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曾鈺成的神預測 - 馮睎乾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曾鈺成的神預測 - 馮睎乾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曾鈺成的神預測 - 馮睎乾

去年七月,曾鈺成出了一道數學題,說「答案可告訴你誰是下一屆的行政長官」。數學題不難,答案是30,難在如何詮釋。當時我在專欄提出幾個解法:「一是按筆劃猜,則梁振英名字剛好有三十劃。但這猜法較牽強,大家當然也不希望是答案。」我以為曾先生不會玩筆劃那麼幼稚,於是自作聰明引《異苑》山雞典故,猜他想暗示:下任特首好比沒有「自由意志」的山雞,將被影子折騰至死。
上月底曾先生終於在專欄解釋:「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中,只有『林鄭月娥』這名字,用簡體字寫出來,剛好三十劃。」這牽強的解法比777當選更令我失望,因為完全是大包圍。按繁體筆劃,是梁振英,簡體是林鄭,那麼曾俊華呢?想必說「三十而立」了。愛談字形的曾先生,當然知道「而」本義是鬍鬚:甲骨文「而」明顯象形,表示下巴的鬚,《說文解字》亦說:「而,頰毛也,象毛之形。」然則所謂預測,根本是把689、奶媽和鬍鬚三人一網打盡,當然必中。(去年七月胡官尚未宣布參選,所以曾的謎底對胡並不適用。)
後來特首選戰漸趨明朗,成了曾、林、胡之爭,曾鈺成又出謎語,說詩句「望湖樓下水如天」暗藏選舉結果。曾的解法原來是玩諧音:「水靜鵝飛」,因此「鵝(娥)果然飛起來了」。但萬一是曾俊華或胡國興勝出呢?我猜他必然說:望湖(鬍,胡)樓(留)下,望見鬍鬚或胡官留下來,香港便風平浪靜了。由此可見,曾鈺成的「預測」只能在事後告訴你答案,令我想起古希臘的德爾斐神諭──呂底亞國王問應否攻打波斯,神諭只說,若他出兵,將摧毀一個大國(megalen archen min katalusein) ,國王以為穩操勝券,打仗後才明白:那「大國」是指呂底亞。



Z88

習近平訪美不快 - 左丁山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習近平訪美不快 - 左丁山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習近平訪美不快 - 左丁山

習近平應特朗普之邀訪美,到佛羅里達州的特朗普私人莊園馬阿拉哥會談,共晉晚餐並舉行工作會議,留美時間只有24小時,本來就對會議沒有甚麼期望,只是希望建立私人關係,以便為日後中美關係鋪平道路。
誰知道習近平吃了特朗普的一記悶棍,相信以後中國對美國的公開政策發言,更不信任,更會跟隨「陰謀論」來研制對策。兩人會後,雙方政府公佈的資料都是耳熟能詳的官話,所謂建立對話機制,定下百日貿易談判計劃,歡迎美國參加一帶一路,完善重大軍事行動互相通報信任措施機制等等,全是「互相給面子」的客套話,骨子裏習近平不會相信特朗普的任何承諾,特朗普也不會相信任何一位共產國家領袖的說話。
特朗普此人反覆無常,沒有一貫的行事原則,最愛隨機應變,一時一樣,令手下及支持者無所適從。2013年他批評奧巴馬的敍利亞政策,聲言美國不應干預敍利亞事務,在2013年6月16日的一個Twitter短訊明言:「We should stay the hell out of Syria」,到了同年8月31日又說:「The President must get Congressional approval before attacking Syria」,但在今次(4月7日美國時間晚上設宴招待習近平期間),卻在無徵詢國會同意下,行使總統特權,下令用巡航導彈轟炸敍利亞西部一個軍用機場,目標包括飛機、機庫、燃料補給點等等,發射導彈前,已通知俄羅斯,而特朗普與習近平碰杯飲紅酒之後,晚餐尾聲之時,親口告知習近平。
習近平及中國外交官當然措手不及,只能含糊回應。特朗普為甚麼不多等十個八個小時,待習近平回航飛機在阿拉斯加加油時,才下令攻擊?或更禮貌一點,待習近平飛到中國空域內,才發射導彈?設若今次美國是向平壤發射導彈,而習近平身在美國,能有甚麼辦法處理危機?講得難聽一點,特朗普可以借故「軟禁」習近平,全面監控習近平與北京的通訊,完全打亂中國的應變計劃。選擇那一刻來發動攻擊敍利亞,根本是佈局設圈套,令習近平吃大虧,美國這次顯然是向中國「騷哥利」,「演肌肉」。前三天,美國航母「卡爾文森號」突改行程,原定由新加坡南下澳洲,卻轉為北上至朝鮮半島水域,意欲何為?習近平回到北京,必然對特朗普全無好感,疑慮頓生,以後中美關係進入一個互不信任,爾虞我詐的時代,中國將對美國在香港的活動看得更緊。


