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来源: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作者:鲸鱼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外滩TheBund」(ID:the-bund),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世界上有两种人最容易被嫉妒。一是吃薯条不会长胖,二是喝喜茶不用排队。

这个春天,如果你去上海来福士附近,统计那些回头率超过90%的人,一定会发现他们有个共同点——脸上挂着白胡子,手里捧着喜茶。

喜茶标志性的小人儿喝茶插画 logo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喜茶,是一家神奇的茶饮店。

开到上海已大半个月,排队的热潮却始终难以散去。早上8点刚开门,门外就已挤满人,更别说高峰期,排3小时以上是常有的事。

开在人民广场来福士楼下的上海首家喜茶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如果你发张手捧喜茶的自拍到朋友圈,分分钟就能成为点赞的焦点。买一杯走在路上,很有可能会有人突然跑来问:"你买这杯花了多少钱?"

为什么?因为黄牛价格比茶饮本身还要贵一倍。

精致的外带包装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喜茶究竟是什么来头,竟能一夜之间引起如此排队热潮?其实,在广州,它早已红到人手一杯的地步。

从一家20平米的小店,到如今的朋友圈爆款,作为芝士奶盖茶的首创者,喜茶的传奇故事,可以说上好几天。

上海 喜茶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商场一角的灵感之茶

与喜茶创始人 Neo 的见面约在工作日的下午。下车后,我直奔喜茶所在的上海来福士,还没来得及进门,就看到玻璃那边乌泱泱地排满了人,不用问,这便是喜茶的方位了。

店铺开在商场角落,一如既往的灰白清新风,简洁宽敞。菜单旁悬空的"灵感之茶"几个大字,墙面上标志性的插画,别致的桌椅设计,都和想象中一样,让人满心欢喜。

喜茶上海店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为节约顾客等待时间,柜台站满了工作人员,原本宽敞的空间也变得拥挤。

点单的小哥忙到没空抬头,只顾着挨个给客人下单,而他身后的一排机器,是喜茶诞生的天地。一旁帮忙打包的姑娘们,有条不紊地把刚"出炉"的茶送到等候的人手里,并微笑着对挨个说一句:"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干净清新的果茶杯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这便是喜茶了,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特别,但懂的人知道,这里处处是特别。

收银台后面,开放式的制作区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做真正传统的好茶

90后的 Neo,在大学期间便开始创业了。

寻着自己的爱好,他开了家手机店,卖一些感兴趣的手机品牌。但做久了,Neo 发现,"卖别人的产品"这件事,并不是真正想做的。他想做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从无到有,每个细节都自己来把控。

创始人聂云宸 Neo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但为什么会选择开茶饮店?"我问。

"当时就觉得,茶饮店这东西可大可小,只要你愿意花心思,是可以从一家很小的店扩大到品牌的。"他说。

最受欢迎的茗茶系列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于是,Neo 真的拿着开手机店赚的几万块钱,琢磨起茶的配方。

他从不用批发商运来的茶,尽管他们的茶更方便更实惠。半年时间里,他不停地跑各地专业的茶庄,和茶农沟通细节,反复调整种植方案,以保证在茶叶这一关质量就足够好。

喜茶的茶叶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所以在喜茶,你花50元买下的两杯看上去颜色极其相近的茶,茶源很可能相距千里,这便意味着无论风土还是焙火程度,都千差万别。

更别说茶的冲泡水温、水质,发酵程度乃至香调,每一款都全然不同。

奶盖以少许抹茶点缀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就拿最受欢迎的金凤满玉来说吧。

Neo 选择的茶叶,是由温泉遍布的台湾南投远道而来,是台湾茶中的上品。为了调制出心中向往的那抹回甘,他不知喝了多少遍,微调了多少次工艺。经常前一天觉得好喝到不行,第二天又反悔。好在,最后总算调配出甘甜馥郁的口感,过了自己这关。

琥珀般的茶色,饱满均匀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除了经典的茗茶,还有层次丰盈的混合茶,甘浓的纯茶,清新的水果茶和鲜奶抹茶。奶盖以明治牛奶搭配澳洲芝士,大可放心饮用。如果怕胖,也可以试试低脂奶霜系列,口感会较稀,但茶香也会相应浓。

奶盖上以抹茶点缀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合更多顾客的喜好,特制的水果茶系列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总有人问我,你是怎么想出这些配方的?其实,哪有什么突然出现的神秘配方,都是一天天,一遍遍改良成现在的样子的。"Neo 笑着,有些无奈,又有些坦然。

终日与茶为伴,Neo 对茶的历史早已信手拈来。"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关于抹茶。"他说,"说起抹茶,大家都会想到日本。但其实,抹茶最早发源于中国南宋,只是在改朝换代的过程中,不慎被遗失了。而日本从我们这里学到之后,一直保留到现在。"

茶叶和最终的清茶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原本,想开茶饮店只是一个恰好的选择,但这样的故事听多了,Neo 开始思考茶饮店和茶文化的关系。他要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做真正传统的茶。

对待茶,像对待科学实验一样认真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喜茶的蜕变

2012年5月,喜茶的前身——皇茶开在了广东江门的一条小巷里。虽然一开始也曾门庭冷落,但随着 Neo 对茶的一步步改进,开业半年小店就步入正轨。

第一家皇茶,还只是小巷里的一家窗口小店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到了2012年年底,皇茶首创的"芝士奶盖茶"传遍吃货圈,来年,Neo 便将店开进了东莞,紧接着又发展至广州、深圳等省内城市,生意越做越好。

喜茶定制周边礼品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但"皇茶"真正蜕变成"喜茶",是在2016年年初。

那时 Neo 发现,原名"皇茶"无法注册商标,要想注册只有"更名"这条路可以走。周围的人都担心这会对店铺形象造成负面影响,但 Neo 问自己:"难道大费周章改了名,只能是一个无奈之选吗?既然对自己的茶有足够信心,为什么不能借这次机会,进行一次品牌升级?"

