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製汗測錶】Apple自製人工汗 測試Apple Watch?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製汗測錶】Apple自製人工汗 測試Apple Watch?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製汗測錶】Apple自製人工汗 測試Apple Watch?

Technology 

為響應世界地球日,Apple上載了一段由環境技術主管Rob Guzzo和藥理學專家Art Fong旁白的短片,講述Apple創建了一個專注於皮膚安全的團隊,每年製作136公升人工汗液來測試產品對皮膚的安全。


Apple創建專注皮膚安全的團隊,每年製作136公升人工汗液來測試產品對皮膚的安全。

影片指出,他們希望模擬用家的真實使用情況,小心檢驗所有會接觸皮膚的產品物料。比如說把Apple Watch不同組件放進人工汗液中,確保用家即使是流着汗地佩戴手錶也安全。至於人工汗液的可塑性,皮膚科專科醫生陳厚毅表示:「人工汗液可以模擬真汗的成份和百分比製作出來,但不會跟真汗一模一樣。」由於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比如喝水量多或少亦會影響汗液的濃度。不過,陳醫生指:「做這類型測試,人工汗液基本上與人體汗液分別不大。」人工汗液能正確地顯示測試結果,把隱性危險檢測出來,故不用擔心效果。


測試模擬用家的真實使用情況,小心檢驗所有會接觸皮膚的產品物料。


把Apple Watch不同組件放進人工汗液,確保用家即使是流着汗佩戴手錶也安全。


人工汗液能正確地顯示測試結果,把隱性危險檢測出來。


皮膚科專科醫生陳厚毅。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 http://fb.me/AS.AppleDaily

緊貼「蘋果VR」熱潮,打開雙眼隨意門,讓「蘋果VR」陪您探索新世界: https://goo.gl/b5RQAB
「蘋果VR」App
App store下載: https://goo.gl/0kW2cK
Google Play下載: https://goo.gl/4K7EHw



Z88

沒有鳩讀的書信 - 畢明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沒有鳩讀的書信 - 畢明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沒有鳩讀的書信 - 畢明

