽走獸從天而降,繼而有聲音說:「彼得,起來,宰了喫。」至於上帝報夢,有《約伯記》為證:「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時候,神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開通他們的耳朵,將當受的教訓印在他們心上,好叫人不從自己的謀算,不行驕傲的事。」我猜,林鄭雖有能力在天堂留位,但她畢竟不是摩西,上帝兜口兜面跟她對話的機會極微,她大概也只能像我昨晚一樣,通過夢境或異象收到上帝訊息罷。

既然上帝真有可能向人說話,那麼就該問第二道問題:林鄭是否夠資格聽到上帝的話呢?什麼人能收到上帝回應,《聖經》寫得一清二楚。《詩篇》第二十五章說:「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林鄭是否敬畏上帝,我不知道,但梁振英宣布放棄連任前,她不敢顯露絲毫逐鹿之心,可見她肯定敬畏梁振英。另外,敬畏上帝的人必然謙卑,但林鄭出名「好打得」,又常自吹自擂,似乎忘記了《雅各書》有句話:「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詩篇》第六十六章又說:「我若心裏注重罪孽,主必不聽。」和合本中譯的「注重」,原文為「ra'iti」,即「看見」,上句意思為「我若心存罪惡」──上帝會聆聽一位內心只想着爭權奪利的人嗎?

聖奧古斯丁在《懺悔錄》寫,他未受洗時,有一天在無花果樹下,聽見附近傳來孩子的歌聲,在唱:「拿起來讀,拿起來讀。」(tolle lege, tolle lege)他於是隨手翻開《聖經》,竟看到一段他認為跟自己息息相關的經文,內心立時一片光明,從此決定皈依上帝。古往今來,上帝多數只會叫人拋下名利來追隨祂,今天居然叫人選特首?太好笑了。現在我奉上帝之名,贈《箴言》一句話給林鄭:「智慧人必承受尊榮,愚昧人高陞也成為羞辱。」

上一則: 千禧世代的原罪 - 畢明

下一則: 紅白歌合戰 - 沈西城



I

蘋果日報- 港獨,全部都係港獨 - 梁文道

蘋果日報- 港獨,全部都係港獨 - 梁文道

港獨,全部都係港獨 - 梁文道

如果說「團結大多數,打擊極少數」是統戰工作的根本原理;那麼和它完全相反的政治操作就必定是無限上綱,擴大打擊面了。自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以來,好幾次至為嚴酷慘烈,禍患延至今的政治運動,依循的都是這種擴大打擊面的邏輯。且以1950年的「鎮反」為例,當初是受到了「國民黨軍統上校朱山猿案」等各地「陰謀暴動事件」的刺激,使得中央政府要開始「剿滅土匪建立革命新秩序」,同時「嚴厲鎮壓反革命」。後來韓戰爆發,毛澤東更加意識到這是一次藉着外在敵人來穩固政權的良機,於是要求在全國範圍擴大鎮壓反革命的部署。劉少奇當時這番話最是直白:「抗美援朝很有好處,使我們的很多事情都好辦,如搞土改、訂愛國公約、搞生產競賽、鎮反等。因為抗美援朝的鑼鼓響起來,響得很厲害,土改的鑼鼓、鎮反的鑼鼓就不大聽見了,就好搞了」。

於是接下來便是大規模的檢舉、抓捕、判刑和迅速的處決了。關於處決「反革命份子」,講究的不是那些人是否真是「反革命份子」,反正在當年那種今天抓人,明天槍決的情形底下,根本也沒有多少調查案情的工夫。真正的考慮是人口比例,例如毛澤東就曾說過:「上海是一個六百萬人口的大城市,按照上海已捕二萬餘人僅殺兩百餘人的情況,我認為1951年內至少應當殺掉三千人左右。而在上半年至少應殺掉一千五百人左右。南京是國民黨的首都,應殺的反動份子似不止二百多人,應在南京多殺……」。不只如此,毛澤東還按各地上報的情況,做了一個「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殺此數的一半,看情形再作決定」的建議。