他开始为品牌加入"灵感"和"酷"这类元素,设计新的 Logo 和企业形象,把店开到更多年轻人出没的地方。

喜茶 Logo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街边小窗口的皇茶小店,很快变成了市中心商场里清新别致的喜茶。

店铺设计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还与当地插画师联名创作插画,让喜茶人格化,年轻化。

与插画师联名创作的插画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而喜茶经典的旋盖外带杯,也是在那时诞生的。可调的杯盖紧实稳当,不小心就洒一地的情况,绝不会发生在喜茶。

"开口越大,芝士流出的越多;开口越小,茶流出的越多"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你知道吗?其实我私心是更喜欢'喜茶'这个名字的,我觉得它有一种'喜欢'藏在里面。'喜茶'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一个产品那么简单。"Neo 说。

的确,现在的喜茶,50多家店遍布各地,深受当地年轻人的喜爱。一杯喜茶,虽然看似微不足道,但足以让人体味一下午的小确幸。

自拍神器——喜茶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坚持自我,时间会证明一切

聊到最后,我点的茶总算是等来了。

接过茶,将杯口开到一半,仰头45度举起茶杯,等待奶盖降临。漫长而凝固的一秒后,一大团奶盖猛然滑入口中,差点从嘴角溢出。这时,立刻抿上嘴,任由奶泡按摩于齿舌,然后芝士融化,奶泡破裂——果真咸香绵密,幸福感爆棚。

再轻抿一口,下层的茶也混着奶盖入口。感觉茶香清淡,入口不涩不苦,和浓郁的芝士彼此衬托。

加了芝士奶盖的绿妍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你期望中自己的品牌,应该是怎样的?"我擦掉嘴边的"白胡子"继续问他。

Neo 想了想:"我希望会是像苹果那样——确实,我从乔布斯身上获得了很大启发。"

"你觉得他身上的哪个优点是你最欣赏的?"

"他的每个优点我都欣赏。但一定要我选,我会认为是坚持自我。就像当初他回到苹果,做的事情仍然是多年前离开时想做的那些,但这次人们却认可了他——如果当初他因为质疑而改变了自我,那么就没有今天的苹果了。"Neo 说,"对我而言也是一样。遇到障碍没关系,时间总会证明。"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国内最大的海派时尚生活全媒体

队排疯了的网红店喜茶,90 后老板想做奶茶界的乔布斯



Z88

不排队喝不到的“喜茶”(原皇茶)的秘诀是啥?首次公开采访在此 | MindStore | 爱范儿

不排队喝不到的"喜茶"(原皇茶)的秘诀是啥?首次公开采访在此 | MindStore | 爱范儿

不排队喝不到的"喜茶"(原皇茶)的秘诀是啥?首次公开采访在此 | MindStore

如果希望参与到 MindStore 栏目报道,或者有相关项目推荐,请点击我们网站顶栏 "寻求报道" 按钮填写相关资料。初创团队的产品如若想获得 MindStore 栏目的采访,请将产品提交到 MindStore.io

把奶茶店做成现象,喜茶(原皇茶)绝对是第一个。

在一些热门地段的分店,你甚至会遇到接近 100 人的等待队伍,更有甚者不惜花 6 个小时排队买奶茶。

为什么遍地都是的奶茶店只有喜茶这么火?喜茶的产品以及经营有什么独到经验?

上周四,喜茶的创始人 & CEO 聂云宸在 MindTalk 线场中,针对大家对于喜茶的一系列疑问做出了解答,这也是他首次在公开场合接受访问!

没错,想知道喜茶的秘密,你只需要看这里!

小插曲:喜茶 & 皇茶,以后别认错了

一开始有必要先解答一个疑惑:为什么我之前一直听说那家奶茶叫"皇茶"而不是"喜茶"呢?

xichag4

这一点应该算是喜茶自己最大的失误:在品牌发展的早期没有注重商标的注册,在自己不断扩张的同时涌现出一大批"山寨选手"(百度搜索的大部分结果都是假冒,同时温馨提醒——喜茶不提供加盟,所有加盟搜索结果均为假冒),直接对原先"皇茶"的品牌形成了冲击。回过头来再注册商标发现已然困难重重,最终只好自断一臂,进行一次商标的替换。

所以以后请记住"喜茶"和"HEEKCAA",只有这个才是你们之前所熟悉的"皇茶"。

奶茶也排队,这件事你怎么看

喜茶门口前超长的队伍,成为这家奶茶店形象的一部分——确实让人感觉夸张,从来没想过奶茶店也需要等位。

xicha1b

深圳喜茶海岸城店门前"夸张"的排队"盛况"

虽说现在一线城市"在好吃的餐厅门前等位"已经是常态,但对遍布街头巷尾的奶茶店,能够有人经常光顾已经是非常好的运气,更别提顾客大排长龙了。

131737874840226250

喜茶的创始人 & CEO 聂云宸

当然也有不少人将这种现象与"饥饿营销"进行联系,但在聂云宸看来,却相差甚远:

我们没有做这种事情。

如果真的只靠饥饿营销就能让一个产品或者一个品牌活起来的话,那么做产品和品牌实在太简单了,甚至每一个人都可以做,你只要控制销售的商品量不就好了。

如果你足够细心,你会留意到每家"喜茶"的柜台都非常忙碌:相比其他奶茶店只有空空落落 3、4 个人的柜台,喜茶足足挤进了接近 10 个人,忙碌的店员如果换一身装束还真的有股市大幅波动时交易人员的风姿,这一点明显与打造"饥饿营销"的假设并不符合。对于排队这个现象,聂云宸给出的原因则简单的多:

供给量跟不上需求量。虽然通过不断优化,一家店的产量已经从一天最多 700-800 杯奶茶,上升到了 4000-5000 杯奶茶,但是还是跟不上需求量的增长。

既然一家店满足不了消费者的需求,那么就只好继续开分店:目前喜茶已经有超过 50 家分店,遍布珠三角地区的一二线城市,其中大部分是在二线城市,广州和深圳的门店数量分别只有两家和一家。

xicha4

二线门店数量比一线多的情况与喜茶本身从江门,一个典型的二线城市起家也有关系。一般品牌都是从一线城市做起,然后再向二三线进行拓展,为什么喜茶会选择了一条"从低到高"的路线?聂云宸是这样解释的:

我们也不是有意选择这样一条路,只不过我们开始的起步就在江门。一线城市机遇好,你可以发展的更快,也能获得更多优势;但如果开始条件不是太好,无论是资金,还是产品的整体水平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时,你就很容易被同类产品的浪潮所扑灭。

起步于三线城市还有一点重要的好处就在于它给了我们更多改正错误的机会,虽然发酵的更慢一点,但我们积累了很多,也改成了很多错误,慢慢的升级了很多细节,所以到进军一线的时候,困难反而没有想象的大。

就广深两地来说,消费者的反应已经超出了聂云宸的预估效果,他们今年的战略也非常明确——深耕广深。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会在广州深圳两地看到更多"喜茶"店面的存在。

秘诀:大家都知道,但你做了么?

