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偽君子罵流氓 - 陶傑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偽君子罵流氓 - 陶傑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偽君子罵流氓 - 陶傑

奧斯卡頒獎禮因為政治正確的左翼騎劫,一塌糊塗,在十億直播人口面前出盡洋相。
不錯,狂人總統不討人喜歡,你身為影藝創作人,也有一個體面的身份。如果鄙視一個人,不要跟他糾纏對罵。杜林普又是一個難纏的人,他是「流氓」,對吧?你是一眾優雅的衣香鬢影(其實並不是),將奧斯卡辦成一個對罵的炮台,是荷里活影藝人的幼稚。
最佳外語片頒給伊朗,是蓄意要以伊朗導演不能進入美國境,來達到反白宮的政治目的,多於對電影本身的欣賞。這一屆獲提名這個獎的其他國家導演,無端端成為政治騎劫的犧牲品。他們應該聯合抗議不公平,但沒有這個膽量,因為怕得罪一群左膠。
一九九三年,李察基爾在頒獎時抗議中國政府壓制人權,呼喚世界要注意「六四」鎮壓。那一年的奧斯卡主辦者即禁止李察基爾二十年再現頒獎台,聲稱「奧斯卡獎不應涉及政治」,全場無人聲援。這就是荷李活和美國左翼的偽善──中國人和亞洲人命成本廉賤,屬於另類,這種次人口出現極權,是一種常態,可以包容,但美國出現一個杜林普,卻萬萬不能,因為杜林普進駐的是本土的白宮。
白左的自戀,加上享受到權力,就狂妄而腐化。因為去年的頒獎禮有黑人演藝人抗議奧斯卡「太多白」,今年的最佳電影頒給黑人主演的「月亮喜歡藍」。但是頒獎的菲丹娜蕙卻發生「佛洛伊德溜嘴」,心裏想的,還是白人主導的La La Land。
全世界的電影觀眾都是種族主義者,在銀幕上喜歡看白人,多於喜歡有色人種,包括中國。「星球大戰」二〇一五年在中國上映,中國發行商將本來海報上的黑人明星約翰波耶加的影像縮小,以免影響中國票房,事件引起西方輿論嘲笑。一以馬丁路德金或奧巴馬等為主角的戲,票房慘淡,何況還加上黑人女主角。你向成龍致敬也沒有用,成龍的荷李活片多與黑人為主角,而且從來沒有一部能與白人女主角(即俗稱的洋妞)接吻,遑論上牀,中國人民的感情,中國男人的民族性幻想權利,一次次受到歧視和邊緣化,就是沒有得到伸張。
荷李活既然大愛平權,又要顧全票房,則必須先矯正教育種族歧視的全球觀眾:未來十年,不論題材成本,規定每一部電影男女主角必須至少一名是黑人、阿拉伯伊斯蘭人、愛斯基摩人、華人,床戲均等;每一部戲台前幕後至少一半工作人員是同性戀,其中至少一人(茶水或化妝亦可)必須是變性人士。
實現了此一大愛藍圖,才上台一個挨一個的大罵美國總統也不遲。



I

「睇新聞唔會睇到好嬲嘅朝頭早」 - 林夕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睇新聞唔會睇到好嬲嘅朝頭早」 - 林夕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睇新聞唔會睇到好嬲嘅朝頭早」 - 林夕