路透社圖片

習近平應特朗普之邀訪美,到佛羅里達州的特朗普私人莊園馬阿拉哥會談,共晉晚餐並舉行工作會議,留美時間只有24小時,本來就對會議沒有甚麼期望,只是希望建立私人關係,以便為日後中美關係鋪平道路。
誰知道習近平吃了特朗普的一記悶棍,相信以後中國對美國的公開政策發言,更不信任,更會跟隨「陰謀論」來研制對策。兩人會後,雙方政府公佈的資料都是耳熟能詳的官話,所謂建立對話機制,定下百日貿易談判計劃,歡迎美國參加一帶一路,完善重大軍事行動互相通報信任措施機制等等,全是「互相給面子」的客套話,骨子裏習近平不會相信特朗普的任何承諾,特朗普也不會相信任何一位共產國家領袖的說話。
特朗普此人反覆無常,沒有一貫的行事原則,最愛隨機應變,一時一樣,令手下及支持者無所適從。2013年他批評奧巴馬的敍利亞政策,聲言美國不應干預敍利亞事務,在2013年6月16日的一個Twitter短訊明言:「We should stay the hell out of Syria」,到了同年8月31日又說:「The President must get Congressional approval before attacking Syria」,但在今次(4月7日美國時間晚上設宴招待習近平期間),卻在無徵詢國會同意下,行使總統特權,下令用巡航導彈轟炸敍利亞西部一個軍用機場,目標包括飛機、機庫、燃料補給點等等,發射導彈前,已通知俄羅斯,而特朗普與習近平碰杯飲紅酒之後,晚餐尾聲之時,親口告知習近平。
習近平及中國外交官當然措手不及,只能含糊回應。特朗普為甚麼不多等十個八個小時,待習近平回航飛機在阿拉斯加加油時,才下令攻擊?或更禮貌一點,待習近平飛到中國空域內,才發射導彈?設若今次美國是向平壤發射導彈,而習近平身在美國,能有甚麼辦法處理危機?講得難聽一點,特朗普可以借故「軟禁」習近平,全面監控習近平與北京的通訊,完全打亂中國的應變計劃。選擇那一刻來發動攻擊敍利亞,根本是佈局設圈套,令習近平吃大虧,美國這次顯然是向中國「騷哥利」,「演肌肉」。前三天,美國航母「卡爾文森號」突改行程,原定由新加坡南下澳洲,卻轉為北上至朝鮮半島水域,意欲何為?習近平回到北京,必然對特朗普全無好感,疑慮頓生,以後中美關係進入一個互不信任,爾虞我詐的時代,中國將對美國在香港的活動看得更緊。



Z88

聯航逐客博弈論 - 陶傑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聯航逐客博弈論 - 陶傑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聯航逐客博弈論 - 陶傑

聯合航空公司驅逐亞裔美國華人事件,成為商業史上最大的公關災難。
這是行政管理學珍貴的一課,將來會收入大學課本。首先,機長會不會在二〇一七年的今日,得到機組人員公然協助,膽敢憑肉眼和個人偏見,在機艙內選擇黃皮膚的這位美國籍越南華裔醫生,將他趕下飛機?
不要忘記今日西方處於「政治正確」專制的時代。要這樣做,明目張膽,會干犯種族歧視的刑事法律。而且機艙內有百多乘客目擊。憑肉眼向一個亞洲乘客一指,令其下飛機,爆發衝突的機會極高,民意會支持這位乘客,機長要干犯職業的風險,面對巨額賠償,而且會將公司的聲譽全盤敗壞。尤其機長必然知道,今日手機盛行,任何公開種族歧視的行為,極度可能會被偷拍下,全世界網絡見。
事後管理層之員工的信件還公開了,公司支持機長的做法。這是美國,而不是必須與民意和常理頂逆對幹的亞洲強國,今天是二〇一七年,不是一九一七年。在邏輯上,可以推論,機長當時必定遵循了一切認可的「程序」,包括其中最關鍵的一步,就是由電腦抽樣選取決定哪四個乘客應該成為犧牲品。
在行政官僚學上,只有經歷過程序、遵照守則的,至此理直氣壯,會振振有詞,覺得自己沒有錯。至於電腦如何選擇犧牲品,則軟件的設計者,相信早已將標準輸入,也就是說,不是登記最遲的,就是機票最廉價的那幾個,必須退位。此一程序,屬於另一個部門,與機長和機組人員的判斷無關。
既然各大航空公司都有超額售票的利潤經濟學,起飛前命令乘客下機,也是這個行業的「正常現象」;既然飛機如輪船,機長和船長有生殺大權,則在此一處境之中,判斷是非的關鍵,就是到底機長有沒有經歷了電腦篩選的程序。如果有,那就是「制度」的錯。
而機長膽敢叫來警察,亦必有所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無端端叫警察來做什麼?在致員工的信中,公司指責這個亞裔醫生當時情緒衝動,言行挑釁,所以要叫警察。言下之意,這也是「程序」所須。
因此,可以說此一悲劇,源自於現代世界,人性沒有了,一切只依賴於「程序」和「守則」,與「種族歧視」無關。四名航空公司員工必定要佔有座位,也一定是「有關規定」,應該是工會的要求。
當然,如果電腦抽中的是四個穆斯林,兩個男人留有長鬚,兩個女人穿着罩袍,偏偏這四個都買了廉價機票,偏偏這班機超額買了四張,偏偏電腦的意思,誰也不驅逐,就選了這四個。不如你問:換了如此處境,機長敢趕人嗎?
這才是最引人入勝的問題。