既然不是模式的原因,那么究竟喜茶为什么火呢?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许久,直到真正喝过一杯喜茶之后,我才明白其中的缘由,一个大家都知道但是容易忽略的缘由:

产品本身。

xichag1xichag2

一杯奶茶能有什么不同?、奶茶能够打造怎样的产品差异?"一般人很难摆脱这种固有的思维,那么喜茶究竟是怎么做的呢?

  • 茶汤 100° 高温水,60s 高压萃取;
  • 每个茶袋只用一次,最大程度保证茶香;
  • 茶种类繁多,来自不同地域;
  • 澳洲进口块状芝士、配上欧洲进口的鲜奶,打造优质奶盖;

xicha7

当别的奶茶店还在继续出售"奶盖绿茶、格雷三兄弟"这种简单的绿茶、红茶底茶时,喜茶已经推出了很多新品种:来自台湾阿里山的金凤茶、从北印度发掘的红玉茶王。甚至有平时非常喜欢喝茶的朋友跟我表示过就是冲着他们的茶汤去的。当然,这种超越市面大多数奶茶品牌也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不能说整个行业在用什么东西,我就用什么东西,我觉得应该有自己的思维,而且最后是你能够市场带来什么?如果你开店只是冲着赚钱这个目的,这家店对于行业是没有任何帮助的,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xicha6

这样做前期的代价自然更大,但对于每天走在路上能看到数家奶茶店的消费者来说却只有一个结果——知道喜茶的奶盖茶最好喝。聂云宸自己是这么看的:

现在这个消费市场早就供过于求,很多消费者只会认准自己喜欢的店家,哪怕要排队。如果吃不到,那我宁愿不吃。这就要求你一定要有独特的地方,因为市场是很差异化的。

在每天与昨日都有大变化的互联网世界,新产品、新团队以及新模式层出不穷。他们中的一些虽然发展时间不长,却带来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新想法、新突破。本期 MindStore 热点专访采访对象是:喜茶。

本文是 MindStore 采访第 79 篇。



Z88

喜茶、鲍师傅被曝“假排队”后降温 排队半小时就能喝到(组图)-新闻频道-手机搜狐

喜茶、鲍师傅被曝"假排队"后降温 排队半小时就能喝到(组图)-新闻频道-手机搜狐

喜茶、鲍师傅被曝"假排队"后降温 排队半小时就能喝到(组图)

东方网 06-09 04:15

原标题:喜茶"降温",排队半小时就能喝到

相比开业初期的大排长龙(上图),如今喜茶的排队情况好转很多。

广告
图片

有黄牛在媒体暗访时表示,喜茶、鲍师傅等网红美食都是靠"假排队"炒起来的,喜茶开业第一天就找了300多人"假排队",鲍师傅开业第一天则找了70多人。6月7日,针对黄牛的"假排队"说法,喜茶发文指责黄牛造谣,并表示从没有做过"假排队"。

孰真孰假难以分辨。不过,目前喜茶的"热度"已经有所下降,前天和昨天,记者几次体验发现,日月光店排队30分钟,美罗城店排队40分钟左右即可拿到饮品。在排队过程中记者也发现,黄牛仍在通过雇人排队的方式,从倒卖网红美食中赚得盆满钵满。

排队队伍已经明显缩短

6月7日、8日,记者在喜茶日月光店和喜茶美罗城店分别进行了排队体验。

6月7日下午,喜茶日月光店队伍长度在10米左右,从排进队伍到取得饮品,所需时间约为30分钟;而6月8日下午,喜茶美罗城店队伍相对略长,从排进队伍到取得饮品,所需时间约为40分钟。

目前喜茶在上海共有三家分店,就排队情况而言,来福士店更严重一些。不过,比起喜茶刚来到上海,至少排队几小时才能拿到饮品的火爆情况,目前喜茶的热度已经明显有所下降。而在已经明显缩短了的队伍中,记者发现仍然有不少"代买客"混杂其中,这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黄牛雇佣的。

"网红都是靠我们炒起来的"

从轨交9号线打浦桥站1号口出来,记者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雇主:黄牛刚哥,他正坐在星巴克门口的一把椅子上,不停地用微信语音指挥着他的"临时工"们:"超级水果绿妍一杯,金凤茶王芝士一杯,要加冰的。"指挥的间隙,刚哥向记者说明了流程:"奶茶我们的人会去领,你只要先去排队,拿到号后把小票给我,我再把本钱和工钱给你就行了。记住,千万别让店里的人知道是我让你去排队的!"

随后,记者来到不远处的喜茶排进了10多米长的队伍,20多分钟后拿到了小票,刚哥付给记者20元工钱。

据刚哥介绍,他手下的"临时工"大多是从网上招聘的,基本上都住在附近。由于有网络,他甚至都不需要到现场,只要把任务分配给"临时工",再通过达达配送送货即可。

"你们卖出去一杯要多少钱?"记者问。"不一定,得看行情,像这样排队不是很长的,原价23元,卖出去是50元一杯。50元已经是很便宜了,喝的人很多,网上都在下单。"刚哥说。

而另一名活跃在喜茶来福士店附近的黄牛则透露,自己平时都是100元一杯卖出去的。

对于网红美食的走俏,这些黄牛们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也从言语中流露出一种"自豪":"其实,这些网红美食都是靠我们炒起来的,没有我们雇人排队,它们怎么可能这么火?"