鬍鬚為什麼會吸引到薯粉?看完他最新宣傳片,會更加明白。當了多年高官的人,懂得如何成功入閘坐地鐵這種貼地,其實沒那麼重要,但會說:建立「一個唔會因為唔同立場而unfriend朋友嘅社會」、「一個睇新聞唔會睇到好嬲嘅朝頭早」,就有如跟平民坐家裏上網看電視一樣,一劍椎心。
鬍鬚希望帶回:「一個像香港的香港」、「建立番有規有矩的制度」,正常人同此心,可惜知易行難;誰被任命之後,都要有規有矩聽大老闆吩咐行事,沒執行過頭就萬幸了。所以若我是選委,也不會說先看政綱,假惺惺扮真有獨立思考過。現實面前,只能看人的稟性,即使林鄭忽然放棄大有為,也談休養生息,憑她那副英明神武樣,一引述中央執意如何,不存在什麼什麼的空間,又怎麼能建立「一個睇新聞唔會睇到好嬲嘅朝頭早」呢?
選特首,竟然就看誰能平伏看新聞後的怒氣?為什麼不能,也只能先這樣了。別小看怒氣,怒火,長期火燒心,會燒毀理性、耐性,改變心性。有心人要有火,過了火,就會把吵架當辯論,警察係人,網民市民都係人,都有情緒。如今民情,情緒掛帥,看完了新聞不堪入目的嘴臉,忙着憤怒,忘了理性,沒等到冷靜沈澱,就把意見「發作」。
我向來不相信勉強將就和稀泥,會走出一條和諧的道路,不能避免的撕裂,撕開來看清楚是好事,但現在不是舔共藍絲就是港狗黃絲的謾罵場面,比手撕日兵神劇好不了多少,看討論帖子留言的常客,應該很熟悉這樣的香港。我們現在最缺乏的是理性與耐性。發洩很快捷方便,發洩完,就完了。耐性不只是要等「像香港的香港」重現,是要有耐性,看理性的文章,有耐性組織一下以理服人的帖文。每次看見註明「長文慎入」的提示,點進去才不過一千多字,都會問,這不是侮辱我們的能耐嗎?不,是我們自取其辱,不耐煩閱讀比情緒長一點的文章,本來已是我們馳名的習俗,再加上經不住政棍鼠眉賊眼的挑撥,動氣,眾多懶人包連懶人都沒精力消化,何況其他?
爭取合理對待的精神我們有沒有?有。想香港變得像樣點所需的見識與涵養?恐怕不夠,那個亂丟猶太人歷史的警察,別嘲笑得太早,這是十年樹木兼樹人的事。我理解的休養生息,是還我們一個平心靜氣的環境,為爭取所想的做好準備。不須陳義過高,只為這點,薯粉縱然也有情緒作祟的,但也不失為理性的選擇。



I

「黑暗的一天」 - 古德明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黑暗的一天」 - 古德明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黑暗的一天」 - 古德明

二月二十二日,香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被判處入獄二十個月。他妻子說:「這是黑暗的一天。」民主派不少人也寄予同情。淮陰侯韓信曰:「此所謂婦人之仁也。」
按曾蔭權以貪賄獲罪,但論貪賄或假公濟私,怎麼不見司法機關調查董建華之數碼港事件,或梁振英之收受澳洲財團四百萬英鎊。可見曾蔭權罪不在貪。其真正罪行,應是當年獲胡錦濤青眼,取代董建華,一時囂張跋扈,董建華不可能忘懷。又曾蔭權顯然與梁振英不睦,所以,任期將滿,就支持唐英年繼位,與梁振英角逐。只是胡錦濤下臺了,習近平上場了,董、梁都獲大用,然則曾蔭權怎能不按新中國「肅貪」定律,鋃鐺入獄。
而我輩小民大可不必濫用同情。新中國那套制度,曾蔭權向來致力鼓吹。二零一零年他導演的所謂政制改革,鞏固了立法會特權階級,直欲翦滅民主。香港電臺《自由風》的民主呼聲,在他治下,也告喑啞,變成中共五毛黨陣地,節目主持規定不得守民主原則,以示「持平」。總之,曾蔭權在位期間,只求自肥,助紂為虐多矣,今也淪為紂王階下囚,對他來說,固然是「黑暗的一天」,但是,對香港小民來說,這黑暗由來已久。曾蔭權之繫囚,和周永康等之服罪,本無兩樣。新中國黑吃黑故事,過去幾十年司空見慣,我不會為被吃者惋惜。



I

【御用畫家】李志清談金庸:有氣派有氣場有氣度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御用畫家】李志清談金庸:有氣派有氣場有氣度 | 2017-03-01 | | 蘋果日報

【御用畫家】李志清談金庸:有氣派有氣場有氣度

金庸封筆快將45年,素有「金庸御用畫家」之稱的李志清(筆名清兒),早年獲金庸授權及合作開出版社,為《射雕英雄傳》及《笑傲江湖》花6年多時間畫漫畫,事隔多年,李志清對當年與查生(查良鏞,金庸本名)相處的逸事仍歷歷在目。


李志清(筆名清兒)多年前與金庸合作,獲金庸授權及合辦明河(創文)出版社,繪畫金庸小說漫畫。

日本出版社拉線 「從沒想過會同枱吃飯」

22年前,日本德間書店(負責金庸小說日文版出版)一位小說監修聯絡李志清,邀請他為小說畫封面及插圖,從此與金庸結下不解緣。「第一次見面是日本出版社安排,一些明河社朋友,如蔡瀾等都在。當然還有查生、查太,我還記得是在灣仔吃飯。」李志清從小已經拜讀金庸作品,90年代的金庸已是小說界殿堂級人物,初次見面,可有緊張?「雖然我跟查生是同時代的人物,但感覺就像看羅貫中《三國演義》一樣,從沒想過會同枱吃飯。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他雖然是我的偶像,但又不會覺得緊張。」

