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蘋果日報- 被斥勝之不武非合法總統 大動肝火   特朗普嘲民權領袖多說少做

蘋果日報- 被斥勝之不武非合法總統 大動肝火   特朗普嘲民權領袖多說少做

被斥勝之不武非合法總統 大動肝火   特朗普嘲民權領袖多說少做

「打必還手」的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槓上備受尊崇的黑人民權領袖劉易斯(John Lewis),只因這位資深民主黨眾議員指他的總統寶座贏得不正當,就大發雷霆批評對方多說話少做事。連同劉易斯在內,民主黨至少18位眾議員表明抵制總統就職禮。


■劉易斯去年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提名希拉莉為黨總統候選人。路透社

隨着周五就職禮漸近,連日有多名民主黨眾議員預告會缺席,其中最有地位的是喬治亞州聯邦眾議員劉易斯。這亦是劉易斯當選議員30年來首次缺席總統就職禮。

他上周五受訪時表示,因他認為特朗普贏得不光明,是俄羅斯出手干預「幫助這個人當選,同時毀掉(他的民主黨對手)希拉莉的競選工程」。「我一向相信寬恕,相信尋求合作。但事情非常棘手。」76歲的劉易斯說:「我不認為這位候任總統是合法的總統。」


■特朗普在Twitter開炮指劉易斯「應花多些時間搞好和幫助自己選區,選區狀況糟透,正在破敗,更不用提罪案叢生」。


■他又指劉易斯「只會講講講,沒行動又沒成績。可悲!」

指對方選區「罪案叢生」

特朗普上周終表示接受美國情報機關的說法,相信俄羅斯派黑客干預美國大選,但堅稱俄方並未幫助他。劉易斯的言論叫他大動肝火,前天一大早推文反擊,着對方「該多花時間搞好和幫助他的選區……而非對大選結果作出不確的投訴」。

特朗普並指劉易斯所屬的選區(包括亞特蘭大)「狀況糟透,正在破敗」兼且「罪案叢生」,而劉易斯「只會講講講,沒行動又沒成績。可悲!」。一推未能下火,傍晚特朗普再推文,着劉易斯「該把焦點放在亟待解救、罪案叢生的市內貧民區」。

劉易斯畢生為爭取非裔美國人平權而努力,在1960年代跟馬丁路德金一起抗爭,在塞爾馬(Selma)遊行遭州警暴力鎮壓、顱骨破裂,是備受尊敬的民權領袖,特朗普攻擊他惹極大反彈,尤其事發於馬丁路德金昨冥壽前夕。

共和、民主兩黨都有多名黨員撐劉易斯。非裔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前主席斯蒂爾讚劉易斯「走的路只有很少美國人走過,特朗普更是絕對沒有。你得予以尊敬尊重」。共和黨參議員薩斯在Twitter發了一張劉易斯參加民權遊行照片,配以推文「劉易斯和他的『講話』,改變了世界」。

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亦推文說:「多年來許多人試圖讓劉易斯閉嘴。全部失敗。」民主黨參議員孔斯指出:「劉易斯遊行爭民權,被打、流血、被捕逾40次。他是真正的美國英雄。」眾議員西西林譏說:「真的嗎?在馬丁路德金周末,我們候任總統抨擊美國民權代表人物?」喬治亞州民主黨要求特朗普道歉。候任副總統彭斯昨則呼籲劉易斯重新考慮立場。

18議員預告抵制就職禮

事件亦令更多民主黨議員抵制特朗普就職禮,至少有18人已表明不會出席,包括加州兩位華裔眾議員劉雲平和趙美心,他們坦言挺劉易斯是動機之一。《華盛頓郵報》指這次事件預示了反對黨全面抵制白宮的超強黨派政治,在特朗普年代將有增無減。