黄牛雇人排队造势抽成一半

在采访中,不少黄牛都对雇人排队的套路深表认同,并且一口咬定喜茶、鲍师傅等网红美食是靠这个套路炒出来的。

一名自称帮多家网红美食店炒作过的黄牛对记者表示,现在雇人排队早已成为了他们的业务之一,对于他们来讲,短期内找两三百人根本不是问题。"你如果想开甜品店,我们也曾经做过类似的。反正套路都一样,就是压号,排队压号。""那"卖出去"的东西,到时候还会给我们送回来吗?""可以送回来,看你自己了。一个人一天200元,如果你要找70个人的话,就是一天给我14000元。至于要用几天,由你自己决定。""你们网上招聘不是说一个人100元吗?难道你们抽成就要抽一半了?""一半很正常啊,反正排个队就能赚100元,那些人也很乐意,你懂的。"

喜茶自称从没雇人排队

在被黄牛爆出雇人"假排队"后,喜茶6月7日在官方微信上发文指责黄牛造谣,声明从来没有做过"假排队"。

昨天,喜茶的一名店长对记者说:"现在黄牛已经基本不敢再来排队了。因为对于一些熟面孔,我们都知道他们是黄牛,根本就不会给他们号。不过,现在黄牛会雇人来排队,这一点挺难应对的。有时候我们看出了哪些人是帮黄牛排队的,可还是束手无策。黄牛雇人排队,一方面增加了顾客的等待时间,另一方面他们进行倒卖,其实对我们是很不利的。比方说,我们的奶茶是建议30分钟内饮用的,他们上午10点买到,下午三四点才卖出去,隔了好几个小时口感已经变得很差了,对我们的品牌形象其实是很大的损害。"

为了维持良好的口碑,喜茶方面表示,接下来会在上海再开出多家分店,目前有四家店已经在装修,7月底就会有两家新店开业。

作者:吴正彬来源解放网)



Z88

【特别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特别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特别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news
《财新周刊》 财新实习记者 崔先康 记者 于宁 刘冉 插图|牛晨明

  自2014年8月,48岁的郭文贵已经在海外漂泊半年多时间了。这应该是他人生中第四次出国流亡。

  根据财新记者的调查,郭文贵的第一次流亡在1999年前后。很多跟他有过接触的人说,那一次是为了躲债,他惟一的弟弟还被债主追杀砍死。但或许郭文贵还有更鲜为人知的理由。

  第二次确实是为了躲债。2005年,郭文贵正处人生低谷,分别位于奥运村和亚运村区域的两个金光闪闪的地产项目因缺钱而濒临易手绝境。他花光了所有借款,在一位帮他筹钱的朋友被警方逮捕后,郭文贵选择逃离。好在第二年,郭文贵就开始了否极泰来的转折,一次至关重要的结盟让他从此无役不胜。

  到了第三次出国避祸,就只是策略性的了。越多的胜利也意味着越多的敌人——包括昔日的朋友。2012年,敌人一起涌来,郭文贵暂避锋芒,之后大杀四方,将敌人送进了监狱和更漫长的流亡之路。

  这一年年底的十八大改变了很多东西,包括让郭文贵如鱼得水的昔日游戏规则。但即使身在海外,郭文贵并未收手,太多的胜利蒙蔽了郭文贵,也蒙蔽了他围猎的那些掌握国家安全和政法力量的盟友们。

  2014年12月19日凌晨,七八名外省警察突袭北京大学东门附近的博雅国际酒店。与郭文贵反目成仇争夺方正证券的前北大方正CEO李友仓皇逃走。同为枭雄的李友反戈一击,在末路逃亡中写信举报。2015年1月7日,郭文贵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落马。

  一个在特殊身份保护伞下不为人知的狐假虎威、虎狐勾结逼迫商业对手就范,为其失败的资本运作输血的模式,也由此曝出冰山一角。

  结交市委书记

  郭文贵是山东聊城莘县人,农家孩子出身,家里有兄弟姐妹八个,郭文贵行七,只是初中毕业。据传其父早年曾"闯过关东",后携妻子返乡,所以郭文贵也能讲一口东北话。

  河南省会郑州是郭文贵起家之地,这里既是郭氏打通政商关系的演练场,也是郭文贵日后发迹的大本营。可能是为了凸显与郑州的特殊关系,郭文贵在国内常用的一张身份证显示,他是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出生于1967年2月2日。此外,郭文贵还有香港身份和多个英文名,其中一个获得证实的香港身份名为郭浩云。不过相关公司中的简历上显示,郭浩云(郭文贵)出生于1968年10月5日,1987年-1989年,为黑龙江政府职员;1989年-1992年,黑龙江林药联营公司郑州分公司主任;1992年-1993年,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

  以此推算,郭文贵在20岁左右开始外出谋生,后来到河南郑州进入商界。林药联营公司与大老板家具厂,均不必细考。郭文贵真正的起家,始于1993年9月,香港女商人夏平以香港爱莲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代表的名义,与郭文贵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后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裕达置业),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此后经过一系列安排,整个公司主要归属郭文贵,更由其掌控。

  有了港商的站台和合资公司背景,裕达置业成立第二年,就拿下郑州市政府小区拆迁改造工程,并以此新建裕达国贸大厦。至1999年建成的裕达国贸大厦,紧邻郑州市委市政府,地理位置优越,高202.1米,共45层,是当时郑州第一高楼。郭文贵也因此被河南政商两界认识。

  结交权贵与郭文贵的早期创业相依相伴。早在1995年,裕达国贸大厦开工前后,时年27岁的郭文贵已是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的座上宾。1999年大厦建成后,郭-王利益链也臻于完善——这年11月,香港兆泽投资有限公司收购了裕达置业,王有杰的儿子王锴被任命为公司董事。而香港兆泽的老板郭浩云,正是郭文贵香港身份证上的新名字。

  王有杰认为郭文贵"讲义气、可以信任",还曾通过儿子王锴,将数百万元人民币和美元转移至裕达置业存放。据称,当时是因为王家发生了"盗窃案"。

  2005年,已转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王有杰被中央纪委调查,2007年1月以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王有杰的判决书显示,其担任郑州市委书记期间,与郑州多位房地产商交厚,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承揽工程、收购国有资产、征用土地、工程开发等方面谋取利益。不过,"积极配合调查"的郭文贵,并未在王有杰案中受到指控。

  无米之炊

  终究是财务上缺乏底气,裕达国贸大厦的建设对郭文贵并不容易。工程初期预算16亿元,但实际建设中远超这一预算,总投资达26亿元。裕达国贸大厦建成后,郭文贵并未结清各种债务。据媒体报道,裕达置业当时的总负债超过14亿元。

  仅工程款一项,就使郭文贵陷入诉讼泥潭。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下称中建二局)于1995年承建裕达国贸大厦,1997年6月大厦完工,总造价为2.4612亿元。但直到1999年6月,裕达方面仅支付了8975万元。1999年5月27日,中建二局就裕达置业拖欠工程款纠纷起诉至河南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裕达置业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于2002年8月23日做出终审判决,要求裕达公司于终审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中建二局支付工程欠款、垫支的材料款等合计3129万元。

