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痛心 劉曉波病情惡化
醫生籲家屬24小時守候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痛心 劉曉波病情惡化<br/>醫生籲家屬24小時守候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痛心 劉曉波病情惡化 醫生籲家屬24小時守候

【本報訊】患末期肝癌正在瀋陽醫院治療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況急轉直下,他的親友昨透露劉因肝功能轉差承受不了治療,醫生要求家屬24小時守候,北京官媒昨也罕有用英文報道了劉的病況惡化。而今將於德國出席G20峯會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料面臨各界質問,歐盟議會昨通過議案,要求中國政府立刻釋放劉曉波夫婦,讓他們自由選擇地點就醫。
記者:楊倩


昨再有劉曉波的近照曝光,瘦弱的他摟着妻子劉霞,兩人相視而笑,卻感覺淒楚。互聯網

「我們可能就要失去曉波了!」劉曉波朋友、廣州作家野渡昨午向《蘋果》記者透露,醫生已要求劉曉波的家屬24小時待命:「還沒發病危通知,但就是那個意思了。」據悉醫生周一曾為劉抽走1,000毫升腹部積水,情況稍為好轉;但到星期三劉的情況急轉直下,由解放軍八一醫院副院長、全軍腫瘤中心主任秦叔逵,以及北京協和醫院肝膽外科主任醫師毛一雷率領的專家組,再次到瀋陽為劉會診。會診後醫生認為劉的病情發展太快,肝功能變差,所以決定暫停所有中、西藥物治療。
《環球時報》英文版昨午指劉曉波腹部積水漸趨嚴重,全國專家組遂再到瀋陽會診,根據病情變化調整了治療方案,協助治療劉的腹部腫脹惡化,醫療團隊組長毛一雷已向家屬告知病情,家屬表示理解。昨日下午,劉留醫的瀋陽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網站再度發出「劉曉波病情通報」,稱其肝功能惡化,膽紅素水平逐漸增高,左側下肢小腿肌間靜脈可疑血栓形成,該院正按全國專家組會診意見治療。
醫院昨晚又傳上一份劉霞弟弟劉暉的手寫聲明,稱劉曉波因病情嚴重,腫瘤進展快,專家會診後調整用藥,非停止用藥;又譴責造謠者,對醫院和專家造成損害道歉,並感謝醫務人員。劉暉日前也被官方安排出鏡代表家人向醫院致謝。遭當局以詐騙罪判刑11年的劉暉目前處於保釋階段,被視為當局的「人質」。
與此同時,昨再有劉曉波的近照曝光,十分瘦弱的他摟着妻子劉霞肩膀站立,兩人側身相擁,相視而笑,卻感覺淒楚。雖說劉已獲「保外就醫」,卻依然處於隔離狀態,唯一分別是有愛妻在旁。

人權組織轟中共殘酷不減

「中共根本沒有給劉曉波最好的藥物和最佳的治療,這種藥物和治療名叫『自由』 」。北京人權人士胡佳昨批評官僚系統耽誤劉的治療,特意從北京調專家去瀋陽費時失事,根本無法及時應對劉的病情變化:「不但不准出國,據我所知曉波夫婦曾提出回北京治療也不批准,一直在拖,從6月7日入院,一個月來有多少可供轉運去德國或美國的機會,卻非把曉波拖向死亡不可!」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本月5日發佈新聞稿,呼籲參加G20峯會的世界領袖們向習近平施壓,立即釋放身患重病、被隔離在醫院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組織歐洲負責人稱,「即便劉曉波罹患末期肝癌,中國對他的殘酷、非人道對待絲毫不減。G20峯會是個關鍵時刻,世上最富裕的國家應展示他們不會對成員國的任意殘暴坐視不理」。



Z88

「驅魔人」終場篇 - 陶傑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驅魔人」終場篇 - 陶傑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驅魔人」終場篇 - 陶傑

