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白種人後殖民情結 - 陶傑 | 2017-02-22 | | 蘋果日報

白種人後殖民情結 - 陶傑 | 2017-02-22 | | 蘋果日報

白種人後殖民情結 - 陶傑

香港愛國七警遭到梁班子律政司起訴,特區警方配合蒐證,最終由白人法官杜大衛將七警通判入獄兩年,招致大陸喉舌嚴詞抨擊,質疑為何「中國人的地方」要以洋人法官、英文審案,並嚴正指出「基本法」容許洋官以英文審案,是一大缺陷。
中國網民即刻群起攻擊,聲援愛國七警,反對「治外法權」,並質疑「香港還沒有完全回歸」。
「後殖民主義研究」(Post-Colonial Studies)雖然是西方英美左翼知識份子開闢的學科,以研究帝國主義統治過的亞非各種土著民族戰後殖民地獨立之後因「當家作主」的亢奮、隨即才發覺他們出於自身的文化無法經營一個現代化國家的事實,然後又將自身的失敗歸咎於「殖民主義餘毒」未清、最終陷困在表現出的民族自大狂與潛藏的民族自卑感之間難以自拔的矛盾和悲憤的民族心理困局。
後殖民研究,首先針對「殖民宗主語文」如英文、法文對繼續主導獨立後亞非土著的思想,認為英文仍然是「權力的工具」(A tool of power)、「精英身份和支配」(Domination and elitist identity),令土著繼續成為沒有西方殖民宗主的思想文化殖民。
「後殖民研究」後來之「左膠化」,是因為轉而乞靈馬克思主義為解藥,而不知道後殖民的英語文化支配力量,十分強大,而且比起「亞非土著文化」如部落酋長、包青天、祭天求神般的「公義」,更符合人性。
中國網民對香港洋法官、港大英國校長的種族仇恨,是經歷了「租界上海」的政治想像的一種「後殖民仇恨」。他們質疑英文審案、香港用洋法官的時候,忘記了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本身就是對英國殖民主義之中至少「英式法治」部份的臣服和投降,認為英國人的法官,比中國最好的包青天更優越。
中國人現在覺得GDP強大,不介意起用白人,而且喜歡起用白人,不過是類似中非皇帝博卡薩起用四名白種男子抬轎的那種服務,或者借助中央台英文台白人臉孔的公信力而唸中國人的新聞稿,或者電影「長城」裏由張藝謀支配的白人男主角麥迪文,而不是白人法官的西方法治文化。
一旦中國人發現無法支配杜大衛以只借出一張白人臉孔、按照「中國模式」的劇本唸對白,就會發出咒罵,認為英文很邪惡。但是英文身為一種權力工具,中國房地產一仿冒,如「泰晤士鎮」、「英格蘭園」,又多賣許多錢。中國人在因英語帶來的利潤而數鈔票時眉開眼笑,又用英語政治文化迫害其義和團壯大而大怒咆哮,形成非常有趣的矛盾面譜。



I

他日誰為689求情? - 李碧華 | 2017-02-22 | | 蘋果日報

他日誰為689求情? - 李碧華 | 2017-02-22 | | 蘋果日報

他日誰為689求情? - 李碧華

本受中聯辦力捧,忽又遭棄如敝屣,形勢險峻的參選人葉劉,近日負隅頑抗乞求一票,不免沮喪──但,李超人表明不作任何提名免得罪人,只投暗票,還道「胡官、葉劉、John曾都是朋友……」
葉劉公開感謝李視她為朋友。區區一句話,講者圓融聽者感動,正是「良言一句三冬暖」。前一陣,葉劉身處「2.0」霸氣盡取傀儡提名票之劣勢,立法會一些議員為她打氣:「加油!」,她馬上拱手回謝,那個表情很真。雪中送炭啊。「有黨性沒人性」的現實,具利用價值,利益團夥當然吹捧盲撐,一旦變臉,黨怎會顧全你的尊嚴、顏面、「貢獻」?一腳踢開,「2.0」他朝君體也相同。
前特首煲呔曾「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另一罪重審,折騰5年,面對法律裁判。當然,「不吃魚,口不腥」,大家尊重法治。曾獲多位有社會知名人士及前下屬撰寫求情信。人生與盛衰起跌得失,落難時有人送暖,不管如何都是你的成績表。
煲呔罪成,689 UGL五千萬還會遠嗎?天網恢恢,誰可「超然」?就算攀爬上位也要面對法律制裁──只是到時不知誰(或有沒有人)為他求情?至於「2.0」,有功舔盡有鑊卸盡,早與負資產劃清界線了,她肯定不會。你猜呢?



I

曾蔭權與人無尤 - 曾志豪 | 2017-02-22 | | 蘋果日報

曾蔭權與人無尤 - 曾志豪 | 2017-02-22 | | 蘋果日報

曾蔭權與人無尤 - 曾志豪

曾蔭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在懲教處人員故意放生傳媒拍攝的情況下,步入收押所。這方面曾生毋須介意,這才叫光明磊落;不像七警,打人躲在暗角,連罪成也要靠懲教職員造一個「暗角」才敢走入收押所。
回說曾蔭權,若果以「老人家身體差」的角度出發,我會同情他的牢獄之災;但若果考慮他為官四十多年的公務資歷,我只能說「活該」。
我從來未當過一天公務員,最多只是「非公務員合約員工」,卻是一路走來,小心翼翼。不能說「擔屎唔偷食」,直情唔敢偷睇。
你知道電台的規矩有多嚴格嗎?聽眾送的果籃,公務員同事不敢獨吞,要和同事分享。為甚麼?避嫌,不要墮入收受利益那怕只是幾條蕉的利益陷阱!
而曾蔭權是安然收受免費室內設計裝修以及豪宅租金。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那是利益!
聽過一個傳聞:某年某月某部門同事打算邀請一位名人做訪問,我要強調那真是一位名人,在界別有名氣。即是說,他本身已經是一個有新聞價值的人物。但最後幾經考慮,主管部門還是否決了這個安排,為甚麼?因為這位城中名人,和公司某些人員有親屬關係。縱使該位名人本身具備新聞價值,正常人都不會質疑他靠裙帶關係才受邀上節目,但管理人的考慮是,不應該讓外界可能有任何一點點的利益瓜葛的聯想嫌疑。白過白紙,就是如此。
我們前線低層員工戰戰兢兢,安守本份,律己以嚴到近乎苦行僧變態;你全港官員之首,怎麼可能會不懂避嫌?竟然可以和申請牌照的股東有如此貼身埋牙的互動?還要作出批准牌照而不懂申報?
所以曾蔭權罪成,實在是自己造成。可惜了,一個英國爵士竟敗在一幢深圳樓身上。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