  郭文贵的开发资金主要来自土地抵押的银行贷款。在工程建设中,他还将楼层分层抵押换取贷款。他一度已经陷入债务危机,靠工行郑州分行给他发放新贷款救了一命。财新记者获悉,郭文贵曾累计以裕达国贸大厦66676.04平方米房产作为抵押,获取中国工商银行28笔贷款,合计5.88亿元,这一房产面积接近裕达国贸大厦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此外,郭文贵还进行民间借贷,其弟郭文奇就是在被债主追债中身死。

  事实上,郭文贵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也并不清楚。有一种说法是,郭文贵早期曾有6000万美元是截胡了菲律宾政府追缴的贪污高官赃款,此事一度东窗事发。"当时郭文贵跑到美国躲起来,都想把裕达大厦给卖了,还在纽约见了买家,但最后没有谈成。"一位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回忆。不过这一说法无法获得证实。

广告
news
《财新周刊》 财新实习记者 崔先康 记者 于宁 刘冉 插图|牛晨明

  华泰争夺战

  2008年,天津环渤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环渤海)的一次内部纷争,郭文贵以"捞人"的角色介入,却登堂入室,通过隐秘操作获取了天津环渤海下属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泰)的所有权,并从中套现4亿元现金,以及一系列的其他资产。在此过程中,郭文贵利用强力国家机器"借刀杀人"的场景多次出现。

  2008年初,北京银邦伟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银邦伟业)在整合公司资产过程中,发现自己持有60%股份的北京凌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凌云)已经更名为北京世纪泰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世纪泰和),而银邦伟业在北京凌云拥有的股权在这次变更中不翼而飞。

  按照股权结构,银邦伟业控股北京凌云(世纪泰和),北京凌云控股天津华泰,三者都是天津环渤海控制的公司,其中最重要的资产是天津华泰持有的"津滨发展"(000897.SZ)1.8亿股可流通A股,2006年时候的市值约5亿元。

  之所以采用这样的结构,天津环渤海董事局主席郑介甫告诉财新记者,2006年前后,天津环渤海旗下的几家公司上市之后,为规避关联交易问题,加上一些项目资金链紧张,有一些银行负债,为规避1.8亿股津滨发展股票被拿走,他特意把天津华泰拿到集团体外,由集团董事赵云安代持并担任董事长。但不幸的是,这个特意设置的股权结构网恰恰被赵云安利用。

  2009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2006年10月16日,世纪泰和董事长赵云安使用虚假银邦伟业公司公章,模仿银邦伟业原法人代表吴熙恩的签名,将银邦伟业持有的世纪泰和40%和20%股权转让给两名自然人。之后又转至其弟弟赵克安担任法人代表的北京和达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和达创新),和达创新再收购了天津华泰一些小股东手中的11%股份,和达创新透过世纪泰和及自持,合计对天津华泰控股达到73.2%,赵氏兄弟成为天津华泰最大的股东。

  实际上,此时的银邦伟业已经被郑介甫质押给了河南焦作商人谢建升。谢建升和郑介甫均告诉财新记者,当时郑介甫在购买俄罗斯"基辅号"航空母舰后,需要向对方支付1600万美元的中介费,但资金不足,故向谢建升借款1100万美元。2006年8月1日,谢建升以焦作凯莱大酒店有限公司的名义与郑介甫签订了1100万美元的借款合同。合同商定,以天津华泰的股份质押给焦作凯莱大酒店,期限为3-5年。具体操作方式,是将持有"津滨发展"股票的天津华泰放在北京凌云名下,而将控股北京凌云的银邦伟业质押给谢建升。

  谢建升告诉财新记者,之所以要这样的结构,是因为银邦伟业是个较为干净的公司,没有太多的债权和债务。在借款完成后,他就将银邦伟业等公司的印章收缴。

  2007年三季度,股市牛市出现,津滨发展每股涨到23元,天津华泰市值达到近30亿元的高峰。天津华泰多次以不同价格减持了大约7000万股的"津滨发展"的股票,共计套现10亿元左右,这些套现资金都落入了赵云安的控制之中。

  2008年6月,郑介甫向天津市公安局报案,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将赵云安抓获。此后,赵云安私下转到福建宁德的一笔2亿元的资金也被追回。

  多个消息源告诉财新记者,赵云安被抓后,其家属多处活动,并联系了盘古投资的副董事长虞晓峰。虞晓峰和赵云安是同学,曾受赵云安推荐,于2006年11月至2008年9月间担任过天津华泰的董事。

  财新记者获得了承德市公安局2011年4月-11月对郭文贵、虞晓峰、赵云安等人的数份询问笔录。其中虞晓峰和赵云安的笔录显示,2008年6月,虞晓峰将赵云安案告知郭文贵,郭文贵设法将其"捞"出。赵云安取保候审后,为表感谢,同意由郭文贵下属的政泉置业,收购赵克安旗下和达创新的所有股份,主要资产是其控股的天津华泰,股票套现加现金资产约4亿元,还有一些其他债权和固定资产;赵云安则拿走了2500万股津滨发展股票加上1000多万元资金。

  在笔录中,郭文贵称,当时赵云安给交易对价的估值是3亿元,但鉴于华泰的债权债务需要进一步调查,内部股东存在纷争,所以政泉置业暂时并不支付对价款,待公司价值、资产确定后再支付,但最多不超过3亿元。

  合伙人反目

  不过,郭文贵最终并未支付任何费用。此事件后来经历了更多的曲折,郭文贵与多年的商业伙伴曲龙反目成仇。

  据郭文贵在笔录中称,当时刚和北京保利终止合作,政泉置业处于交接过渡期,不方便接收和达创新,所以安排曲龙和郭汉桥代持,等到弄清和达创新的资产、政泉置业完成过渡的时候,两人须再将和达创新的股份转回政泉置业。此外,因债务纠纷发生诉讼,政泉置业的账户被冻结,无法直接转账。郭文贵分得的天津华泰账上4亿元现金也转至曲龙的中垠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垠公司)走账,再以政泉置业出具支付令的形式,将钱直接划拨到政泉指定的债权单位。

  这套安排中的两人,郭汉桥为郭文贵的投资顾问,而更值得注意的是曲龙,与郭文贵曾经是"不分彼此的兄弟"。

  曲龙1970年出生,黑龙江肇东人,1992年在黑龙江省交通厅驻京办事处工作,1996年下海经商。财新记者获悉,郭、曲两人相识于1998年前后,郭文贵到国外避事,其宝马汽车由侄子放在曲龙的汽车修理厂中修理,两年间欠下曲龙巨额修车款。郭文贵回国后一次性结清欠款,两人由此关系密切起来。