法新社/美聯社/美國《華盛頓郵報》

下一則: 馬丁路德金戰友 策劃大遊行



I

蘋果日報- 習近平信哪個上帝? - 馮睎乾

蘋果日報- 習近平信哪個上帝? - 馮睎乾

習近平信哪個上帝? - 馮睎乾

林鄭是否確實得到上帝祝福而選特首呢?唔好笑,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因為當中涉及四個情況,只有一個正面。唯一正面的情況是:林鄭的確得到上帝祝福,那麼全港教友該齊心擁戴她。但若非天主降旨,則有以下三種可能:一,林鄭把撒旦的聲音誤當上帝;二,她講大話;三,她有幻聽或妄想症。瞧,這是合情合理的分析對不對?在「特首須以港人福祉為依歸」的大前提下,林鄭實有必要披露上帝和她的對話紀錄,因為即使不談屬靈問題,香港市民也有權了解這位特首候選人是否誠實,而習近平更需要知道她有沒有精神病。

習近平聽到奶媽有上帝撐腰,到底怎麼想呢?這得探究一下他對「上帝」的看法。儘管前兩年有海外基督徒寫過一篇奇文,稱習為「上帝興起的一代明君」,但觀乎共產黨近年強拆十字架,「核心」擺明不會賣帳給耶和華。當然,習近平不信奉西方上帝,不代表他不認同華夏上帝。習上任後尊崇儒術,一來借此為「打虎拍蠅」的道德基礎,二來也想用孔孟之道,取代萎靡不振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於是講話例必徵引四書五經。據人民日報編的《習近平用典》,主席最常引用的書為《論語》、《孟子》、《尚書》等。「上帝」一詞,有時簡稱「帝」,早見《詩經》等書,指稱「有意志的上天」。儒家對上天的看法,你也許想不到,其實很有「民主」色彩,比如《尚書》云「天明畏自我民明威」、「惟我下民秉為,惟天明畏」,等於說上帝的賞罰,需憑藉民眾來彰顯,所以民心代表天意。

若習近平果真推崇儒家,那麼他的上帝便不是造物主,而是老百姓了。這個上帝應該有個先知,叫黃子華,他說︰「如果你可以唔帶保鑣單人匹馬行入去大型屋邨,執返條命仔行返出嚟,我支持你終身做特首。」哪個候選人夠膽挑戰?

上一則: 兩岸三地 - 蔣芸

下一則: 在台中坐巴士 - 高慧然



I

蘋果日報- 習近平信哪個上帝? - 馮睎乾

蘋果日報- 習近平信哪個上帝? - 馮睎乾

習近平信哪個上帝? - 馮睎乾

林鄭是否確實得到上帝祝福而選特首呢?唔好笑,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因為當中涉及四個情況,只有一個正面。唯一正面的情況是:林鄭的確得到上帝祝福,那麼全港教友該齊心擁戴她。但若非天主降旨,則有以下三種可能:一,林鄭把撒旦的聲音誤當上帝;二,她講大話;三,她有幻聽或妄想症。瞧,這是合情合理的分析對不對?在「特首須以港人福祉為依歸」的大前提下,林鄭實有必要披露上帝和她的對話紀錄,因為即使不談屬靈問題,香港市民也有權了解這位特首候選人是否誠實,而習近平更需要知道她有沒有精神病。

習近平聽到奶媽有上帝撐腰,到底怎麼想呢?這得探究一下他對「上帝」的看法。儘管前兩年有海外基督徒寫過一篇奇文,稱習為「上帝興起的一代明君」,但觀乎共產黨近年強拆十字架,「核心」擺明不會賣帳給耶和華。當然,習近平不信奉西方上帝,不代表他不認同華夏上帝。習上任後尊崇儒術,一來借此為「打虎拍蠅」的道德基礎,二來也想用孔孟之道,取代萎靡不振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於是講話例必徵引四書五經。據人民日報編的《習近平用典》,主席最常引用的書為《論語》、《孟子》、《尚書》等。「上帝」一詞,有時簡稱「帝」,早見《詩經》等書,指稱「有意志的上天」。儒家對上天的看法,你也許想不到,其實很有「民主」色彩,比如《尚書》云「天明畏自我民明威」、「惟我下民秉為,惟天明畏」,等於說上帝的賞罰,需憑藉民眾來彰顯,所以民心代表天意。

若習近平果真推崇儒家,那麼他的上帝便不是造物主,而是老百姓了。這個上帝應該有個先知,叫黃子華,他說︰「如果你可以唔帶保鑣單人匹馬行入去大型屋邨,執返條命仔行返出嚟,我支持你終身做特首。」哪個候選人夠膽挑戰?