由於上頭定了「指標」,各地政府便有「達標」的壓力了。為了邀功領賞,許多地方政府超標殺人,被殺的甚至包括一些原本被派去潛伏在國民黨組織內的地下工作人員。比如朱自清的兒子朱邁先,他在抗戰期間被中共指派加入國軍,內戰時期還立過策反廣西國民政府軍方人員的功勞,此時居然也被當成「歷史反革命」槍決。大部份人都曉得朱自清和國民黨過不去,且被毛澤東誇讚為民族英雄;可知道他公子是這麼死的人恐怕就不多了。就連查良鏞先生的父親和梁羽生先生的父親,也都死在這場運動之中。到了最後,「鎮反」一共殺了七十一萬兩千多人,佔當時全國人口的千分之一點四二,終於超過毛澤東原先估算出來的比例。

今天在香港重提這段往事,第一就是要說明港獨類似當年的韓戰,「很有好處」。它不只可以藉着反港獨的「鑼鼓聲」,推進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等多項鞏固一國原則的既定大政;還可以透過擴大打擊面,把泛民主派和港獨聯繫起來,就算做不到把他們連根拔起,至少也能抵銷掉香港民主呼聲對內地的影響。「鎮反」的第二個啟示,就是猛打港獨可以提振梁振英政府以及相關勢力的地位,就和當年那些不惜濫捕濫殺,以超標來博得上頭賞識的地方官員一樣。

港獨當然不完全是虛構,便與當年的的確確有些「反革命份子」一樣,高調全面的鎮壓運動,表面上說是有效的,除了消滅真的打算港獨的組織之外,還能以恐懼的氣氛止息一切同情港獨的言論和心態。然而,正如我們之前所說過的,今天的香港畢竟不是當年的內地,目前的國際政經環境也和當年中國所處的局面不同,以擴大打擊面的方式來處理港獨和極端本土主義,不只起不到要港人「人心回歸」的作用,反而會越打越壞,造成更多港人的反感。哪怕你一時壓住了港獨的聲勢,也會埋下一座火藥庫,在未來的新冷戰當中隨時一點就着,徒給中央「添煩添亂」。

就以最近發生的一些事例來說,打從青年新政兩名議員遭到「DQ」,港獨浪潮稍歇之後,梁營及其相關人士就開始在輿論上溫提大家,不要以為「明獨」勢弱就可以安心,因為香港還有不少「暗獨」。彭定康訪港,發言抨擊港獨,在他們看來也只不過是為了掩護「暗獨」而已。問題是什麼叫做「暗獨」呢?如果一個公開發言反對港獨的人也有可能是「暗獨」的話,這麼講動機講用心地猜疑下去,這個獨派的版圖就可以放大到無限寬廣,人人有份的地步了。

沒錯,不搞統戰分化來處理港獨,反而要擴大打擊面,即便冤枉無辜也在所不惜,這便是他們和內地部份人的戰略。於是就有了「DQ」多四個議員的舉動,把那四個遭到真港獨和極端本土主義者不斷攻擊的人也和港獨間接拉上關係。更有意思的,是陳淨心和一伙標榜「愛國愛港」的人物,他們把針對「暗獨」的戰線延伸至政壇之外,硬將歌手張敬軒劃進港獨範圍,要內地媒體全面封殺他的活動。其實像張敬軒、何韻詩、黃耀明和林夕這些人,他們什麼時候支持過港獨呢?無非就是參與或者同情過佔中罷了。換句話說,他們乾脆把佔中和港獨畫上了等號,就和一些人把台灣的反服貿運動和台獨畫上等號一樣。

擴大打擊面,無視佔中是為了爭取香港民主普選,與港獨是想香港獨立之間的根本分別,原本可能是對付香港民主運動的既定腳本。可是到了今天,國際情勢巨變,這種策略很容易就會引火上身,一發不可收拾。假如參與過佔中就算是港獨,那豈不是等於反向放大了港獨的空間?根據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2014年12月的民調估算,參與過佔中的香港市民有可能達到一百二十萬人之多,佔全港人口的六分之一。難道香港每六個人裏頭就有一個是港獨嗎?梁振英上台不到兩年,香港就有六分之一的人成了港獨的話,請問這是誰的責任?如果佔中正式被指認為港獨運動,那些一直被真港獨和極端本土主義者批判的傳統泛民支持者還有多少路可走?那些經歷過這場運動,並且在這場運動當中得到政治啟蒙的青年,不就全都成了「天然獨」?以後他們還用得着忌諱港獨嗎?當然不必,因為是你先把爭取民主和爭取獨立等同起來,既然民主化之路也不好走了,何不乾脆高喊獨立?二者有何區別?將來若是真有「境外反華勢力」介入挑動,這一百多萬人不就是潛在內應,一煽即起,香港還用得着談「人心回歸」嗎?