  2005年左右,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建设急需资金,曲龙帮助郭文贵在湖南融资1亿多元,但郭迟迟还不上欠款。曲龙被债主逼债,于2005年3月以涉嫌合同诈骗被湖南公安刑事拘留,2005年6月逮捕,后经家人多方筹措,在支付了一定款项后,于2005年9月取保候审。曲龙家属告诉财新记者,曲被抓后,郭文贵即出国躲避,待曲龙取保后才回国,并多番安慰曲龙,"许诺两人以后均分公司利润,因此合作继续了下去"。

  郭文贵在2006年6月扳倒刘志华后,自觉不方便再出面运营盘古大观等项目,便让曲龙出头帮忙操办盘古大观和政泉公司,以盘古大观为主。2008年5月,曲龙被任命为政泉置业的执行董事,代行董事长的权力,年底分红不低于500万元。

  但两人的亲密关系未能长期持续下去。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的归属,或是二人决裂的主要原因之一。郭文贵指责曲龙利用担任政泉置业执行董事的便利条件,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公司名称地址等方式,将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占为己有,并更名为源润控股;曲龙矢口否认,称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是因为郭文贵无法支付对价款而转让给他,并且要求郭文贵归还天津华泰的4亿元现金。

  不过,直至2009年12月,曲龙的中垠公司还曾出面,帮助郭文贵购买石家庄商业银行所持有的6.81%民族证券股份。据此可推知两人决裂当在此后的2010年。这一年,曲龙向国家安全部纪委、中央纪委实名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并接受了媒体采访。

  2011年3月31日,曲龙驾驶的轿车在北京东四环的颂江南大酒楼窑洼湖店院内遭多车围堵,曲龙被砸开车窗后带走。据曲龙家属介绍,经警方和其调查,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以及郭文贵手下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以"涉嫌非法持枪"将曲龙带至承德市公安局。

  此时间节点,正是在曲龙举报郭文贵侵吞民族证券国有资产之后不久。曲龙被带走的第二天,2011年4月1日,郭文贵顺利办理了民族证券控股权的受让手续。

  2011年5月6日,以涉嫌"非法持枪"被抓的曲龙被以涉嫌"职务侵占"批捕。2012年,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和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二审以职务侵占8.55亿元,判处曲龙15年有期徒刑。

news
《财新周刊》 财新实习记者 崔先康 记者 于宁 刘冉 插图|牛晨明

  逼退各路对手

  在郭文贵与曲龙反目之际,发现抵押物不翼而飞的谢建升走上了漫漫维权路。2009年,谢建升在得知天津华泰被转给郭文贵的消息后,前往澳大利亚找到了郑介甫,郑介甫将原来质押的银邦伟业转给谢建升。

  谢建升告诉财新记者,他回国后查看原本属于银邦伟业的天津华泰相关账目,发现公司已被掏空。

  谢建升曾先后找到郑介甫、赵云安、郭文贵和曲龙等人讨要,但谈判无果,甚至爆发冲突。2012年8月,谢建升以合同诈骗向焦作市公安局报案,并获得公安部对案件办理的批示。焦作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赵云安被抓捕归案,郑介甫遭监视居住,郭文贵则第三次逃往海外。

  但事后看,这只是郭文贵的避其锋芒之策。他与马建建立的联盟已经围猎了越来越多的权力,以至于郭文贵可以身在国外,遥控指挥对敌人的剿杀。

  在赵云安供认不讳、犯罪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赵云安仍被取保候审。谢建升向财新记者讲述了他的调查所知:时任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指派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到焦作,以赵云安是国家特勤人员的理由,希望取保候审,但遭到焦作市公安局的拒绝,后又通过河南省检察院批示赵云安不予批捕,赵云安得以缴纳保证金释放。2012年7月,焦作市公安局再次接到国安部发函,称赵云安是国家特勤人员,责令焦作市公安局撤案。

  此后,谢建升多次上访,并在2014年3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河南时,将此案向巡视组反映。谢建升告诉财新记者,案件在2014年6月重新启动。赵云安被再次抓获时,正在河北保定服刑的曲龙也通过司法途径押解至河南。但河北省监狱管理局有高层赶到焦作,以曲龙在监狱中被发现涉及其他案件为由,要求将其调回河北。遭拒后,河北方面再赴焦作,以国家安全部和河北政法委联合办案为名要人。2014年9月12日,曲龙被押解回河北。

  而后,事件发生戏剧性逆转。9月30日,负责谢建升案的专案组组长、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涉嫌受贿遭到调查,谢建升也因涉嫌行贿王绍政遭到通缉,不得不逃往海外。

  财新记者在焦作采访期间,曾就谢建升一案询问焦作市公安局,该局宣传科科长以先了解情况为由拒绝了财新记者的采访;之后财新记者多次拨打相关科室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天津华泰相关利益人也遭遇到各自不同的命运。郑介甫以涉嫌职务侵占的罪名被郑州市公安局通缉,通缉解除后又被焦作市公安局通缉;天津环渤海董事局副主席李明炯被承德警方以"私藏危险爆炸物"带至承德,后以"涉嫌职务侵占"被监视居住。目前郑介甫、谢建升分别避居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赵云安、曲龙入狱。郭文贵逼退了各路对手。

  拿下民族证券

  在开发房地产之外,郭文贵还将目光放至现金流更为充裕的金融机构。

  2009年12月,政泉置业以2.91亿元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6.81%的股份,交易的市净率为2.75倍。

  当时石家庄商业银行为民族证券第四大股东,2009年12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让上述股权。但具有优先受让权的首都机场、东方集团等其他股东均未参与摘牌。2010年6月13日,中国证监会批复了这一交易,政泉置业方浮出水面。

  由于政泉置业陷入财务危机,并涉及多起诉讼,收购民族证券的前期工作以曲龙控制的中垠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洽谈。郭文贵以此为跳板,一年后,又取得了民族证券大股东首都机场集团持有的61.25%股份。

  2008年4月出台的《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要求"一参一控"原则,即一家机构或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多家机构,参股证券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两家,其中控股的数量不得超过一家。简言之,一家机构最多只能控股一家证券公司外加参股一家证券公司,并要求在2010年12月31日前达标。

  此时民族证券的第一大股东首都机场还控制有金元证券。2010年春节前后,在首都机场集团董事长张志忠提出的以金元证券为主、吸收合并民族证券的整改方案被拒绝后,张志忠辞去相关职务,后被刑拘。2010年12月,首都机场宣布转让61.25%的民族证券国有股权。2011年1月13日,这笔股权于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为16亿元。