上一則: 兩岸三地 - 蔣芸

下一則: 在台中坐巴士 - 高慧然



I

蘋果日報- 在台中坐巴士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在台中坐巴士 - 高慧然

在台中坐巴士 - 高慧然

一個85歲婆婆獨自乘搭巴士,下車時司機大約不耐煩,迅速關車門開車。車門夾住婆婆衣服,結果,老人被摔出去撞跌地面,一隻腳受傷,要切腳保命。

這段新聞看得我毛骨悚然。不是只有老人會出事,香港的職業司機,那種趕,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誰沒有試過下車尚未站穩車子踩油極速而去?

在台中坐巴士全無這個問題,台中司機溫和、有耐性。我還記得幾年前來台中,上車時想投幣,被司機制止。司機提醒我刷卡,他說,「如果你要去的地方不夠10公里,根本不用付錢。」我告訴司機我是遊客,沒有台中的乘車卡。他問我有沒有其他地方的,我說有高雄的。司機說,「那你試試看。」我找高雄悠遊卡的時候,後面上車的乘客一直排着隊,很有耐性地等在我後面,等待「刷卡」。不好意思影響別人,我決定放棄找卡。結果,司機用他的工作卡代我刷了卡。整個過程,相信用了兩分鐘,但車上乘客和等待上車的乘客全部跟司機一樣友善而有耐性,沒有任何一個人不高興。

這次來台中,我帶了高雄悠遊卡去坐台中的巴士,怕上錯車,好多時上車刷卡時要問司機。司機總是耐性解答。

這種耐性,相信不只是來自司機本人的善意與修養,還需要公司制度配合,更需要其他乘客理解。三者缺一不可。

上一則: 習近平信哪個上帝? - 馮睎乾

下一則: 寡婦告狀 - 古德明



I

蘋果日報- 一早在中環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一早在中環 - 李純恩

一早在中環 - 李純恩


《飲食男女》圖片

農曆新年打算去美國走一趟,網上預約,一大早去花園道美國領事館辦簽證。這天申請簽證的人不算多,領事館的工作人員和善的態度營造了輕鬆的環境,但從門口進去一環扣一環,井井有條一點都不怠慢,一包香口膠也在門前被扣下。本來是戒備森嚴的,但因為職員們客氣得近乎熱情的笑容,令氣氛得到緩和,倒也是一種人際相處的藝術。

檢查完證件,通過了安檢,打完指模,最後面談,一系列可能是世上最嚴格的簽證手續,有條不紊辦完,花了半個多小時。獲得簽證者,留下護照,兩個工作天後到自己指定的辦事處去領回,或者,五個工作日之後,以順豐快遞送到府上──在通知欄中見到這一條,忍不住笑了出來,很地道的中國特色。

辦好手續時間尚早,跟老婆沿着那一帶的山道,蹓蹓躂躂到了史丹利街,有點餓了,便去「一樂燒鵝」吃碗燒鵝河粉。離午飯高峰還有一段時間,店裏客人不多,老闆娘不太忙,便坐在一邊跟我們聊聊家常,說說各自的兒女,輕鬆愉快美味。然後沿路而去,到孖沙街「文華樓」,跟劉老闆結一結字畫的裝裱賬,又聊了一會天,告辭出來,想起九龍的西安小館「有緣小敍」在蘭桂坊附近開了分店,便尋去看看,順便吃了一碗biang biang麵和一個臘汁肉夾饃,味道不錯,可解饞。

這時人潮開始在街上出現,中環的午飯盛況即將來臨,馬上鑽進地鐵,打着飽嗝回家了。

上一則: 美心紅衣寶寶 - 李碧華

下一則: 戲中戲 - 邁克



I

蘋果日報- 林鄭一參選,上帝就發笑 - 林夕

蘋果日報- 林鄭一參選,上帝就發笑 - 林夕

林鄭一參選,上帝就發笑 - 林夕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林鄭一參選,上帝會發笑抑或發飆?