Z88

聯合航空劣行 - 李碧華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聯合航空劣行 - 李碧華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聯合航空劣行 - 李碧華

美國聯合航空的劣行昭彰,應受全球譴責。
航班由芝加哥飛往肯塔州路易斯維爾,因機位超額預售,乘客太多未能起飛,遂要求四名乘客下機,先是禮券加酒店優惠,但沒人自願下機。機員隨機選了四人,其中一名69歲的華裔醫生,因趕回去診症,拒絕屈從。
機員報警。強行拖走糾纏期間,乘客受傷臉部流血,當時他狂喊,其他人也尖叫、不平、拍片段放上網……一度暈過去的他憤道:「乾脆殺了我吧!我要回家!」
客機延誤三小時才起飛。
罪魁禍首是航空公司超賣,臨時又硬要安排四名職員上機,粗暴拖走乘客騰出空位。他被抽中是「隨機」抑「或多或少因是華人」,這也是疑問,但明目張膽暴力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乘客,他付足費用辦好手續行李寄艙,靜候起飛回家,明天還有工作──聯合航空就是流氓!其總裁事後公開道歉,但仍力撐員工做法,還屈乘客不肯就範「帶來混亂又挑釁」,更加無恥。
老人家一定要循法律途徑追究,律師都會搶着接case。不管是華人或任何國籍種族的人,官司必勝,完全是超賣的責任,為什麼要無辜的七旬乘客受害?衝擊人權和公義?
全球應杯葛聯合航空,別奢望超賣,還他十座九空!



Z88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使我们看到了什么呢?_煮酒论史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使我们看到了什么呢?_煮酒论史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使我们看到了什么呢?[已扎口]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使我们看到了什么呢?
    
    当时的毛泽东对彭德怀是这样认识的, 他说:"彭德怀同志的世界观、人生观,是经验主义的人生观、世界观",而"经验主义的世界观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敌对体系" ,"我觉得他们三十几年的资产阶级立场没有变动过","就是说,他们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在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这个阶段,他们是参加的,他们是积极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他可以参加,这是我们党内的同盟者,实际上是马克思主义的同盟者,挂共产主义者的招牌"。(以上引用均出自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中的毛泽东1959年8月11日讲话)
    
    那么,既然毛泽东认为彭德怀同志只是一个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者,那么到了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分裂就可能会是再所难免的,不过,毛泽东同志对于中国革命的方法有一个长期清醒的认识,那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这是现代政治的要求,也是文明政治的要求,所以他说"我说中国这个党实际是个联合会。中国这么一个大国;是各个山头结合起来的",但是问题是当三大改造完成之后, 经济建设进入了新时期,此时的国家或者说以共产常为代表的无产阶级已经全面地掌握了国家的生产资料,那么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上讲,国家经济的发展理所当然的应该比以前还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时期要快一些,所以毛泽东才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以及人民公社和大跃进。 但是问题是,"三面红旗"是不是无产阶级在经济建设中应该采用的方式? 对此党内的认识存在着分岐。在毛泽东的眼里,"三面红旗"就是无产阶级革命,而在彭德怀眼里却不一定,至少毛泽东是这样看彭德怀的的。毛泽东说"我记得彭德怀跟我讲过,他对无产阶级革命究竟如何革法是没有准备的"(《庐山会议实录》中的毛泽东1959年8月11日讲话),既然如此,那么毛泽东和彭德怀的冲突,其实是早早晚晚会发生的事,而只不过是什么间时发生而已。
    
    在毛泽东眼里,在当时的"三面红旗"就是无产阶级革命,而在彭德怀眼里不是,不但不是,而且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狂热性,那么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我仔细研究过,实际上就是在为毛泽东同志在那一阶段所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定性,彭德怀同志反对大跃进,反对人民公社,反对总路线,斥之为浮跨风的总根源,是由于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在做怪。在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中,他说"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那么眼下之意 ,不是在指责毛泽东犯了路线的错误还会是什么呢?
    