  这一价格被认为是"白菜价"。挂牌通告显示,评估基准日为2010年6月30日,民族证券净资产账面价值17.81亿元,评估值为25.04亿元。当时即有媒体指出,未上市券商股权转让市场中,普遍的转让价为市净率的2-3倍。如果按一年前政泉置业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手中民族证券股权时的2.75倍市净率计算,首都机场手中的民族证券股权至少应该值30亿元以上。

  但是,首都机场对竞买者设下高门槛,即由三家以上国有独资企业(非金融机构)组成联合受让体,每家企业实收资本不低于500亿元,2009年末净资产不低于2000亿元。这基本是一个无法满足的条件。

  民族证券挂牌期满,无人摘牌。具有优先受让权的五家股东中,只有郭文贵的政泉置业提交了受让申请。经过证监会批准,政泉置业一跃成为民族证券第一大股东,合计持股68.07%。后郭文贵通过增资,将股比提升至84.41%。

  然而,在郭文贵逐步入手民族证券的过程中,被已成水火的昔日兄弟曲龙举报。曲龙称,自己控制的中垠投资有限公司是北交所十大优秀会员之一,在向北交所汇报情况后,北交所推迟了郭文贵取得首都机场所持股份的进度。

  后来,身陷囹圄的曲龙曾再度写出举报信称,"2009年至2011年,郭文贵伙同国家安全部等部门个别工作人员,以国家安全工作需要为名,多次开具安全部公函,要求民航总局、首都机场集团将首都机场股份公司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低价转让给政泉置业。而在收购过程中,为避免正常收购竞争和溢价,郭文贵以同样手段,借助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力量,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由河北政法委协调河北银监局,将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以协议形式低价收归政泉置业。之后,郭文贵还伙同安全部等部门工作人员,向北京国资委、北京产权交易所出具安全部公函,马建以安全部名义亲自出面协调,要求北交所设置排他性条件,使得政泉公司成为惟一受让人⋯⋯郭文贵与少数国家权力机关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致使优良的数十亿国有资产流失。"

  曲龙在这一举报信中还表示,他向安全部纪委等相关部门实名举报之后,"郭文贵却在第一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这一不合常规的情况,令我极端震惊。"

  一位熟悉民族证券的业内人士也向财新记者证实,在首都机场股权转让以及后续增资中,确实有安全部官员上门找到民族证券的主要股东,"他们态度很好,出示了身份和介绍信,称郭文贵的公司是他们的合作伙伴,希望关照,价格低一些,以后不会亏待你们这些股东。"

news
《财新周刊》 财新实习记者 崔先康 记者 于宁 刘冉 插图|牛晨明

  致命的合并

  郭文贵前后出资18.91亿元,控制了民族证券八成多的股份。但民族证券仍属业内小券商,现金流有限。政泉的债务危机始终没有真正得到舒缓,尽管曾开出了高达约25%的投资回报率,并提供地产项目的抵押,却少有金融机构敢与之合作。

  2013年春,急需盘活资产的郭文贵与同由河南起家的李友决定,开展另一单更为重大的资本运作:将民族证券与李友执掌的北大方正旗下上市公司方正证券(601901.SH)合并。

  2014年7月21日,合并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8月初合并正式完成,合并后的方正证券第一大股东北大方正只有30%的股权,第二大股东政泉控股占股21.86%,以2014年12月方正证券的股价估计,郭文贵的持股市值达到200亿元。

  李友上世纪90年代曾经在河南省审计部门工作,彼时即与在河南做地产项目并屡屡拖欠银行贷款的郭文贵相识,并曾替郭介绍过工行的关系,也因此觉得自己与"只会盖房子的郭老七"不乏交情。两人几乎同时到北京发展,李友完成了从资本高手到成功企业家的蜕变,郭文贵则因刘志华等案,在商界人人敬而远之,惯以特殊身份与背景恐吓对手或利益相争的合作伙伴 ,动辄翻脸,动用"手段"达到目的。精明的李友选择与郭文贵合作,原本就是各有所图,同床异梦,详情则需等李友、马建案情公布才能捋清。

  一位与郭文贵有生意交集的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在重组民族证券过程中,郭文贵与李友一度好得蜜里调油,郭文贵将马建介绍给李友,三个人常常聚会。2013年5月,郭文贵无钱增资民族证券,通过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东亚信托融资,绝大部分资金用于增资,抵押物是郭文贵政泉控股的地产项目及民族证券股权。2013年10月,方正东亚信托向上海银行北京分行转让了这笔49亿元、利率13%、为期两年的债权。

  此外,政泉控股还在平安信托、中诚信托各有25亿元的债务,而信托公司背后又是一些商业银行。根据方正集团向北大校方汇报的情况,政泉控股在方正的债务是80亿元,实际抵押给方正集团的资产加股票约250亿元。

  两家证券公司在法律上合并完成后,政泉控股即提出要在方正证券董事会中占据5席,并要求六大部门中的三个总经理职位,方正方面一口回绝:"四个董事席位可以给你,经营权就别想了。"遭到回绝的政泉控股此时意识到,自己所有的股票和资产基本都被抵押给了方正,还失去了对昔日钱袋子民族证券的控制权,郭文贵翻脸,对李友说:"这是你下套让我钻。"

  此后双方决裂,开始陷入由暗到明的口水仗乃至公开举报,政泉方面曾提出用过桥资金解除抵押,以盘活被质押的部分股票和资产,但方正集团不配合。对于郭文贵和李友的合作,一位知情人的评价是:"刺猬和刺猬怎么可能交朋友?"早在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重组前,有熟悉郭文贵的人士断言,郭文贵肯定会把李友赶走并控制公司,"李友根本不是郭文贵的对手"。

  但李友并未束手就擒。一位接近北大方正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从2014年12月19日凌晨逃离北大博雅酒店,到今年1月4日被带走期间,李友曾给有关部门写信,举报郭文贵和马建。"李友把钱直接打到马建家人的账户上,证据确凿。马建被查之后,他家人也有被带走的。"

  2015年1月16日,官方通报了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被调查的消息。消息人士称,马建最迟在1月7日就被带走。