金庸沉默寡言 二人依然合作無間

李志清形容,金庸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他說話不多,但好有氣派,就是坐着已有一代宗師的風範。」談到二人的溝通相處,李志清笑言:「 他跟我用廣東話溝通,但說實話,因為他的廣東話夾雜口音,我只聽得懂七成。」《射雕》出版後,出版社舉辦慶功宴,李志清就坐在金庸身邊,「我覺得有點如入寶山空手回,就是很多問題想問他,但有些就聽不清楚,有些就不太好意思問。」

雖然如此,但亦無阻二人在工作上的合作。關於早期的封面及插圖,李志清坦言二人直接溝通的機會不多,「我們主要跟日本出版社溝通,查生沒有參與其中,就算有,也是事前略略打點一下。」到後期跟金庸合辦明河(創文)出版社,金庸同樣沒有干預李志清的創作,「他不會跟你一同編劇,告訴你這筆要怎樣畫,這當然不會,畢竟他是授權你去畫。」漫畫出版後,李志清跟金庸吃飯,「我問他對漫畫有何意見,他就在封面寫了句『合作愉快,至感欣慰』,可惜這本書我還未尋回。」這是一場令他畢生難忘的飯局。

俠義精神長存 武俠小說非青黃不接

有人認為金庸封筆四十多年,坊間仍有不少以金庸為主題的活動,顯示武俠小說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李志清卻認為非也。「所謂武俠題材,分開武和俠,俠是俠義精神,武是武功。俠義精神早在墨子時代的作品已有,武俠小說寫的,正是這種長存的精神,而非純粹武鬥。」金庸封筆多年,的確沒多少人有金庸的成就,李志清說:「金庸小說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配合的產物,當然他的水平本來就高。每一個時代,其實都應該有其產物、方向,這個時代需要第二種進路、第二種形式。」

「武俠小說的橋段就只有這麼多,不會有甚麼很新很爆炸性的突破。」李志清說。「這一代人有甚麼沒看過,《龍珠》打到上太空,打完人再打獸再打神。但我們不是要這種意義不大的遞進。」他強調當代要寫的,是「人」的故事,即包含如俠義精神般的崇高理念,「這種人性的發掘,諾貝爾及其他文學獎也是循這個方向去尋找,是不同語言、國家、文化所渴求的。」至於新的形式、載體如何,李志清以朱光潛《談美》作喻,「我們很多時都是當局者迷,不知道這個時代需要甚麼。你要去到橋的另一面,才會發現自己身處的位置有多美。」每一位藝術家、作家都在找尋合適的路,李志清認為最重要是隨心、自然,不用刻意去找,「這個時代有給予你甚麼條件,你就去感受這個時代的脈搏。」

展品過百 為展覽畫12呎長水墨畫

香港文化博物館由3月1日起,將開放常設展館「金庸館」,同時亦將有「繪畫.金庸」專題展覽,至3月27日完結,由李志清策展。「繪畫.金庸」專題展覽展品分三大類,包括小說封面及插圖、漫畫作品,以及由小說延伸的其他藝術創作,如水墨畫等。展覽將展出逾140件展品,包括金庸借出的十張黃司馬真迹、十張雲君真迹,還有黃玉郎的漫畫封面、馬榮成的六張漫畫複製品、兩張董培新的大型水墨畫,以及其他李志清作品等等。

為了是次展覽,李志清特意畫了一幅12呎長的《天龍八部》水墨主題畫,「這張《天龍八部》,我並非畫小說某個特定場景,並不像一張插圖,我希望呈現出小說中八個非人的佛家精神,一些很深刻的人性。」

「繪畫.金庸」專題展覽
日期:2017年3月1日至3月27日
地點: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一樓聚賢廳

金庸館(常設展館)
地點: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地下
費用:免費
開放時間:
星期一、三至五 : 上午 10 時至下午 6 時
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 : 上午 10 時至晚上7 時
聖誕節前夕及農曆新年除夕 : 上午 10 時至下午 5 時
星期二(公眾假期除外)、農曆年初一及二休館。

記者:李煒汯
攝影:徐振國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 http://fb.me/AS.AppleDaily


李志清以六年多時間,將《射雕英雄傳》及《笑傲江湖》畫成漫畫。


金庸多年前親筆提字,李志清珍而重之。


採訪當日,李志清正忙於將展品包妥,準備送到展館展出。


「繪畫.金庸」專題展覽將有百多件珍貴展品,包括李志清漫畫原稿。


李志清:「講武俠,不可能無金庸。」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