    那么毛泽东同志真的错了吗?不是,毛泽东一定不会承认,因为按照他的理论逻辑推理,他的路线、政策都建立在严密的论证之上,是不可能错的,因此,他怎么能接受彭德怀的意见呢?
  
    毛泽东制定政策的主要理论依据是矛盾论,即:抓着特点,把握发展。建国以后,国家的经济建设非常顺利,三反、五反、三大改造等,每一次都因应形势的发展而采取了不同的政策。1956年三大改造完成后,无产阶级全面地掌握了全国的生产资料,经济建设开始进入一个新时期。但是,1957年的经济发展速度却低于1956年,这让那些一直以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速度应该比资本主义快的人难以理解。毛泽东则认为是党的政策不够清析,故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要求,并在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获得通过, 这个就是所谓的"总路线"。大跃进紧随其后提出。人民公社是在1958年8月毛泽东参观河南、山东的人民公社时, 向记者说了句"人民公社好"后开始推广的。客观地评价起来,三面红旗在当时是顺应形势,运用"抓着特点、把握发展"的矛盾论观察形势而得出来的政策,因此不存在着错的可能,至少在逻辑上是这样的。所以,既然制定这个政策的过程是如此的严密和科学,那么毛泽东怎么还可能会去接受彭德怀的意见呢?
  
    如果毛泽东没有错,那么错的就是彭德怀。
    
    彭德怀错了吗?
    
    是的,因为彭德怀所给出的结论根本就不符合当时的历史实际!
  
    浮跨风,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是它们是怎么产生的呢?是产生于大跃进、总路线和人民公社这些政策吗?不是,决不是,而是产生于当时中国整个社会基础的落后性,产生于党的干部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不高、普遍地缺乏建设社会主义的职业培训这样的现实。这是一个明摆着的事实,当时的许多人都认识到了,包括庐山会议上著名的挨整人物、军事俱乐部成员之一的黄克诚大将,此人在文化大革命后发表了一篇评价毛泽东的文章,其中说到:"照我的看法, 毛主席晚年犯错误,原因很多,有深刻的历史原因与社会原因。在我们这样一个贫穷落后、人口众多的大国搞社会主义,又没经验,实在是一件艰巨的事业。直到今天,在我们面前还有很多未被认识的问题,我们仍在不断探索,也还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这个评论中,最关键的是 "有深刻的历史原因与社会原因"这句话,它说明了什么呢?为什么彭德怀不这样讲?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在当时是一个明摆着的事实,为什么在今天讲出来却好象是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自从世界有了资本主义之后,中国的社会就显得越来越落后了,到1949年, 中国虽然推翻了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三座大山,但是当时中国的生产力状况,中国人的思想状况,社会的文明进步状况是怎么样的呢?能达到一个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所需要的标准吗?特别时当时中国的社会构成和中国人的意识形态,都是社会主义的吗?不是,在当时中国人的头脑里,绝大部分都装着封建社会的思想,小部分的装着资产阶级的思想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只有极小部分的人有一些马列主义的思维。更为关键的是,谁能够告诉人们在中国这个基础溥弱的国度里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建设包括两个方面,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即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并不是普通人们所理解的生产多少钢那么简单。事实上即使毛泽东也表述过不知道社会主义是个什么样子的意思,彭德怀也表述过他对无产阶级革命究竟如何革法是没有准备。问题很清楚,大家在中国如何搞社会主义建设这个问题上,都没有成熟的意见。但是没有成熟的意见,并不等于没有成熟的目标和原则,目标是公有制,原则是毛泽东的"一切依靠人民,一切为了人民"哲学, 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他靠谁去组织人民呢?
    
    当然是依靠共产党员了。但是问题是所有的共产党员都是马克思主义者吗?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具有有无产阶级的情怀吗?对此毛泽东应该是心里有数的。还是1959年8月11日讲话,他说,"党内一千几百万党员,很多是因为反帝反封建参加党的, 后来许多人成为完全的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的潜台词是: 还有许多人没有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而仍然停留在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的阶段。问题是恐怕不光是只有一部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吧?满脑子封建思想的人估计也不会少!这些人都挂着共产党的招牌,以共产党员的面貌出现,但是在具体的工作中,他们的立场和感情会完全站在无产阶级革命这边吗?不会,无论如何也不会。每一场革命都会促进人的本性爆发,不是无产阶级的人,会做无产阶级的事?而无产阶级到底在哪里呢?一个公社,个把党员,经历过革命长期考验和培养的几乎没有,毕竟经历过长征的人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的,在革命的队伍里经历过抗日战争的人也同样不会多,而绝大部分都是在胜利形势下投奔过来取利的人,这些人中绝大部分都是在不久前还是满脑子封建思想的农民、小私有者、小知识分子,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利益才能引导他们的行动,而要叫他们一大而公,怎么可能呢?所以出现浮躁风,简直是一定的,并且至今难免,因为这些人就是我们的社会基础。
    