我並非針對林鄭,從她這幾年表現看,對她不存偏見成見,而是定見,確定此人好,好快會打得死香港許多殘存的核心價值。人說對事不對人,我是對神不對人,按出埃及記寫明:「不可妄稱耶和華——你們神的名」行事,而林鄭以神之名參選,上帝不知會不會為假傳聖旨而動怒,這是陷神於不義耶。

曾俊華跟月娥也是天主教徒,俊華沒公開聆聽到神的聲音,但想必也有為此事祈禱,假如如傳聞所說,地上的權柄都不能將他勸退,又假設這兩信徒最後同時過關入閘,神會感召多少選委,選祂所選的特首呢?我知我知,神感召人做一件事,不打保票會成功,可能是要人經歷種種磨練試探之類,神的旨意,有如帝王心術,豈是祂旗下產品所能掌握的?

正因如此,林鄭輕率打上帝牌,竊以為有失見證。既然林鄭自信天堂已為她預留位置,即使細過葉劉睡過的棺材房,也算是預知神的旨意,那麼,她破壞既有程序為西九故宮分館一錘定音,私下欽定嚴迅奇偷步開工設計,又是神的意思麼?萬一神真的選中林鄭,另外撥出一條更崎嶇的路給曾俊華走,林鄭治港,走梁振英路線,政改重來,又搞出大頭佛,清場武力升級,神是否其中的「持份者」?姑且把爭取真普選的人,都視為黃絲廢青刁民好了,他們為的也不是公義好了,敢問那一刻,林鄭要行公義,還是好憐憫呢?若真有全能全知的神,神創造人出來大概也不想他們成為人肉傀儡,人得為自己行為負責,教徒應更懂謙卑,不把過失推諉到神的頭上。那麼,敢問將來中央的聖旨,與自己信仰有衝突時,林鄭是辭職不幹還是背叛神呢?這些問題其實多餘,真心虔誠教徒應該不可有別的神可以膜拜,更何況是人間不講人道的強權?

政治人物中不乏教徒,即使是真教徒,特別是虔誠教徒,更應謹慎小心行事,否則,自詡常存信望愛,把自己當上帝上身,自信所有政策決定都有神在背後站台背書,隨時比魔鬼更具破壞力。以林鄭之有為、之強硬、之一意孤行、之傲慢、之好勝、之不達目標誓不罷休,又在參選事情上聽到神回覆,治港之道,是不是更橫衝直撞?人在做,上帝在看,看到後來,想起原來所謂神回覆,也不知是西環中環抑或北京的感召,總之,那把上天來的聲音,就像「接近中央人士消息」一樣虛無飄渺,你說,上帝怎麼忍笑?

上一則: 學習加拿大? - 左丁山

下一則: 燕窩蒸水蛋是怎樣練成的 - 鄧達智



I

蘋果日報- 上帝的黑天娥? - 陶傑

蘋果日報- 上帝的黑天娥? - 陶傑

上帝的黑天娥? - 陶傑


(路透社)

特首選戰忽然提昇到一個神學層次(Theological level):林鄭自稱天主教徒,主動報告給香港人一個很重大的訊息,上帝叫她參選特首。

當然,親中愛國的你,可以即刻解釋:林鄭沒有說上帝就是耶和華,上帝可以是中國最高核心習近平;而據毛澤東的論著「愚公移山」指出:上帝就是人民。

但是林鄭由於先自稱為天主教徒,所以她口中的上帝,有一個「邊界範式」(Territorial Paradigm),也就是香港人說的「地頭」,這個上帝是梵蒂岡那邊的上帝。而任何以梵蒂岡和舊約聖經為依據(Reference),若敢自稱上帝的,必然是與上帝對立的敵基督(Anti Christ)。

但是,根據梁營親中愛國們傳達的消息:林鄭鐵定已得到習近平總書記指定為香港下屆特首,而林鄭又是上帝叫她出來選的──因為如果她不「按程序」,不主動辭職參選,習總能量再大也無法指定──所以在邏輯上,擁有八千萬黨員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至少在選擇特首的這個問題上,已經成為天主教上帝的代理人。

全世界有十億以上的天主教徒,人人都渴望上帝向他提點。怎樣令上帝開口?可以祈禱,可以像聖女貞德在田野上徘徊,也可以像中國農民起義領袖洪秀全一樣在病中作夢──美國有一本流行書籍,行銷百萬冊,教美國人如何在夢中找到上帝,書名就叫Dreaming with God──現在,政務司司長接上線了,我們都舒一口氣,對,她就是真命天子了。