偷窺,是我的壞習慣。讓我再一次公開而驕傲地承認我的變態:我喜歡偷窺,窺看別人的書信。我很喜歡這種變態,大概是更變態了。
也不一定是偷,但我有讀信癖。讀別人私密的、親密的、錐心的、暖心的、豪情的、柔情的、家常的、失常的家書情信,是種特權、是種幸福,像躲在別人的心房暗角,偷聽了最脆弱情真的心跳。一邊讀,有時像心靈給刮過一陣暴風,有時像思想的地下道給點了一把火。讀過的信我寫過不少,張兆和寫給老公沈從文的《與二哥書》,蔡琴寫給楊德昌的悼念信,卡夫卡寫給他「翻譯員」的《Letters to Milena》,拿破崙寫給愛人Josephine的情書,名作家私信賤言《The Letters of Truman Capote》,連男神Benedict Cumberbatch寫給聖誕老人的信我都不放過。
清楚記得,奧地利作曲家馬勒,遇上未來老婆Alma約一個月之後,已無可救藥地愛焰焚身,用烈火寫信給她竟用上最後通牒式語氣和壓迫:「我求你,仔細讀好這信,你一定要放下所有膚淺的傳統、規範和虛榮,無條件將自己交給我。作為回應,你別祈求什麼,你祇會得到我的愛……if you were to become my wife, I can forfeit all my life and all my happiness。」愛你,一起跳崖吧!用命換情,去留肝膽,氣概轟烈。
一個名叫蔡春豬的人,寫了一封信給他的兩歲兒子喜禾,我不小心看了,不爭氣的眼睛潮濕了。他那封信叫:「那天,你被診斷為自閉症」。
「你都兩歲了,不會說話,沒叫過爸爸媽媽,不跟小朋友玩,你也不玩玩具……你成天就喜歡進廚房,看見洗衣機就像看見你的親爹。你這個樣子我怎麼能放下心。」爸爸記得,兒子被診斷成自閉症那天,剛好兩歲零六天,才生過日不久吧。專家給他們問卷,兒子有所述的特徵,就畫一個剔,每一個剔,「都是在你父母心上紮一刀」。兒子實在獲得太多剔了,「專家說,你是高功能低智能自閉症。你終於得到了一把叉了。你的人生被否決了。你父母的人生也被否決了。」文字之間聽見心碎,破落了一地。
年輕的黃永玉原來寫過一封信給中國戲劇大師曹禺,洋洋灑灑揮筆疾書,痛心直斥他「為勢位所誤!從一個海洋萎縮為一條小溪流,你泥溷在不情愿的藝術創作中,像晚上喝了濃茶,清醒於混沌之中。命題不鞏固、不縝密,演繹、分析得也不透徹。過去數不盡的精妙的休止符、節拍、冷熱、快慢的安排,那一籮一筐的雋語,都消失了。」不留情面。被罵的前輩,沒有受到冒犯,把那封信裝裱了起來掛在家中大廳,惜之重之。
蔡春豬和黃永玉的信,我在強國電視節目《見字如面》聽到的,估不到他們還有如此一個製作。「如此」,包含了出色和罕見,因為真。吾友Josef Shrimp知道我是信癡,又記得我寫過蔡琴給傳媒悼逝世前夫楊德昌的信,便介紹我看歸亞蕾讀蔡琴的信。「作為一個女人,他給我的寂寞多過甜蜜。 作為一個觀眾,我們痛失一個銳利的紀錄者。」平靜勇敢,一字一愛,一顫一歎,無恨有淚。節目的主菜就是真人讀信,不同的中台嘉賓,不是來表演不是來比賽「我是演員」,他們就好好的,真心的,變成了寫信人,沒有鳩讀,卻誠誠摯摰但掏心溢血、或雲淡風輕的,讀出了每封信該有的厚薄冷熱。
聽王耀慶恭敬、坦誠、激昂的,讀黃永玉慷慨熱血寫給曹禺的信,拍案情動。他聲線動聽,情隨意轉,「你是我極尊敬的前輩,所以我對你要嚴!我不喜歡你解放後的戲,一個也不喜歡」,「別去理那些瑣碎人情、小敲小打吧!在你,應該『全或無』;應該『良工不示人以樸』。像蕭伯納,像伏爾泰那樣,到老還那麼精確,那麼不饒點滴,不饒自己。」又「我不對你說老實話,就不配你給與我的友誼。」曾經,有過文人交心,是這樣磊落可愛又好看,既不拘泥輩份高低,不必肉酸互戴高帽,又不會窮酸地相輕看扁,或低級的矯情客套,虛情假意得作嘔。
節目同場備有張國立讀曹禺給黃永玉的回信,一樣情文並茂。「收到你的信。好像一個一無所有的窮人,突然從神女手裏,得到不可數量的珍寶……真使我驚服的,是你經過多少年來的磨難與世俗的試探,你保持下你的純樸與直率」,閃亮惺惺相惜。二人信來信往,你讀完我讀,輕輕眉來眼去,仿如曹禺黃永玉上身,煞是好看!
YouTube上再搜來王耀慶讀顧城給家人的遺書,寫完這篇,他自殺死了,「人間的事總是多變的」,多痛多絕的一封信。告訴媽媽,今天我過不了,絕了。看完我趕快去喝了好大杯清水。
國貨再好,像很多其他的東西,《見字如面》不是原創的,是「抄考」了英國的《Letters Live》。人家也是找出色的演員來讀各藝術家、作家、音樂家的私信,七情上面的讀信人包括Benedict Cumberbatch,Gillian Anderson,Jude Law,Tom Hiddleston,Ian Mckellen等等等等,其中Cumberbatch讀藝術家Sol LeWitt給雕塑家Eva Hesse的信,精彩得值得兩個奧斯卡:"Learn to say 'Fuck You' to the world once in a while. You have every right to. Just stop thinking, worrying, looking over your shoulder, wondering, doubting, fearing, hurting, hoping for some easy way out, struggling, grasping, confusing, itching, scratching, mumbling, bumbling, grumbling, humbling, stumbling, numbling, rambling, gambling, tumbling……"下刪數十個ing,他讀得入信七分,入血入竅萬二分。
讀信好看,聽人讀信可如此精彩,好睇過跳火圈,萬倍。
近來好讀詩人Mary Oliver的詩,友說,每在網上、新聞上看到醜陋「核突嘢」,要去傻讀一首詩清清腸胃抗衡一下先得。有時,還可以讀一封信。



