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透心寒 - 李純恩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透心寒 - 李純恩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透心寒 - 李純恩

河南駐馬店市一條馬路的斑馬綫前,車來車往。一個女人站在綫上,等待車少時過馬路,然後她就被一輛的士撞倒。的士不顧而去,女人倒在斑馬綫上,想掙扎坐起來,但掙了兩掙就動不了了。這時有許多人過馬路,對身邊被車撞倒的女視若無睹,好像什麼都看不到。一分鐘後,一輛吉普車經過,從那個女人身上輾了過去。
這一段網上視頻據說令許多網民憤怒,指責那些見死不救的過馬路者。但看過之後,你只會對現今中國人的冷漠感到一股透心的寒冷。這種冷漠產生自絕對的自私,只要汽車沒有撞到自己,別人的死活跟自己沒有關係,哪怕是親眼看見這一場車禍,那個被撞的女人就倒在自己腳邊,也沒有一個人肯彎腰關心一下。從視頻而見,過馬路的各種年齡的男女,有人拎着購物袋,有人推着單車,他們以十分正常的步伐過馬路,沒有人為那個躺在腳邊的女人停下或者放慢腳步,似乎腳邊躺着的不是一個被車撞傷的人,而是一團不知從哪裏掉下來的垃圾。我想,若是一筐從車上掉下來的水果,情況或許會不一樣。
看到這些人,你只會感到絕望。這種在世界其他地方看不到的「奇景」,活生生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出現。事情發生之後,竟還有不少人「很客觀地」去評論這記交通事故應該由哪一輛汽車負責,還有討論為什麼在那裏不裝紅綠燈。從一百年前麻木地看人殺頭,到今天行人麻木地經過一個被車撞倒的女人身邊,中國人總是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問題。



Z88

《神奇女俠》觀後記 - 馮睎乾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神奇女俠》觀後記 - 馮睎乾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神奇女俠》觀後記 - 馮睎乾

對美國超級英雄片興趣不大,近年較喜歡的,就只有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系列。因為要給港台早晨節目「潮傾天下」供稿,昨天也湊熱鬧看了《神奇女俠》,比預期中好。小時只看過超人和蝙蝠俠,神奇女俠儘管袒胸露臂,但不知什麼原因,總提不起興趣(芳鄰邁克先生請勿想入非非),除了名字,對她實在一無所知。今回看電影,才發現原來處處是古希臘文化,令我驚喜不已。
神奇女俠是宙斯女兒,由戰鬥民族亞馬遜人撫育,這亞馬遜民族全是女性,古希臘史家早已筆之於書,並非向壁虛構。漫畫世界的神奇女俠在Themiscyra(中譯:天堂島)長大,而根據古希臘典籍,如托名阿波羅多洛斯(Apollodoros)所作的《書庫》(Bibliotheke),亞馬遜人也確實居於Themiscyra,它靠近Thermodon河,即今天土耳其北的泰爾梅河。當然,古書對亞馬遜人的所在地,意見紛紜,如斯特拉波(Strabon)《地理學》(Geographika)則轉述另外兩個說法:一是在阿爾巴尼亞山上,一是在高加索山脈北面山腳,與加加爾民族(Gargareis)為鄰。上述諸說似乎以「高加索山脈」最可信,因為2012年有考古學家在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的邊界,發掘出公元前數百年的女戰士墳墓,懷疑就是傳說的亞馬遜人。
《神奇女俠》電影有一幕,Diana和Steve孤男寡女共處一船,相識不久,Diana已讓Steve跟她一起睡,對性沒什麼禁忌,而據斯特拉波所說,亞馬遜女人也確實如此:每年春天,她們有兩個月留在山上,跟素未謀面的加加爾男人交配,形式是隨機交歡,「朦朦朧朧,在黑暗中」(aphanos te kai en skotei),目的只為播種,亞馬遜女人一懷孕,加加爾男人就會送走她們。生下的若是女,亞馬遜人就留着;若是男,即送到加加爾族,由其中一個男人當作親生子撫養。
神奇女俠不但武功高,也是語言天才,電影中能說多國語言,懂得用古希臘文背誦蘇格拉底(儘管現實中蘇格拉底沒有著作),又能破譯用蘇美爾文寫的筆記,而亞馬遜人的語言天賦,在史書中也的確有跡可尋。希羅多德(Herodotos)《歷史》(Historiai)記載的亞馬遜人,沒跟加加爾男人生兒育女,而是搭上斯基泰人(Skuthai),希羅多德這樣描述他們:「女人的語言,男人學不懂,但男人說的,女人明白。」可見亞馬遜女人確有語言天才。
亞馬遜人最後去了哪裏呢?有一條資料較少人引述,見於中世紀歷史著作《漢堡大主教史》(Gesta Hammaburgensis ecclesiae pontificum)。書中第四卷提及波羅的海岸有「女兒國」(Terra feminarum),正是亞馬遜民族,她們跟路過的商人、俘虜甚至怪物性交,生出來的孩子,女的美艷絕倫,男則是狗頭人(Cynocephali),不會說人話,只懂吠。有理由懷疑,狗頭族早移居香港,還當上高官和議員。



Z88

仔唔係咁教㗎 - 林夕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仔唔係咁教㗎 - 林夕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仔唔係咁教㗎 - 林夕