林鄭月娥做了幾天特首,宣布一連串撥亂反正的復辟:到立法會,站在主席之側,而不是之前;將開放公民廣場、撥轉梁特的強積金對沖政策、向教育撥款五十億。
公眾覺得如一陣和風,有雨散天青之感。
一九七三年的恐怖片「驅魔人」的結局:神父為魔鬼纏身的小女孩驅魔,大床搖晃、大燈閃動、窗外暴雨、小女孩雖綁在牀上,但嘔吐綠色的穢物、兩眼翻白、喉嚨發出粗言穢語惡罵的男人聲音。神父喝令魔鬼離體,附身自己,然後自己的五官變形,跳窗自殺,與惡魔同歸於盡。
最後小孩回復正常,頭髮雖仍有些亂,面色依舊蒼白,但總算回到父母身邊,拿着她的玩具娃娃,父母護送着一起上汽車。
林鄭上台三數日,令我想起此一名片最後一景。
此場十分普通,不過是一個美國中產家庭父母和他們的女兒一齊上汽車外遊。這場如果獨立存在,根本不是戲,但由於前面發生了這許多驚心動魄的恐怖事件,最後高潮解決,雨過天青,相對之下,這平平無奇的家庭一幕,就無端端充滿張力。
一九七六年,毛澤東死了,繼而發生政變,四人幫垮台,上天安門廣場主持群眾大會的,是新領袖華國鋒。
其時北京市民敲鑼打鼓,歡呼得到「第二次解放」。那一天北京天安門城樓上,站着的那個新領袖,剃個小平頭,形貌平庸,發表講話,還要用手指頭沾點口水,逐頁翻紙。但舉國都真誠歡呼,華國鋒是英明領袖,華國鋒就是全國人民的大救星。
為什麼呢?因為比起不久之前的張春橋、王洪文、康生、江青這群張牙舞爪的鬼物,華國鋒同志實在太像個人了。久旱逢甘露,仙人掌上雨初晴,當你經歷過一夜的惡鬼附身,折騰完畢,惡夢過後,你已經不求一覺醒來中六合彩,只要摸摸臉頰,發現一條命還在,呼吸正常,就覺得要叩謝神恩了。
華國鋒就是這樣過了足足三年的英明領袖神仙癮。看過「驅魔人」這齣戲,就知道人生苦難方酣,驟然脫苦海的大解脫、大呼吸、大快樂。林鄭月娥是天主教徒,對於這個神學問題,當有比一般香港人更深切的體會了。



Z88

無性別的人 - 高慧然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無性別的人 - 高慧然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無性別的人 - 高慧然

加拿大BC省一個嬰孩獲發一張特殊的健康卡,性別一欄為「U」,意即「undetermined」、「unspecified」,性別待定。健康卡由政府機構發出,該嬰孩亦是全球首宗獲發無性別健康卡的人。嬰孩家長更提出要求,希望政府頒發的一切官方文件包括出生證明文件上,姓名一欄都可以留白。
孩子家長本身是變性人,認為一個人的性別不應該由醫生看了性器官之後去決定,而應該由每個人在確立了自我意識之後去決定。若由醫生告知性別,那麼,嬰孩在成長過程中會受制於性別而作出相應的行為,導致成長的壓力。
上述理由並非毫無道理,至少,對小眾人來說,那的確是他們在現實生活中面對的實際壓力。加拿大政府發出無性別健康卡給一個嬰孩,證明它在努力令小眾人的利益不被忽略。
做法無可厚非,但現實問題卻不容易解決。比如一個性器官為男性的人,他自己決定視自己的性別為女性,那麼,他會去女廁方便、去女更衣室脫衣沐浴;如果去浸溫泉,他當然會選擇女湯,因為他心中確實認為自己是女性,而他的健康卡也給了他為自己的性別作決定的權力。當一個性器官為男性的人,作出以上行為,勢必引起法律紛爭。不知道加拿大政府在發出無性別健康卡時,有沒有相應措施處理法律紛爭呢?