    而彭德怀在他的意见书中把此列为一个主要的原因了吗?没有。没有,那就说明彭德怀同志的意见是不对的,他把矛头对准毛泽东,绝口不提落后的群众基础和落后的社会现实,还有落后的党员面貌,却为毛泽东定下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这个调子,其用心不是很明显了吗?老实说,我觉得彭德怀是一个好人,但是好人和政治是两码事,胡适期望好人政治,那纯粹是封建文痞没有科学逻辑的胡扯,政治从来就不是简单的,尤其是极有雄心的彭德怀同志,在井岗山上曾经不经请示杀害过红军创始人袁文才、王佐,毛泽东说他在历次路线斗争中摇摆,林彪说他是冯玉祥,难道都是没有根据的瞎说吗?冯玉祥在政治上简单吗?
    
    不过,历史的发展证明,彭德怀的信并不是最令人遗憾的,对彭德怀同志的处理方式也不是最令人遗憾的,最令人遗憾的是毛泽东在这次庐山会议之后所采取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它直接地毁了社会主义的事业,为后来历史的反复埋下了伏笔。
    
    根据毛泽东同志最初的设想,把人民发动起来,一切相信人民,一切依靠人民,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仍然是有可能实现的。大跃进好不好?很好!唯一不好的失控,象大炼钢铁有什么呢?现代的风险投资,投资十个,成功一个就算成功了,做生意那有不赔的?付出成本得到教训,下次再来也是好的。那么通过大炼钢铁,全民办工业,至少让全国那些只和土地打过交道的人得到一点办工业的感性认识,不是很好吗?改革开放后,无数的乡镇企业快速崛起,能说不是因为以前有过办工业的经验吗?大炼钢铁是毛泽东一切依靠人民政策的体现,那么接下来,如果能够吸取经验,发挥地方和中央两个积极性,国家快速奔向工业化就一定能够实现。可惜的是,接下来的是斗争方式转变了。
    
    这并不是历史的必然,但却与系统论没有被人们掌握有关。在现代历史条件下,发展现代经济只可以依靠两种力量,一是无产阶级,二是资产阶级,而在上世界五六十年代之前,中国的无产阶级在发展经济方面的力量在那里呢?他们会管理工厂吗?不会,会搞活市场吗?不会,那么似乎是只剩下一条办法,就是把经济领导权交出来,让资产阶级来领导。但是毛泽东愿意这样做吗?他可以这样做,每天打打牌,这丝毫动摇不了他在国家中的地位,但是马克思主义是干什么的?马克思主义的出世就是要和资产阶级争夺现代社会大生产条件下发展经济的主导权的,因此毛泽东至少在信念上认为,依靠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无产阶级最终一定能够驾驭好经济。中国一百多年的挨打历史,证明了中国社会的落后性,中国好不容易跨入社会主义社会了,有了领先于世界的条件,怎么可能还会让社会再倒回去让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结合起来把人民拖入苦难呢?可是,三面红旗遭受到了极大挫折,而能驾驭现代经济的无产阶级还没有培养出来,而彭德怀等又向他发起挑战,毛泽东怎么办呢?
  
    让步吧,当年就是把土地分给农民才使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这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来说就是一种让步,不让步可怎么得了?中国社会就是那样的落后,你怎样才能吸引人民的追随呢?只有给他们利益,利益有两种,一种是眼前的利益,一种是长远的利益,牺牲眼前利益,交换长远利益,这是一种做法,牺牲长远利益,交换眼前利益,这又是一种做法。把土地分给农民,就是牺牲长远利益,交换眼前利益,但是这种牺牲是必须的,不牺牲连党的生存都会遭到挑战,还会谈上什么长远利益呢?那么眼下,把经济领导权交给资产阶级似乎也是可以的,至少能帮助大家渡过难关,等将来无产阶级成熟了,能管理工厂,能搞活市场时,再把管理经济的主导权拿过来,不是很好吗?但是问题是将来无产阶级成熟的时候,资产阶级早就翅膀硬了,能主动地把领导权交回来吗?所以到时候还得无产阶级革命,而革命并不是好驾驭的,既然马克思主义已经把社会发展的规律解释的通通透透,为什么不遵循规律,使国家不经过资产阶级复辟这一环,而直接地发展到无产阶级全面掌握江山的现代化强国呢?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压制资产阶级的势力,发展无产阶级的经济,培养无产阶级的管理者。
    
    但是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呢?首先,国家已经立国许久了,国有国法,资产阶级在国家中是一个被团结的阶级,而不是一个被打倒的阶级,他们在国家中本来已经够受到压制了,怎样做才能再压制呢?难道要在肉体上消灭他们吗?其次,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在国家中已经被彻底消灭了,资产阶级实际上都已成了无产阶级中的一员,那么去压制资产阶级压制谁呢?
    