立法會議員豈止不是行政機關的僕人、秘書、打手,更不可能是內應、間諜,周浩鼎私通梁振英事件,任何稍明事理、略具常識、懂得一點點是非對錯的普通人,都會覺得此事不普通,在立法會內被行禮如儀地彈劾一下,沒有惹上官非,已非常人待遇。
即使彈劾通過,在強大勢力支持下,不知哪來的選民,出自何種心態,一樣行禮如儀地貢獻大量選票,所以,若我是民建聯主席,又真能作主的話,不如就順勢彈他一下,反而贏得正常人的讚賞也未可料。
可惜禮義廉即是禮義廉,思維不是正常人所能理解的,向來講話隔過渣的李慧琼,罕有長篇大論在議事廳內教仔,順便教壞細路。
慈母琼教誨浩鼎曰:「你係太梁粉,冇向梁振英Say No,冇指出修訂內容來自梁振英。」言下之意,按梁先生的藥方抓藥,又在議會中指出這都是梁先生的意思,我鼎鼎都沒意見,這就沒事了?
慈母琼又訓示浩鼎曰:「周浩鼎做法確實予人非常唔好嘅觀感」,同黨如蔣麗芸之流也以「觀感不佳」做包裝,可見觀感真好用,猶如街坊主觀感覺,「咁做好似唔係咁好睇」,做得不夠漂亮而已。這分明是做人的品德有問題,做議員的操守出了嚴重問題。
慈母琼所謂「做得唔好就要認」,從頭到尾沒人清楚界定,是做內應做得不夠小心,抑或做議員反串間諜工作是做錯了。禮義廉雖然只缺個恥字,但再無恥,也不可能承認是出貓功夫未到家,那麼,只能是做議員做到不知自愛,反而自閹成梁粉。
於是,慈母琼又責之深愛之切鼓勵浩鼎:「你作為議會新丁,經驗不足,做得唔好就要認,邊度跌倒邊度起身,唔好因此氣餒,唔好中想你死嘅人嘅詭計。」所謂慈母多敗兒,仔唔係咁教㗎。新丁鼎要新到幾時才知道議員天職?什麼叫「中想你死嘅人嘅詭計」?要彈劾這樣奸狡不夠奸、做本分沒有料的失職失德議員,需要動用「詭計」?對手泛民派可能想他死,我們普通人與他無冤無仇,若他只是普通市民,他生死與我們何干?把一件涉嫌違法的事件,瞎扯到政治鬥爭,激死了萬千無辜市民,也輪不到新丁鼎死。
放心,太有堅持太有心的人,一般都比無心無恥無下限的人早死,更何況一雞死一雞鳴,新丁鼎若真頂不住,還有無數周好頂周頂好排隊當選的。



Z88

邱吉爾和戴卓爾不在了 - 陶傑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邱吉爾和戴卓爾不在了 - 陶傑 | 2017-06-11 | | 蘋果日報

邱吉爾和戴卓爾不在了 - 陶傑

英國大選,內閣總理大臣文翠珊氏不幸失算,由當初的一黨執政,變成混一色的聯合政府,須聯同北愛爾蘭民主黨,組成多數政府。
文翠珊想效法戴卓爾夫人,八十年代兩度全殲左翼工黨。當年戴夫人氣勢甚殷,而英國的選民處於「前全球化」(Pre-Globalization)和「前網絡」(Pre-Internet)時代,仍然有高度的理性和長遠的眼光──其為鐵達尼號沉沒時不苟且偷生的謙讓而高雅的白人時代,承傳了二百年的歷史厚度,今日則舉國罹染了「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的病毒,兼下一代不讀歷史,沒有七十年代的記憶,誤以工黨的馬克思主義者郝爾彬為「印鈔票、加稅、國有化」而可以達致「均富」的救世主,而不知道這套破爛貨,在戴卓爾夫人的功業之下,已經埋葬在二十世紀文明世界的垃圾堆填區。
文翠珊並非第一流的政治家,但郝爾彬卻是一名擅於偽裝的反動份子。適伊斯蘭國的恐襲,女首相反應軟弱──既然國家情報機構已經擁有三千名伊斯蘭極端份子的動向資料,若今日戴卓爾夫人在生,早已在國會通過緊急法例,將三千名嫌疑人物一舉逮捕。由於是戰爭,只捕三千仍不夠,嫌疑人之伊斯蘭家庭也應該一舉軟禁,隔離另囚,以保國家生存。
一九六七年,香港爆發紅色恐怖暴動,殖民地政府通過緊急法例,港督戴麟趾與輔政司祈濟時以鐵腕鎮壓,寧枉毋縱,好似針對癌細胞的手術切割,繼而化療將一大批嫌疑份子投獄。其時的英國海外殖民官,擁有管治非洲的經驗,其果斷的手腕和睿智的遠見,人家也牛津畢業,但有帝國的氣派,其政治智慧高於文翠珊,以英國政府今日之無能,益證「知識份子精英治國」之衰廢。
中國治理「新疆」,亦以法家的精神鐵腕。西方知識份子不是覺得中國很好嗎?為何英法德等國領袖不向習近平先生學習,這一點,中國經驗是應該輸出的。
文翠珊小勝,郝爾彬卻在微笑。我看到今日的英國,有如中華民國在一九四八年。



Z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