Z88

那是什麼車輛? - 古德明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那是什麼車輛? - 古德明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那是什麼車輛? - 古德明

六月二十六日,香港《明報》一條新聞標題說:「中國自主研發,新動車復興號今首發。」那「動車」無疑是中共詞語,下流氣息襲人。
巴士、電車、的士、貨車等,無一不是會「動」的「車」,然則「動車」應是「車輛」的同義詞,但這猜想當然不對。現代漢語專家說,動車即「自帶動力的車廂,區別於拖車」。換言之,「動車」即中文說的「火車頭」,英文說的locomotive。由於locomotive的motive有「動」這個意思,於是現代漢語就以「動車」取代「火車頭」,唯英文馬首是瞻。
而和「動車」一樣詞不達意的,是「自行車」。「自行車」應是說車輛會自動行走,只須司機控制得宜。誰會想到,「自行」其實是指乘車者自己用腳去踏。有好好的「腳踏車」不說,而說「自行車」,是棄瑜取瑕。當然,腳踏車可以二輪,可以三輪,但三輪腳踏車幾乎已遭淘汰,一般不會誤會。
現代漢語還有「公車」、「計程車」兩個惡詞。「公車」應是「公共車輛」的縮畧,包括火車、的士等。單看字面,誰會想到「公車」等於「巴士」?而巴士往往計程收費,為什麼「計程車」專指「的士」?其實bus、taxi都是西方傳來的,音譯為「巴士」、「的士」就最準確,何必偏要意譯,卻譯不出本意。
過去百多年,中國不是戰亂頻仍,就是胸無點墨者執政,於是致意於文字者越來越少,亂造惡詞者則越來越多。中文也就由天下最優美的一種文字,迅速淪落為天下最下流的一種。



Z88

一臉涎笑 - 李純恩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一臉涎笑 - 李純恩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一臉涎笑 - 李純恩

人都會笑,但笑因不同,企圖有別,笑出來的樣子也就大有分別。笑分多種,有大笑、微笑、狂笑、輕笑、暗笑、冷笑、苦笑、歡笑、乾笑、媚笑、窘笑、陰笑……涎笑。
涎笑近似媚笑,但比媚笑更得人驚,因為掛着口水。一個掛着口水涎笑的人,心術必不正,樣子必難看,難看就難看在一臉馬屁相還流着口水。
涎笑是心中有所求的必然表現,跟拍馬屁一樣,涎笑就是涎着臉拍馬屁。拍馬屁者必有所圖,所以一見涎笑者就要提高警惕。中國古時候有「野狐涎」一說,說人們將肉盛於小口罐內,置於野外,野外的狐狸走來想吃肉,無奈罐太小吃不到,垂涎卻收不住,都滴到肉上去了。人們就把這些滴了野狐涎的肉曬乾後磨成粉,混於食物中,吃的人會產生幻覺,易於迷惑,故有「野狐涎笑口,蜜蜂尾甜頭」之說。可見若對涎笑者不警覺,轉頭就着了道兒。
習主席七一訪港,689不識禮數被趕下飛機之後,就一直像影子一樣粘在習大大身邊,不管大大說啥做啥,在旁邊他都一臉涎笑,笑得五官臉皮,鬆都鬆不下來。英明如習大大,必心中發毛,警覺頓生:人怎麼可以這樣笑法?對這廝要當心了!



Z88

【西遊記】香港警察真的是警察?不是喪屍嗎? - 方俊傑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西遊記】香港警察真的是警察?不是喪屍嗎? - 方俊傑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西遊記】香港警察真的是警察?不是喪屍嗎? - 方俊傑

【文化籽:西遊記】
童年時代有個心結,至今尚未解除。話說就讀幼稚園期間,或者是小學吧,我看過一齣跟喪屍有關的西片。一部正方體的電視機仔,播放着VHS錄影帶,應該是翻錄過無數次的版本,畫質一般,情節已經依稀,只記得結局。死剩男主角,逃命到直升機,以為吉人天相,點知喪屍群死纏不休,包圍住男主角,直升機無法起飛,空間有限,眼見男主角必死無疑,正當我充滿期望,想看編劇還可以創作出甚麼逃生妙法,鏡頭一轉,男主角竟然在睡夢中驚醒。是那種晨早起床清新開朗的陽光,好像還有鬧鐘聲,阿媽在廚房煮早餐。對,之前所有劇情原來是男主角的一場夢。地球沒有喪屍,只有妄想症。