    对此毛泽东做出了回答:走资派在党内!
    
    但是何谓"走资派"?仅是指与毛泽东思想不同的人吗?如果这样,那么在党内与毛泽东思想不同的人可实在是太多了, 包括毛泽东的几位秘书,《庐山会议实录》中所揭示的几位,田家英、胡乔木、李锐、陈伯达,都与毛泽东的思想严重地不同。陈伯达后来出局就不说了,单说余下的三位。先说田家英吧。根据《庐山会议实录》的记载,田家英在庐山会议时有一个想法,他认为象彭德怀这样的革命元老,不但不应该批评,反而应该采取措施保护起来。田家英做为共产党最高领导人的秘书,居然会有如此奇妙的想法,真的是让人大吃一惊。首先这个想法表明,田家英同志对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一窍不通。革命从来不是疑固不变的,形势也在无限发展中,党需要因应形势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政策,这就必然的要发生路线之争,谁能够保证所谓的元老就一定会站在无产阶级的一方呢?其次,田家英同志对于管理学的知识也是知之不多,元老们如果退休了,颐养天年去了,那么给予足够的精神和物质待遇是应该的,但是只要工作就得接受管理,而管理的规则对谁都应该是平等的。田家英怎么会连这一点都不懂呢?可见田家英的思想在大的方面是糊涂的,他的封建情结很浓,并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当然,按李锐的记载和社会的公评,田家英是个好人,这一点我也不怀疑,但是好人和政治何干?牛是不害人的,但是牛不是总被人吃吗?田家英做为权力中心的人物,无产阶级给予了极大的期望,让他为无产阶级守着点利益,但是他知道要怎样做吗?按李锐的记载,田家英打算离开毛泽东时送上几句话,其中一句是:能治天下,但不能治左右。可见田家英是盼望着毛泽东整治一下某些人的。所以,好人这个赞誉一定要看是谁说的,田家英帮助过许多人,在这些人眼里他可不就是个好人?但是田家英做好事,是把毛泽东的秘密往外说,不知道这出卖的是谁?算不算违背了职业道德呢?
    
    胡乔木号称党内一支笔,是著名的理论家,但是李锐在《庐山会议实录》中报料过胡乔木一些思想观点,使我对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毛泽东说,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但是胡乔木同志对此却不以为然,还大言不惭地对李锐讲出了他的反对意见,这就奇怪了,毛泽东所说的不过是矛盾论的基本常识而已,但是到了胡乔木那里为什么就不以为然了呢?可见胡乔木是不懂得矛盾论的,至少是有时候不懂。既然是有时候不懂,谁能保证他在关键时候就一定能懂呢?毛泽东说,懂得了矛盾论,也就懂得了马克思主义,可是胡乔木不懂的矛盾论,也就自然不懂得马克思主义了。
    
    党内著名的理论家,居然不懂得马克思主义,这种真相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而李锐呢?李锐应该是有才华的,感谢他写的 《庐山会议实录》,使我们有机会能看到最精彩的政治斗争。其实本着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原则,政治斗争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只要有人就有斗争,团结就是一种斗争,不斗争如何团结?只是中国人惯于相信封建文痞的宣传,把政治理解为人类最美好的事情,什么尧舜禹汤等,所以一旦有机会见到真相时,一个个顿呈惊恐万态,真是可怜见的。
    
    李锐说毛泽东: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他跟彭德怀一样,直接把产生浮跨风的根源归在了毛泽东身上。但是同样是在毛泽东之好下,为什么有的会人冲锋陷阵、赴汤蹈火,为人民的利益牺牲掉自己的一切,而另一些人却是乱吹一通把国民党糊弄长官的伎俩用在了共产党身上?两种表现一比较,可知李锐说话不靠谱。李锐说毛泽东"在接受马克思主义以前,早年所受的芜杂的思想影响,终究是个沉重负担"(《庐山会议实录》增订本第7页第三段), 可是他自己早年所经受的又是什么思想呢?他早年不是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吗?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的思想会发展成什么?难道他会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李锐是做过毛泽东兼职秘书的人,一生写过不少关于毛泽东的文章,是国内外知名的研究毛泽东的权威,应该知道毛泽东感情与理智相统一的功夫,还是在这本书中(增订本第181页倒数第三段),李锐写道:"彭德怀说:'政治与感情, 你(指毛泽东)结成一体,我没有达到这个程度'。"这说明了什么呢?毛泽东做为一个能将感情和理智高度统一的人,是一个高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师,他的思想居然会是"早年所受的芜杂的思想影响,终究是个沉重负担"?这个可能吗?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过李锐写过能很好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文章,而一个理解不了毛泽东思想的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田家英、胡乔木、李锐三个人,做为当时共产党内最有文化最有思想最懂理论的智囊型人物,居然不懂得马克思主义理论,这真是一个骇人听闻的秘密!那么其他共产党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了就可想而知了,难怪毛泽东说,党内懂马列的不到一百人。
    