Z88

別去香榭麗舍 - 邁克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別去香榭麗舍 - 邁克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別去香榭麗舍 - 邁克

最新一則巴黎恐襲新聞爆出不久,親朋戚友紛紛由四方八面傳來溫馨訊息,措詞雖然各有文字造詣,主題卻老老實實只得一個:本周末別去香榭麗舍。我不是不感激他們關心海外僑胞安危,在風聲鶴唳的時刻不吝送暖,但是恐襲之所以恐怖,正因為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發生,防不勝防估佢唔到,凱旋門鎮守的世界知名大道固然危機四伏,小區街角的書報攤也可能是掃射目標,全民公投總統前夕步步驚魂,雲淡風清的閒日又何以見得萬無一失?沒有安全期,沒有安全套,郁吓都會搞出人命,點驚得咁多?或者這便是名牌效應吧,上次音樂廳冷血屠殺慘烈何止百倍,異鄉人因為從未聽過Bataclan,想像力無從發揮,牙煙感起碼打個八折,羅浮宮出事春天百貨淪陷就不同了,蒙娜麗莎的微笑和排隊退稅的眼淚記憶猶鮮,大家難免像看4D5D電影一樣,手心冒汗雙膝酥軟。
我比較擔憂的,其實是非常時期周街開槍,會不會為極右派帶來潛伏的助選副作用,一個唔該把那個狡猾的女魔頭送上總統寶座。你看她多麼得戚,遇害警察屍骨未寒,已經高調抽水,心智正常的觀察家莫不咬牙切齒,倒抽一口涼氣直斥其非,難為用屎忽諗嘢的特朗普不避嫌疑,隔江吶喊助陣,廣東人的古訓「唔出聲冇人話你啞嘅」立即在我耳際響起。排外的她一再指恐襲全是境外勢力所為,當選的話一定實施閉關政策,假如事實真的如此,嗰啲持外國護照的恐怖份子蠢唔蠢啲呀,人家講明會趕盡殺絕,你班契弟仲身水身汗幫個死女包曲線拉票?



Z88

打不打? - 李純恩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打不打? - 李純恩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打不打? - 李純恩

「美國究竟會不會動朝鮮」成了最近茶餘飯後的一個話題。接着自然說到現在去南韓旅行安不安全。
香港有不少人喜歡去韓國旅行,但地理知識很貧乏,不知道從首爾到平壤的距離不過260公里。260公里是什麼概念?如果以民航機的普通飛行速度為每小時600公里,不用半小時可到達,火箭導彈,這頭發射,那頭也就到了。地理常識就是如此,朝鮮肥仔的脾性又不可以常理來界定,如今美國佬的航空母艦開到家門口喊打喊殺,肥仔一發癲,首爾沒危險?
所以去韓國旅行安不安全,你可以自己考慮。
這天早上跟朋友去安樂電影公司看了一部電影,叫作「北韓騎劫夢工場」,一部由BBC拍的紀錄片,詳細敍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北韓太子金正日派人在香港綁架南韓女明星崔銀姬和她的導演丈夫申相玉,將兩人綁到北韓,應金正日之邀,為北韓發展電影事業「作出貢獻」。一對銀壇夫婦在北韓呆了八年,費力拍出十幾部電影,最後又被他們逃脫,經歷猶如一部諜海驚魂小說,雖是陳年舊事,依然令人看得新鮮,尤其看到金正日指導文藝的片段,聽他痛罵朝鮮電影只會哭不會笑,誓要不惜工本拍出揚威國際的作品,一時感覺錯亂,竟像在看一部喜劇,比看今天特朗普對決肥仔的新聞,有趣多啦!