當時少不更事,沒有刻骨銘心的,對甚麼也過目即忘,連戲名、演員名也毫無印象。長大過程中,一直想重溫一次,看看是否自己理解出錯。可惜,錄影帶固然已無影無蹤,錄影帶的主人也一臉迷惘,久而久之,就漸漸不當一回事。只是,每次有新的喪屍片出現,我也想起這件往事,隱隱作痛。我不是cult片專家,對喪屍片也不算特別有興趣。或者因為我不明白喪屍有甚麼可怕。行動遲緩又沒有頭腦,連武器都不懂得使用,人類只要稍有危機感,隨便拿張摺凳自衞,理應可以避免被咬。說句實話,你平日行超市,如果見到一個身體呈紫灰色、喃喃自語、衣着品味奇差又有異味的物體經過,你都識退讓三分,如果條友撲過來作吞噬狀,直頭會一腳伸過去。喪屍的殺傷力,不要說跟外星生物相提並論,就是跟大白鯊、哥斯拉、小魔怪相比,也差很遠。我要驚,可能更驚《倩女幽魂》的姥姥。
唯一優點是廉價。做隻女鬼,尚要吊吊威吔;做隻King Kong,都要砌個模型;做喪屍最好,cast一班臨時演員,化些妝,找些爛衫披上,然後如平常地步行,搞掂,最適合低成本驚慄片。低成本有低成本的好,給你天文數字,你會拍一些《變形金剛》(Transformers)出來;沒有錢的話,反而會被迫注重故事情節、角色關係。我最愛的喪屍片,不是甚麼荷李活大製作,反而是《猛鬼學堂》與《生化壽屍》兩齣港產片。估不到二十年後,香港沒有喪屍片接到班,青出於藍的,是南韓出品《屍殺列車》。拍不出以前的喪屍味,因為我們已經忍受不到緩慢。《28日後》(28 Days Later)之後,喪屍全面變種,一係似《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系列,只是公式動作片,喪屍可有可無;一係似《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喪屍跑得比保特更快;就連香港製造的《今晚打喪屍》,喪屍也像吃了興奮劑般情緒高漲。真正保持傳統,喪屍似喪屍的,大概只有電視片集《The Walking Dead》,行又行得慢,蠢又蠢過人,一味以數量取勝。但過了第一季,已經明確告訴大家,喪屍,完全不可怕,你赤手空拳對住喪屍的頭部猛打,已經足夠將喪屍消滅。恐怖的,從來是懂得利用喪屍的人類。

喪屍比人類容易管理。基本上,只需要給它們吃飽就可以。它們不會考慮甚麼生存目的、人生意義;也不會出現七情六慾、爭風呷醋;喪屍更不會具備權力慾,不會存在爭名逐利的狀況。反而,喪屍一定齊心,管理階層掟一個攻擊目標出去,所有喪屍必定朝着同一方向進發。喪屍又沒有頭腦,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必定忠心耿耿。喪屍根本是比Minions更適合用來作為下屬的最佳選擇。習主席見到香港警察,忍不住問了一句:「這是正式錄用的警察嗎?之前要上警校嗎?」似乎懷疑香港警察是演員。有理由相信,習主席除了煲《紙牌屋》(House of Cards),意圖知己知彼,也有欣賞《The Walking Dead》。那位香港警察,無論外形氣質神態舉止,實在有點喪屍feel,也難怪習主席會以為是老臨。習主席可能不知道的是,香港警察這五年間,大部份已經被喪屍化。他們真的不是演員。

Profile: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方俊傑

編輯:馮秀珍
美術:楊永昌



Z88

【讀書好×果籽】中美一旦開戰,遼寧號怎辦?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讀書好×果籽】中美一旦開戰,遼寧號怎辦? | 2017-07-07 | | 蘋果日報

【讀書好×果籽】中美一旦開戰,遼寧號怎辦?