    那么,既然懂得马列的人这么少,毛泽东只能孤军奋战了。
    
    可是,就政治的方法论来讲,是永远不要站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的,类似的话毛泽东也讲过。没有大众的支持,毛泽东就一定会成为孤家寡人,要是众叛亲离之时,毛泽东就要粉身碎骨了。
    
    可是毛泽东居然决心粉身碎骨。
    
    为了压制党内毛泽东眼中认为的走资派,合法的途径已经不那么顺手了,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企图用革命的手段摧毁他所认为的资产阶级势力。
    
    破坏一个旧世界容易,建立一个新世界难。
    
    毛泽东继续为着无产阶级的江山而奋斗。
    
    他提拔了纺织女工出身的人做副总理,又提拔了农民出身的人做副总理,甚至是还提拔了敢于造反的人做军委副主席。
    
    他把满载着无产阶级未来希望的干部培训学校放到农村去,以为干部们经受艰苦的劳动,就能体谅到人民的不易,从此就能永远不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可是事后证明,从这所学校走出来的许多人都把这所学校称之为"牛棚"。
    
    对于下一代,他更是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十几岁就让他们学习政治斗争,稍长又号召他们上山下乡去,去经风雨,见世面,面风浪中成长。
    
    可是事实证明,毛泽东所做的一切最后都付诸东流了。
    
    因为他并没有培养出无产阶级的坚强接班者。
    
    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的理解,仅限于他的理解,而他的理解,时代局限性太强了。他似乎不太懂得系统论,而不懂系统论,矛盾论就不可能用好。按照矛盾论的理解,既然毛泽东是铁了心要搞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那么国家的主要矛盾就是无产阶级能不能当家的问题,而无产阶级能不能当家,取决于无产阶级在社会化大生产中能不能占据主导地位,而无产阶级要想取得主导地位,社会必须处在一个高度工业化和高度和现代化的水平之上,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社会的发展完全离不开无产阶级时,无产阶级在社会中的主导地位才能确定,而要实现这一点,是应该做哪方面的准备呢?难道会是种庄稼而不是发展高科技?其次,还有一个无产阶级思想意识的培养问题,只有无产阶级是个觉醒的阶级并且能够管理和发展好在高度现代化的工业,毛泽东所设想中的那种社会主义社会才能够真正到来。然而对于这一切理论上的推理,毛泽东在实践上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
    
    他把干部们、学生们都推到农村去,以为靠着这种方式能培养红色接班人,但是管理工厂、掌握技术靠谁呢?这是个保卫无产阶级江山的最致关重要的问题,对此他却好象没有想到过。 他把农村看得那么重,一心想两条腿走路, 可是对于现代化的工业化国家来说,农业已经明显不重要了,他却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号召人民去搞什么兴修水利、改良土壤(为此还树立了一个典型:兰考县)、平整土地(也树了一个典型:大寨)、培育种子(袁隆平的杂交稻也应该算是毛时代的产物)、生产化肥、制造农机、开垦农场, 在全国各地建立农科院所和培养农技人员。他以为如此就能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只要解决了人民的吃饭问题,人们就会无条件追随他,可是直到他逝世时全国人民还是吃不饱饭。后来有人 一搞承包制,人们就立即吃饱了,所以人民感恩的不是他。由此可见毛泽东于发展方面的设想确实是不成熟的,表现在工业方面就更加明显,在他任内确实是为人民建立了不少的全民所有制的大企业,可是后来有人对全民所有制企业实施私有化改造时,居然没有看到有多少个工人进行过自发的护厂行为,毛泽东为无产阶级的努力真是太失败了。      


I

習特已就北韓問題 做了大買賣 - 香港經濟日報 - 中國頻道 - 政治 - D170413

習特已就北韓問題 做了大買賣 - 香港經濟日報 - 中國頻道 - 政治 - D170413

習特已就北韓問題 做了大買賣 - 香港經濟日報 - 中國頻道 - 政治

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反口,明確表示不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背後必有重要考量;從種種跡象推測,美國可能已跟中國進行了北韓核問題的「大買賣」,美國以貿易爭端讓步,換取中國支持美國應對朝核、遏抑金正恩政權。

特朗普甘願放棄自己的競選承諾,在《華爾街日報》專訪裡,表明不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引起各方關注。

特朗普不列中國操縱匯率 利十九大

美國輿論場紛紛猜測,從美方這個讓步舉動,看來特朗普已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做了大交易,雙方都得到最想要的東西:美國不打亂中國在今秋十九大前的經濟穩定,換取中國幫助終止北韓的核項目。