中央政府裏頭的明白人自然不會這麼愚蠢,所以才有一陣「和風」吹起,表明路線已變,統戰重新抬頭。舉個最鮮明的例子,那就是一些泛民成員被允許申領回鄉證。我知道有不少泛民朋友對此不屑一顧,冷嘲熱諷。可是請仔細看看,在這群人裏頭,頗有幾位是蔡耀昌兄這樣的「支聯會」核心成員。「支聯會」的工作綱領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現在公然宣揚這種理念,還能在全中國來去自如的,十四億人當中也就只有他們幾個了。能夠批准一些提倡「結束一黨專政」的人進出內地,假如這都不叫路線轉變,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更不要忘了,這一批獲准申領回鄉證人,全都高調參與過佔中的活動,要是佔中等於港獨,同情佔中就要一棍打死,那不是非常矛盾嗎?如此明顯的關鍵,大家不可能看不出來。

(為什麼「梁振英路線」不是對付港獨的妙方之四)

上一則: 【新車落地】特別版M4匹數增強 避震硬到Pat Pat痛

下一則: 千禧世代的原罪 - 畢明



I

蘋果日報- 【新車落地】特別版M4匹數增強 避震硬到Pat Pat痛

蘋果日報- 【新車落地】特別版M4匹數增強 避震硬到Pat Pat痛

【新車落地】特別版M4匹數增強 避震硬到Pat Pat痛

BMW M4 Competition Edition,如此一個長的名字,都不及試駕後的實際感覺,避震硬到屁股痛來得實在。BMW為M4推出一款特別版,就是Competition Edition,希望將這部高性能的雙門跑車,再增添戰力。


M4 Competition Edition的造形並沒有改變,所以很難辨認出來。


20吋星輻式鍛造輕合金軨,同樣都是很長的名字,但用上鍛軨,感覺更強。


鬼面罩塗上全黑,個人更喜歡全黑色,而非有電鍍銀邊。

車身的外觀並沒有太大變化,要細心才能發覺,鬼面罩成全黑、車軨用上20吋星輻式鍛造輕合金輪圈、雙出燕子喉連黑色高光澤鍍鉻,全部都要近距離看才會發現,實在不及原版都已經有的碳纖車頂來得實在。內櫳雖然同樣沒甚改動,可是BMW巧妙地將一樣很重要的東西換了,就是座椅。新的運動形座椅包覆了皮革外,兩側腰位亦很能夠包覆駕駛者,固定身體不會搖晃,高速攻彎時最為重要。

引擎不變,唯馬力增至450匹。可是,記者首先感受到的,是在Sport+模式下避震好硬。Competition Edition裝配的Adaptive M Sport suspension 懸掛系統,在Sport+模式下,意想不到地硬,硬到屁股都痛了。唯有立即用個人化調校,軚感和油門依然Sport+,但避震變回comfort,果然有着很大的差別。硬度減少了,但車身的剛性依然強勁,攻彎時亦與Sport+一樣沒有搖晃,駕駛時你會完全感覺到車身平穩地入彎,這樣駕駛樂趣實在棒極,信心亦自然會不斷增強。不過大家依然要注意行車安全。

馬力增至 450匹,爆發力更強,整體感覺的確好玩,亦更有跑車味,不過相比原版M4多付約12萬。若然不理匹數,自己着手弄外觀可能更經濟一點呢。

Spec.

引擎︰2,979cc 直六 M TwinPower Turbo

馬力︰450匹 / 5,500 - 7,300rpm

扭力︰550Nm / 1,850 - 5,500rpm

波箱︰7速M 雙離合器波箱

售價︰$1,433,000起

查詢︰BMW HK(灣仔告士打道108號)

記者︰梁立勤

攝影︰徐振國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上一則: 【波鞋情報】官方確認有聯乘! Supreme x Nike實物曝光?

下一則: 港獨,全部都係港獨 - 梁文道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