此書影響了美國共和及民主兩黨的外交政策,尤其共和黨強硬派已主導外交政策。

【文化籽:讀書好】
大陸航空母艦遼寧號訪港,輿論鋪天蓋地宣傳,吹噓大陸海軍實力,令人發笑。遼寧號是八十年代末蘇聯崩潰前在黑海造船廠興建的空母,後歸烏克蘭所有,當時經濟疲弱,無力完工,不斷被人偷走船上物料,形同廢船,惟有推出拍賣。

山寨空母

澳門「白手套」公司聲稱用作海上賭場,用兩千萬美元買回來,再拖上大陸改造成原本俄羅斯「瓦良格號」山寨版。遼寧號搭載殲十五戰鬥機,目前正訓練升降,但戰鬥力應該只有美國1972年下水的核動力空母尼米茲號一半,由於中共海軍仍未掌握美國的彈射戰機技術,影響戰機攜帶武器作戰能力。究竟遼寧號是否比印度維克蘭特號強,仍然未知,但至少印度空母2008年下水至今已進行多次升降演練,而遼寧號是否可以投入作戰,仍然是個謎。美國新一代福特號空母已經採取電磁彈射技術,並搭載大量無人機,一旦開戰,國產空母只會成為戰靶。共產黨銳意發展海軍,是為了示威,尤其是南海領土紛爭,也為了保護石油航道,因為馬六甲海峽及南海,是中東石油運輸必經航道,一旦被美軍封鎖大陸經濟就完蛋。究竟目前共產黨在南海的強悍姿態,一帶一路展示的全球經濟戰略擴張,是否真正帶來戰爭危機。

社工變回牛仔

最近我看了美國國際關係專家Michael Mandelbaum的作品《Mission Failure:America and the World in the Post-Cold War Era》,中文版叫《美國如何丟掉世界?》,作者有條理地分析美國在中國、俄羅斯、科索沃、波斯尼亞、索馬里、阿富汗、伊拉克及中東的外交政策失敗過程,他認為在冷戰結束後,美國獨霸天下,但卻因此變得「思維傲慢,態度輕率,專業判斷讓位給譁眾取寵的短期利益,導致美國儘管有無比的軍事、經濟資源,卻在外交工作上敗績連連。軍事任務雖然成功,但政治任務功敗垂成。」冷戰體系崩盤後,美國人頭腦發熱,一下子由牛仔變了社工,即以人道干預手段,試圖改造其他國家成為美式自由民主體制,但最後證明失敗。
過去二十年來改造他國的使命之所以可行,建基於和平的國際環境,Michael Mandelbaum指出後冷戰時代,「地球上最強大的政治領袖們也不再認真考慮發動戰爭這回事。戰爭退場源於國際間不再有所謂的「安全競爭」(security competition)或「大國政治」(power politics),由十九世紀開始,國際關係就是以戰爭為主軸,當主軸改變後,美國便有餘裕投入國際活動去改善其他國家,而不必再汲汲於保衞自己及盟國。不用再牽掛安全之後,「它可以把外交政策當作社會工作一樣來推動。」

養大了的巨獸

1990年代,六四後克林頓政府倡議把對中國貿易和人權問題掛鈎處理,以及設法移植自由市場經濟到中國大陸、俄羅斯,意圖改造這些國家的政經結構,盼可以藉此說服他們採取和平的外交手段。今天回看目標徹底落空了。從2014年開始中俄同時展示出新的外交姿態,動輒表示會用武力解決問題。中國大舉投資海軍建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切正朝向新冷戰體系發展,「大國政治」的國際體制又再重現。從遼寧號由低調收購及改造過程,可見大陸是多年計劃建立遠洋作戰力量,美國人以為經濟自由化會帶來政治改革,列寧黨國體制受到一定制約,最後證明全錯。共產黨高舉「中國模式」,禁止全國討論「公民社會」、抹黑及打擊香港作為「普世價值」代表,為爭普選扣上分離運動帽子。習近平訪港只有一種姿態:就是以軍事力量配合雪恥式民族主義,當美國人放棄社工式外交,特朗普重新戴上牛仔帽後,中美關係會有大變。美國艦隊將會更頻密進出中方聲稱有主權的島礁,反中的越南會成為另一隻棋子,還有更主動積極活躍於地區及國際舞台的日本,借北韓問題「夾實」南韓左膠總統,矛頭只有一個:中共。美國一旦主動出擊,習近平雪恥式民族主義就會被迫見真章,這時的空母已非民族復興的「道具」,而是要開赴作戰。
遼寧號前世瓦良格號,名字本是沙俄1899年下水的一艘巡洋艦,1905年於日俄戰爭中被日本帝國海軍於仁川附近擊沉!