【延伸閱讀】拍住上對付北韓?勸架?拆解習特通話玄機

【延伸閱讀】官媒罕見批北韓:難忍朝核折騰

習特會後,中國對北韓問題的態度和動作,似乎出現變化。

習特會後,中國對北韓問題的態度和動作,似乎出現變化。

事實上,特朗普在《華爾街日報》專訪中也點明,他上周與習近平會面時提出,以有利中國的貿易協議,換取中方協助解決北韓核問題。他稱兩人產生良好的化學作用,又指兩人在初次會面中曾作長時間討論,是十分罕見。

特朗普是在接見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前,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受了這次70分鐘的訪問,透露出更多習特會的細節。

特朗普在媒體訪談中 透露玄機

據了解,當時特朗普向習近平指出,不會坐視中美貿易逆差持續下去,但中國協助解決北韓問題則有轉彎餘地。特朗普稱,.「你想做一個大交易?解決北韓問題吧。我會在一般情況下作出貿易協議,因為這是值得美國以赤字來交換。」

此外,特朗普在美媒FBN的訪談中也透露,習特會中,他和習近平談的第一個問題是北韓,他告訴習近平必須在北韓問題上幫忙,因為美國不能容忍,對中國也不是好事。
「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中國在北韓方面幫忙,就可以在貿易上做得更好」,特普說。

政治觀察人士指出,美方今次似乎成功以貿易問題作籌碼,促使中美聯手應對朝核問題。事實上,美媒日前報道指,中國收緊對北韓的貿易制裁,要求貿易公司退還北韓的煤炭進口,似乎反映習特會後,中美就強硬對待北韓,達成一些共識。  



I

【即時文摘】波波的品味(高慧然)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即時文摘】波波的品味(高慧然)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即時文摘】波波的品味(高慧然)

林鄭貴為候任特首,作為「特區候任第一夫」的波波,一舉一動自然亦備受矚目。這天在網絡見到一幅相片,候任特首與她的丈夫在一眾保鑣及隨從簇擁下現身,波波形象奇特,異常搶眼。
相片中所有男人都穿西裝,但波波的西裝卻不襯色,上身是厚質朱古力色,下身卻是單薄的淺灰色,恤衫是淺藍色,腳上是純情小白襪加黑皮鞋,身上還揹着一個黑色背囊,加上他一頭灰白相間的亂髮,隨便數一數,他身上顏色起碼有六、七款之多,像一隻亂七八糟的調色碟。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的褲款:闊口、吊腳,配上他的純情小白襪與黑皮鞋,令人想起米高傑遜的經典舞台裝束,彷彿音樂響起,波波就可以直接在街頭表演moonwalk了!
可是米高傑遜星味十足、魅力四射,眼神具穿透力,波波卻一臉手足無措,面對鏡頭,好像還用舌頭頂着上唇,表情怪異。他與他的妻子和身邊的保鑣格格不入,像是一個路人甲,剛巧走過,無端被攝入鏡頭。
林鄭每次現身,都有得體衣裝,想必是個注重形象的女人,女人出街為自己選取衣物的時候,通常會為家人選購,這是一種樂趣。奇怪她竟從來沒有留意到波波的品味如此與別不同。
可以為波波找個形象顧問嗎?他代表香港第一家庭的男主角,第一港男啊!



Z88

【即時文摘】中國之龍(古德明)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即時文摘】中國之龍(古德明) | 2017-04-13 | | 蘋果日報

【即時文摘】中國之龍(古德明)

上月中,國際拍賣行佳士得舉辦亞洲藝術週,拍賣品有宋朝畫家陳容的《六龍圖》,賣得四千三百五十萬美元。佳士得中國書畫部專家謝飛說:「陳容創造了龍的形象,明清瓷器上的龍,都是他筆下之龍演變而成。」
我對國畫沒有研究,但看現存漢朝石刻,當時龍的模樣,已與陳容之龍差相似,怎可說陳容「創造了龍的形象」。明清瓷器之龍,以至陳容之六龍,都是漢朝之龍的苗裔,稍見「進化」而已。賣花之人贊花香,固然是常情,但也不可贊得太過離譜。
中國之龍,英文譯做dragon,但西方之dragon有翼而身短,與中國之龍不同。中國之龍似乎要有千年道行,才會生翼,所以南朝《述異記》卷上說:「龍,五百年為角龍,千年為應龍。」應龍有翼,這可見於《廣雅》:「有翼曰應龍,有角曰虬龍。」但應龍也是鱗甲長身,不是dragon的模樣,二者只能說是有點相似。當然,「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我國的應龍,飛到西方,後裔未必不會變做dragon。
《水經注》卷三有一個故事:東漢光武帝年間,北地太守曹鳳為政,政通人和,於是「黃龍應於九里谷高岡亭,角長三尺」。黃龍即應龍,會感應美政而現身。難怪新中國從來不見龍影。中共固然有所謂蛟龍號深海探索器,但那是人工製品,徒具龍名而已。



Z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