況且當今梵蒂岡已在謀求打開中國大門,梵中建交,近在眉睫。當然,雙方各懷鬼胎,不,呸,我怎能這樣說呢,雙方各有宗旨和目標,梵蒂岡想登陸中國,擴大天主教的影響,拯救中國人劣質的靈魂,而中國想撬走台灣的邦交國,反過來通過梵蒂岡影響西方,譬如有一天,馬雲宣佈成為天主教徒,並以捐款慈善方式,成為巴西的大主教,即第一位中國人得此殊榮之類。

據說習總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原來梵蒂岡下的那盤棋更大。這樣一來,香港人就要調整心態,都支持終極效忠上帝的林鄭。畢竟,喝咖啡、看法國電影、史丹福大學讀經濟政治,這一切都很「西方」,但如果西方的上帝出場,就是撲克牌裏的黑桃A,冠蓋全場。

當然,曾蔭權也是天主教徒,但他上任特首時沒有說上帝叫他做。他去教堂,也像港獨中的「暗獨」一樣,沒有張揚,甚至有點偷偷摸摸。但林鄭不同。或許時機成熟了,杜林普上台,英國退歐,連香港也由上帝從袖裏放出一隻「黑天娥」來跟你玩玩。下一屆特首,是耶和華的人。

上一則: 【車用手機座比拼】新式磁石貼方便有缺點 專家:有機會影響電子指南針

下一則: 學習加拿大? - 左丁山



I

蘋果日報- 港大急改投訴指引補鑊

蘋果日報- 港大急改投訴指引補鑊

港大急改投訴指引補鑊


■楊丹與負責實驗的博士生胡俊及黃乃淇。資料圖片

【本報訊】楊丹的螢光探針研究涉嫌造假,但由於實驗由她的博士生負責,港大調查認為她在當中的角色未足以構成失德,因而避過指控。不過,港大在調查後隨即針對性修改處理失德投訴的指引,指明論文作者有責任為研究進行盡責審查,並須為研究數據真實性負責。作出投訴的學者王凱峰認為楊丹在新指引下將被裁定失德,促港大重新調查事件。

根據港大內部調查委員會的最終報告,委員會認為楊丹沒有積極地監管博士生,但有關失職未至於構成研究失德。對於她是否鹵莽,委員會就信納她缺乏生物實驗的專業知識,因此未能掌握完全倚賴博士生進行實驗所帶來的風險。

須為數據真實性負責

不過,港大在上月底就提出修改處理大學人員研究失德投訴的程序指引,為研究誠信及失德提供更清晰定義、並更新處理投訴及調查程序等方面。港大副校長(研究)賀子森在文件中透露,檢討是由校委會主席及校長在最近一次處理失德投訴的校委會會上提出。

修改包括在研究誠信中列明大學人員必須為其研究的每一方面負責及承擔責任(accountable and accept responsibility),人員並須為研究進行盡責的審查。在發表論文的操守一項,指引就加上「作者須為論文中使用的數據的真實性及可靠性負責」,並指明作者應與負責收集重要數據的技術人員商討細節及在開展前達成共識。因持續疏忽或故意隱瞞而導致偏離良好研究手法,在新指引亦被列作研究失德行為。

王凱峰認為今次的修改是針對楊丹的個案,又認為在現行指引下,對楊丹失德的投訴將必定成立,「咁係咪代表港大認為自己嘅調查制度有漏洞,𠵱家要亡羊補牢呢?」他認為單單修訂指引,楊丹事件卻「當粉筆字抹咗去」,無助挽回港大聲譽,促請校委會主席李國章運用權力,重新就事件在新指引下調查。

■記者林偉聰

上一則: 研資局拒公開醜聞報告   涉造假教授   再獲8,382萬經費

下一則: 委員被揭疑自己批自己



I

蘋果日報- 研資局拒公開醜聞報告   涉造假教授   再獲8,382萬經費

蘋果日報- 研資局拒公開醜聞報告   涉造假教授   再獲8,382萬經費

研資局拒公開醜聞報告   涉造假教授   再獲8,382萬經費

【本報訊】香港大學化學系講座教授楊丹早前被投訴研究涉嫌造假,個案由研究資助局轄下的紀律委員會跟進調查。《蘋果》發現,原來有關調查已悄悄在上月完成,局方不但拒絕披露震驚學界醜聞的調查結果,楊丹統籌的研究項目在同月更獲一筆高達8,382萬元的經費。投訴事件的學者王凱峰指港大早前調查已指出楊丹研究的眾多問題,質疑研資局撥出經費;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促研資局盡快公開調查結果。
記者:林偉聰