  财新记者获悉,继马建之后,其弟弟马龙、前任秘书亦被调查,马龙在一家金融投资机构当副总。马建已被查出有6套别墅,6名情妇和两个私生子,其中两名情妇亦为安全系统官员。在马建落马前后,安全部还有至少两名局级干部被带走。据称,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马建亲自掌握的一个处,居然拥有国内经济犯罪大案要案的办案及动用技术手段授权。在郭文贵、马建的内外交攻下,安全力量被窃用为官商勾结的利器。该处有多名干部遭到调查。

  魔鬼盟约

  郭文贵所围猎的官员中,包括一些"与安全部门有关系"的特殊人员,这增加了他本人的神秘性,也为其商业活动提供极大便利。

  有举报称,郭文贵长期以来依靠他控制的河南裕达国贸酒店、北京盘古七星酒店接触领导官员,利用酒店内的高档娱乐设施、奢侈品和色情从业者进行拉拢腐蚀,并用隐秘的音像设备摄录领导干部的不光彩一面,以此要挟。

  郭文贵喜欢四合院,经常向朋友炫耀自己位于北京后海银锭桥附近的四合院,装修豪华,石材专门从意大利进口。一份评估资料显示,这套3000平方米的四合院2010年时的评估价值为7亿元。院子平时戒备森严,有20多个保镖,出入车辆都是防弹车。郭文贵在此招待高层级的显贵。

  很多人还被他请去参观盘古大观顶层的空中四合院。盘古大观公寓、酒店和商业三座楼的顶部,都加建了两层坡屋顶复合式四合院,共12组。

  北京市规划委2010年2月22日公布的信息显示,这些四合院是未经规划许可而擅自修建的违章建筑,共增加违法建筑面积11297.62平方米,但经事后"运作",也未让拆除。坊间传言,多位与郭文贵熟悉的领导、商人在盘古大观拥有可鸟瞰奥运村的空中四合院。据悉,某官员的女婿、一位投资界的知名人士就买了一套四合院,但抱怨不能过户。

  多位接近郭文贵的知情者告诉财新记者,郭文贵总是笑脸迎人,但城府太深,乍见之下往往给人留下友善的好印象,下手却十分老辣无情。

  "圆脸、大耳朵,很有佛相,也经常对人说自己信佛,还说会气功。"一位与郭文贵有过商业合作的"老江湖"称,"但他说的话不可信,连自己的出生地都能编出不同的地方来。"

  "老江湖"的说法还包括:郭文贵经常给人偷录,所以也防范别人偷录自己;很少离开自己的盘古七星酒店和四合院,即便参加公开活动,也提前通知不允许拍照,加之搞定了一些互联网公司的大佬,很长一段时间,网上极少能搜索到他的信息,更难找到他的照片。

  郭文贵不是不知道"魔鬼盟约"的险恶。在2006年"初尝禁果"反败为胜后,一位记者曾经采访过郭文贵,郭文贵称,自己去中纪委,兜里随时揣着准备自杀的毒药。当时他曾慨叹:"做记者还可以凭良心,商人就像坐台小姐。永远不要经商。"

  但他自己已经走得越来越远。

  如果从河南裕达国贸大厦算起,郭文贵在20年间构建了数百亿元的庞大资产,虽然这些资产缺乏流动性和足够的现金收益。他在2014年的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榜中以155亿元的个人资产,从2013年的第323名(58亿元身家)飙升至第74位。

  目前,郭文贵已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音信。这会是他最后一次流亡吗?■



Z88

【飲食籽】拉麵店人龍不再 轉型日式燒魚求生 | 2017-06-09 | | 蘋果日報

【飲食籽】拉麵店人龍不再 轉型日式燒魚求生 | 2017-06-09 | | 蘋果日報

【飲食籽】拉麵店人龍不再 轉型日式燒魚求生

【飲食籽:識飲惜食】
銅鑼灣的「豚燻拉麵」5月時突然宣佈結業,店舖去年剛開業時,憑住一道煙熏叉燒,成功吸引不少人排隊試食,口碑不錯,卻結業收場,令不少捧場客都感到疑惑,尤其在它宣佈結業不久後,竟然旋即在原址開了一間日式燒魚店,背後有甚麼原因實在只有老闆才能解答。


餐廳每日都會訂購從日本空運到港的魚類,再放進魚盒內冷藏保存。

「不少拉麵店初頭都會有很多人去試,甚至排長龍,但最後很快結業。」燒魚店「坂奈御膳」負責人王頌聲(Johnson)嘆了一口氣說。確實,在香港做拉麵店是有這樣一個情況,就是食客太多選擇了,「我們做的煙熏叉燒初時很成功,客人也排長龍,但在銅鑼灣競爭太大了。」銅鑼灣究竟有多少間拉麵店?我想這也不用多說,最近剛開業的米芝蓮一星日本拉麵店「Tsuta蔦」、米芝蓮推介的「拉麵Jo 」,還有「別天神」、「富山麵家」等人氣拉麵店,想要在銅鑼灣一眾拉麵店中突圍而出,真的有點難度,更何況餐廳隔幾個舖位就是「一蘭拉麵」,「很多不同的過江龍,不同類型、不同特色,就算客人喜歡吃你的拉麵,也未必一個月來兩三次,可能今次試這間,下次又去另一間。」 Johnson搖搖頭,向我道出了殘酷真相。
眼見生意插水,Johnson忍痛將拉麵店結業,再重新開了一間完全不同風格的日式燒魚店,他對日本海鮮比較熟悉,現在燒魚店旁邊的「豊勝手丼」,都是Johnson其中一間餐廳,所以做燒魚店,勉強也可以說是做回老本行。不過餐廳以前做拉麵,客人進來後柯打碗麵,很快就上枱有得吃,現在做燒魚店,起碼要15分鐘才燒好一條魚,客路和時間成本都跟以前相差很遠。「有時有些舊客來想吃拉麵,進店後發現不是吃拉麵的,我們便推介他們吃燒魚,他們會說:『這不合我口味啊!』然後就掉頭走,雖然有點失望,但我們仍會繼續努力做好本份。」 Johnson說。


唐揚池魚仔 $38

池魚仔生炸後脆卜卜,稍嫌味道淡身,但仍是不錯的佐酒小吃。


吞拿魚拌山芋蓉 $48

吞拿魚以山葵漬好後,拌上三文魚籽及山芋蓉同吃,口感嫩滑鮮甜。

坂奈御膳
銅鑼灣謝斐道468號百達中心地下E號舖

記者:黃子卓
攝影:劉永發
編輯:馮秀珍
美術:利英豪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