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涉美洗錢 名導演英達恐囚10年 | 2017-02-25 | | 蘋果日報

涉美洗錢 名導演英達恐囚10年 | 2017-02-25 | | 蘋果日報

涉美洗錢 名導演英達恐囚10年


英 達

出身名門望族的中國著名導演英達,在美國因涉嫌洗錢被捕。內媒發現他已與法庭和解,並就刻意規避申報要求、進行現金分拆的指控認罪。聯邦法官將於5月11日對此案宣判,英達面臨最高10年的刑期,及最高50萬美金(下同,約388萬港元)罰款。

罰金連凍結資產共225萬

56歲的英達居於康州,美檢方指控他2011年到2012年之間,先後把46.4萬(360萬港元)存入與妻的聯名賬戶,前後分50次存入,每次少於1萬元,夫妻在4家銀行開了6個戶口。檢方認為英達有意避開聯邦法律的申報要求。內媒確認英達2月16日在康州聯邦法庭達成和解,放棄庭審機會,同意凍結其分拆存入的17.6萬現金(是存入金額的38%)及補交11.3萬元聯邦稅,連同2009年至2011年3年罰金和利息共29萬美元(約225萬港元)。
英達家族有清朝皇族血統,曾祖父英斂之創辦《大公報》和北京輔仁大學;爺爺英千里任蔣介石繙譯,1949年撤退台灣,做過台大外文系主任和輔仁大學副校長;父親英若誠文革入獄,平反後曾任北京文化部副部長。英達1993年執導喜劇《我愛我家》成名;與演員宋丹丹結婚10年,1995年離婚後娶好友梁歡。
騰訊娛樂



I

就靠暗箱作業 - 李純恩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就靠暗箱作業 - 李純恩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就靠暗箱作業 - 李純恩

特首選舉,明票看假象,暗票才是真性情。
明票是沒辦法,本礙於人情,或懼於阿公,反正即使要違背個人意志,也一定要做,因為你的動靜,不知有多少對眼睛盯着。
到了投暗票之時,才是展露本性的時候。這時候,沒人知道你做什麼,於是就有了犯罪的快感,老子明面上受的鳥氣,背地裏就要好好報復一下。明面上表的忠心,背地裏屁都不值。
所以,連建制派都會出口術,叫人幫貌似拿不夠提名票者一把,你泛民不是有三百多票嗎?還不把XXX送進閘去!
你把他送進了閘,到時候我就肆無忌憚出手相助。這種時候,建制和泛民合作了,共同反高壓,也真是始料不及。
連建制派都這麼通氣了,偏偏有的泛民還端着個架子,好像不食人間煙火一樣,美其名曰「堅持原則」,實際上就是露個蠢樣出來獻世,低智低水平,這種人手上有張選票,其實就是個禍害。



I

等689從高處墮落 - 馮睎乾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等689從高處墮落 - 馮睎乾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等689從高處墮落 - 馮睎乾

曾蔭權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囚二十個月,法官陳慶偉說:「Never in my judicial career have I seen a man fallen from so high.」陳官此話,令我想起英國大詩人彌爾頓《失樂園》的詩句,他描述本來是大天使的撒但隕落後,遇上「同是陰曹淪落魔」的昔日伙伴,驚訝對方變化之大,不禁喟然而歎:But O how fall'n! how chang'd / From him who, in the happy Realms of Light / Cloth'd with transcendent brightness, didst outshine / Myriads though bright.
十二年前曾蔭權吹口哨的「輕佻」畫面,如今仍歷歷在目,當時他又怎料到有今天呢?曾蔭權的人生,也是呂底亞國王克羅索斯的現代變奏。據希羅多德《歷史》所載,雅典智者梭倫曾拜訪克羅索斯,克羅索斯不斷向梭倫炫富,然後問他:誰是塵世間最幸福的人?國王當然期望對方答:「是陞下。」但梭倫說,最幸福的人是雅典的Tellos,因為他生於富庶之邦,兒子高貴,且死得非常好,為國捐軀。克羅索斯再問,那麼第二幸福者是誰?梭倫講了兩個人名,他們都強壯富有,安詳地死於夢中。
克羅索斯一聽,真的氣炸了,忍不住反駁,難道我這麼富有,也比不上普通人嗎?梭倫答道:「陞下,天意弄人啊。假設人生有七十歲,即二萬多天,沒有一天會發生相同的事,因此人生盡皆偶然。」梭倫說了大番道理,結論是,無論你現在多麼富貴,來日命運亦可徹底逆轉,是以「一日未死,也不能稱為幸福,只能叫做幸運」(prin d'an teleutesei epischein mede kaleein ko olbion all' eutuchea)。克羅索斯認定梭倫是蠢才,便打發他走了。後事如何?國王的愛兒意外夭折,他本人亦淪為波斯階下囚。當克羅索斯被綁在柴堆,行將被燒死時,他終於想起梭倫,更仰天呼了他的名字三聲。波斯國王奇怪,詳問他的故事後,自己也擔心會受命運捉弄,於是赦免了克羅索斯。
命運是丁蟹,連最心愛的兒子也可掟落街。他日689和2.0,也很可能會三呼梭倫。



I

日本人的無奈 - 高慧然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日本人的無奈 - 高慧然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日本人的無奈 - 高慧然