Z88

四月廿三日讀書便佳 - 林道群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四月廿三日讀書便佳 - 林道群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四月廿三日讀書便佳 - 林道群

去年今天,四月二十三日是莎翁四百年忌辰,紀念活動隆而重之。還記得午間跟同事吃飯聊天,因為各種紀念活動,我們說到了任職的出版社出版莎翁的豐功偉績。Oxford Shakespeare現在已是專有詞語了,既指單卷本牛津版《莎翁全集》,也指那套三十九冊牛津莎翁作品單行本。這三十九本單行本莎翁作品集,從第一部《理查三世》,至最後印行的《理查二世》,前後歷時三十二年,由三十多位學者編纂注解,現代英文,附編者長篇導讀,注疏詳細,不是賣花讚花香,現在的確已被譽為最權威版本。話說牛津其實早於一百多年前的一八九一年,就出版了單卷本現代英語版的全集,然而標誌性的,是指一九八六年Stanley Wells和Gary Taylor擔綱主編的全集,至於後來許許多多的其他出版社,雖然也出版莎翁作品,如美國以教科書見長的Norton版,大多都是以牛津這個版本為基礎的。說着說着,午膳後回到班上,我們翻查起幾千頁厚的《牛津大學出版社史》起來,是四十年前的一九七八年,出版社開始設立專門的莎翁作品出版部,連秘書編制五人,兩個主編兩個助手。足足幹了十年,推出單卷本全集,再接着幹二十多年後才完成單行本系列。
一九九五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四月二十三日定為World Book & Copyright Day,顯然是因為莎士比亞,也有人說是因為這天也是塞萬提斯的忌辰。我們中文世界把這個推廣閱讀,同時推廣版權意識的日子,只稱之為「世界閱讀日」,也許是因為莎翁和塞老如今都版權開放,不用再講版權了?一笑。
今年的四月二十三日,蘋果明報信報都廣而告之,董橋先生今天要在蘇富比藝術空間簽發新書推廣閱讀。我好事,快速翻讀新書,讀董老師新書寫莎翁塞老的片段,董老師也談莎翁的編纂出版,說蒲柏一七二五年編校、改動莎劇。一七二六年,研究莎翁的學者西奧博爾德寫專文還莎翁本來面目,揭發並駁斥蒲柏的許多改動謬誤。蒲柏在再版中又改正西奧博爾德的錯處,還寫出群愚史詩《Dunciad》諷刺批評他的人,把西奧博爾德寫成沉悶女神的寵兒……好玩極了,讀書真好。



Z88

「領導人先走」? - 古德明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領導人先走」? - 古德明 | 2017-04-23 | | 蘋果日報

「領導人先走」? - 古德明

Duchess Sophie Charlotte was a relative of King Louis Philippe of France. On 4 May 1897, she was presiding over a charity bazaar in Paris when the hall accidentally caught fire. Flames spread to the paper decorations and flimsy walls of the booths and in seconds the place was an inferno.
In the hideous panic that followed many women and children were trampled underfoot as they rushed for the exits, while workmen from a nearby site performed incredible acts of heroism, rushing into the blaze to carry out the trapped women. Some rescuers reached the duchess, who had remained seated behind her booth. Rejecting their offer of help, she said, "Because of my title, I was the first to enter here. I shall be the last to go out." She stayed and was burned to death, along with more than 120 others.
蘇菲.夏樂蒂公爵夫人是法國國王路易──菲力普的親戚。一八九七年五月四日,她在巴黎主持慈善義賣會,會堂突然失火,紙製裝飾品及攤位輕薄的隔間給燒着,四處頓成火海。
在場者倉皇往外逃生,不少婦孺給踩在腳下。鄰近一工地的工人非常英勇,衝進火場,救出被困婦女。有拯救者來到夏樂蒂跟前。她坐在攤位裏,沒有離開,並拒絕拯救者援助,說道:「我是公爵夫人,所以得率先進場,也應是最後一個離去。」她留下不走,終於燒死,其他死者有一百二十餘人。*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新疆克拉馬依市教育局迎賓遊藝會失火,主辦者臨危不亂,吩咐在座學生:「讓領導人先走!」學生燒死者有二百八十八人。



Z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