■港大教授楊丹去年被踢爆涉造假時,着下屬把登門質詢的記者「扔出去」。

成長於四川山區的楊丹,2014年在《美國化學學會期刊》(JACS)發表螢光探針的研究論文,但後來被當時同屬港大的助理教授王凱峰投訴涉造假,手法包括更改顯微鏡的激光設定,令部份圖片顯得更光亮,營造螢光探針的效果。

港大內部曾聘請專家證人協助調查,不同專家都分別指出,不同實驗設定下取得的圖片不能作有效比較,甚至批評楊丹的做法不可接受。調查委員會亦指論文有3處不準確,並批評楊丹未能有效監管負責實驗的博士生,不過最終仍裁定她研究失德的投訴不成立,因而出現有人造假、但無人負責的情況。


■「以化學生物學方法探索分子醫學」項目獲巨額撥款(黃色部份示),但研資局網頁無提及研究由楊丹統籌。互聯網

網頁不提楊丹統籌項目

由於研究有接受研資局資助,局方去年6月亦表示已要求港大提交報告,並交由轄下的紀律委員會跟進,不過至今一直再無消息。《蘋果》本月再向研資局查詢,局方回應原來調查已於去年12月完成,並已將調查結果通知港大,但以涉及個人私隱為由,拒絕披露調查結果。而港大回覆本報查詢,只着本報「請向研資局查詢」,港大與研資局互相拋波,公眾無法得知調查結果。

研資局不但拒披露結果,《蘋果》更發現,上月22日局方公佈第7輪「卓越學科領域計劃」撥款結果,其中獲批8,382萬元撥款研究項目「以化學生物學方法探索分子醫學」,正是由楊丹統籌,當中研資局資助金額逾7,800萬元。研資局及港大網頁均無項目詳情,僅指由港大、中大及科大參與,連楊丹作為統籌人的身份,都要記者主動向局方查詢才得知。

1985年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化學系的楊丹,去年被踢爆涉造假時,對登門質詢的記者十分抗拒,一度用手推記者,還着令下屬「叫警察,把這三個人扔出去」。當時揭發她的學者王凱峰認為,今次調查涉公眾利益,研資局不公開結果是不可接受。他續指,港大早前眾多專家證人已指出楊丹研究中的問題,質疑研資局撥款的決定。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研資局應向公眾披露調查結果,否認無從判斷撥款的理據,「係咪研究失德,定係管理不善?不善嘅程度去到邊?」他又認為私隱並非保密的理由,局方可以在報告遮蔽涉私隱的部份,只將關鍵的結果公開。

研資局回覆時指,所有有關項目申請人均符合申請資格,並無因紀律原因被禁止申請撥款,局方並無交代調查結束的時間與批出撥款在時間上的先後次序。

楊丹涉嫌造假及再獲批巨額經費時序2014年7月:楊丹在《美國化學學會期刊》(JACS)發表有關螢光探針的研究論文,相關研究受研究資助局資助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當時同屬香港大學的助理教授王凱峰,向校方投訴楊丹及負責實驗的兩名博士生黃乃淇及胡俊涉造假

2015年中至2016年初:港大成立內部調查委員會、聘請專家證人調查事件,證實論文有3處資料不準確,但裁定「研究失德」指控不成立

2016年6月:研資局稱已要求港大就事件提交報告,並交由轄下的紀律委員會跟進

2016年12月:研資局完成調查,結果已通知港大,但以涉及個人私隱為由,拒絕披露調查結果

2016年12月22日:研資局公佈第7輪卓越學科領域計劃撥款結果,由楊丹統籌、涉及8,382萬元撥款的「以化學生物學方法探索分子醫學」項目獲批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下一則: 港大急改投訴指引補鑊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