在鬼怒川溫泉酒店住了兩晚,第一晚除了我們之外,全是日本人。偌大的酒店,顯得有些冷清。相信它必須依賴外地遊客才能生存。果然,第二天來了三架旅遊巴,全部是泰國遊客。
泰國人不吵,也有禮貌,但兩國文化終究不同,尤其是日本的溫泉文化,第一次來日本的泰國人不一定了解。去浸溫泉,發現有泰國人不沖身,直接浸入池水。也不把長髮紮起或用浴帽罩住,任由頭髮浸入水中。後來,有個泰國人大約是浸浴時間太長,突然在更衣室暈了過去。不知道他們的導遊有沒有教他們浸浴泉的基本常識。日本人看到外人這樣使用他們的溫泉,內心應該很無奈吧?
日本像台灣,或者應該說台灣像日本,台北、東京等大城巿異常繁忙、人口密集、先進而摩登。其他城巿則人口稀疏、街上冷冷清清,更別說鄉下了。年輕人全跑去東京讀書、打工,在家鄉沒有發展機會。可是當所有的年輕人都跑向東京,他們的家鄉便更難發展了。
駕車從東京往其他城鄉,每一次,強烈的對比都教我震驚。這次去了兩個溫泉鄉,總共在鄉下呆了四天,沿途所經小鎮,均異常冷清,甚至予人寥落之感。不發展旅遊業,又可以怎麼辦?如果日本人能把在中國及其他國家的投資一點點撤回,重新在本地設廠,讓本地年輕人有更多發展機會,重新在每一件產品打上「Made in Japan」的金漆招牌,該有多好!



I

「見識」和「識見」 - 古德明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見識」和「識見」 - 古德明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見識」和「識見」 - 古德明

一位朋友來函說:「報上見有人解釋『見識』與『識見』之別,謂富者遊世界,即可增廣見識;識見卻非金錢所能買。先生有何高見?」高見云者,僕何敢當,但中共新華網上《長「見識」與養「識見」》一文,原來也有類似論述:「見識與識見,意思大不一樣。見識廣的人,不一定識見高……」現代漢語專家不懂中文;懂中文者,借用《紅樓夢》第七十四回王熙鳳一句話,「不必和他們一般見識」。
查一九八七年版《辭源》,「識見」即「見識」,而「見識」即「見解」。「不必和他們一般見識」的「見識」,和「不一定識見高」的「識見」,同樣指「見解」,不是「見過就認識」的意思。《紅樓夢》第三十四回丫嬛花襲人論管教賈寶玉之道,自謙說:「這不過是我的小見識。」現代漢語專家請不要以為襲人曾經「遊世界增廣見識」等等。
當然,「見識」也可以指「見過就認識」或「閱歷所得的知識」,例如《紅樓夢》第五十二回林黛玉央薛寶琴出示外國人所作詩:「帶來了,就給我們見識見識也罷了。」現代漢語專家把「見識」限於這個意思,兀的不笑殺人也麼哥。
「識見」則和「見識」一樣,可以指「見解」。《紅樓夢》第二十一回薛寶釵心裏贊賞襲人:「倒別看錯了這個丫頭!聽他說話,倒有些識見。」末句的「識見」,改為「見識」,意思完全無別。論文字用法,總得有些根據,怎可以信口雌黃,貽誤後學。



I

全部是犧牲品 - 陶傑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全部是犧牲品 - 陶傑 | 2017-02-24 | | 蘋果日報

全部是犧牲品 - 陶傑

香港特區愛國七警,慘遭梁班子律政司以重罪起訴,警方配合提供證據,最終白人英籍法官杜大衛依據律政司的主要控罪,將七警通判兩年監禁。
消息傳來,激發兩萬香港警察集合示威,憤怒叫喊「X你老母」。
但是這句話很有趣,因為這四個字的「你」到底是誰,是法官杜大衛遠在英國的母親,還是啟動控告的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令壽堂?還是警方最高負責人盧偉聰的媽咪?還是將七警啟動檢控擺上枱的梁振英的紮小腳的那位老人家?此一「X你老母」,由於涉指對象(Referred Object)隱晦不明,創造了巨大的學術探索空間,所以是神來之筆。
因為警方集會的「X你老母」,有儒家思想中的倫理文化。中國人認為「身體髮膚受諸父母」,「養不教,父之過」,加上商鞅法家創建的連坐法:一名罪犯(不管是警方眼中的杜大衛還是袁國強),其父母生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中國文化傾向歧視女性,所以粵語的粗口不會說「X你老豆」,因此有關人士的母親就成為比七警更無辜犧牲品。
兩萬警員為何憤怒?因為在中國文化結構中,警察屬於衙差,是中國法家文化極為重要的執法工具。中國小孩自小聽包青天故事,也會記得張龍趙虎王朝馬漢。衙差地位尊崇,權威無限,杜甫詩「石壕吏」開場一場戲,就有荷李活驚慄片開頭的懸疑震撼效果:「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今日在大陸看見公安城管,就會深知此一勇武基因之深遠。
但袁國強和杜大衛蔑視中國法家文化,將七名「黑警」開刀,觸怒了炎黃子孫警察。
中國人的「法治」之所以難與西方文明接軌,因為中國文化矛盾重重。譬如一面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同時孔子儒家也論定:「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根本就是自打嘴巴。香港的西洋司法隊伍及英國人培養出來的高等華人,終於忍無可忍,同時將愛國七警和「中央實質任命」的前特首曾蔭權通判以重刑,沒得緩刑,也是「外國勢力」積聚了二十年向中國文化的一次強力反擊。
中國人當初希望「與世界接軌」,到GDP強勁增長後,又要向世界輸出「北京模式」。西方和中國由一八四一年貿易戰爭開始的文化衝突,至今不斷,而所謂「黑警」和「貪曾」共八人雖然血統上都是炎黃子孫,但與戊戌維新六君子一樣,百年前後輝映,都成為百年西中文化戰爭被擺上桌面的無數政治犧牲品最新的一批。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