美國現正服役的尼米茲級航空母艦,戰鬥力遠高於解放軍的遼寧號。


當日停泊在黑海船塢的瓦良格號。

撰文:劉細良
編輯:梁浩維
美術:利英豪



Z88

恐數千萬機迷變社會力量
中共出招瓦解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恐數千萬機迷變社會力量<br/>中共出招瓦解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恐數千萬機迷變社會力量 中共出招瓦解


藝人周迅免費幫中共拍攝宣傳片。

【學者分析】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點名批評《王者榮耀》是陷害人生的毒藥,北京早前又推出限娛令插手干預綜藝節目。當局頻頻向社會「亮劍」,被指是為了在中共十九大前淨化社會。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中共發覺該遊戲多達幾千萬名玩家,擔心群眾性行動隨時轉化成社會力量,才出招瓦解潛在力量。

劉銳紹認為,雖然事件不涉政治性,但該遊戲玩家數以千萬計,中共擔心將成社會力量,故套用慣常的統治手段,先自定價值觀及標準,批評該遊戲荼毒青少年,再出手打壓。劉銳紹又以法輪功作例子,法輪功曾為國體委旗下氣功門派,上世紀90年代在內地有7,000萬法輪功信眾,超過中共黨員人數,當局感法輪功影響性過大,隨後徹底鏟除。他又指,此次事件反映官方對社會越來越恐懼,包括一些非敏感及非政治的事物,均擔心會轉成社會力量,「如果你話佢沉迷,可以透過教育、長輩來調節,為何用國家機器打它(遊戲)。」


戲院播放的宣傳片聲稱弘揚中國夢。

戲院播「中國夢」洗腦片

同時,中國廣電總局要求,內地戲院即日起一直到中共十九大召開前,播放電影前得先播放長達3分鐘的「中國夢」系列宣傳片。宣傳片網羅黃曉明、周迅、李冰冰、楊冪等當紅藝人,內容除宣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最主要的目的是宣揚習近平倡導的中國夢。不少受不了的觀眾故意遲到進場,有的乾脆暫時不到戲院看電影。
《蘋果》記者



I

不存在的頭條 - 曾志豪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不存在的頭條 - 曾志豪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不存在的頭條 - 曾志豪

最近看意大利小說家卡維爾諾的《不存在的騎士》,抵死有趣。一具只有空殼的盔甲,一個不存在實體的騎士,反而是最得體最有存在感的騎士。
不存在的東西才最引人注意。
這一回,我們有《不存在的頭條新聞》。
我做了《頭條新聞》超過十年,經歷過董曾梁林,四大皆凶,每個階段都很凶險,由陰陽怪氣一直做到隨時換人等等傳聞,由誠惶誠恐做到麻木不仁。
像「清潔阿姐心態」:「有咩未見過啊!大驚小怪,未見過大蛇屙尿咩。」
更何況,我聽過不少人語帶譏諷:「邊有人夠膽郁你地啊,你地代表言論自由。」OK我明白這些意思,覺得我們自抬身價,常以「言論自由」做擋箭牌,就算做得差也沒有人夠膽更換。
這次無綫突然抽起六點的《頭條新聞》,改為播放習主席訪港的重溫片段以及風水節目,我也是一如既往的「謙虛」:不一定是針對《頭條》,畢竟沒有事先送檢,不會事先知道內容,沒有河蟹的動機。
不過,我也無法自圓其說,有甚麼突發的節目重要得非抽起一個常規播放的節目不可?
難道習主席真的是君臨天下,閒人讓路?
有人說,你頭條好巴閉咩,夜D播唔得㗎咩?
我只能說,《頭條》唔係好巴閉,不過我們很看重新聞的及時性質。有時拖到最後一分鐘仍會更新內容,便是希望節目出街時不會遺漏即時新聞。電視台突然抽起改為深夜播放,製作團隊為趕死線的工夫豈非白費?
不過一集不存在的《頭條》反而引起輿論巨大關注,很多人手機查詢,FB網友也是四處打探《頭條》失蹤之謎。或許突然不存在的《頭條》提醒了人們,存在並非必然,不存在的危機倒是真實存在。
過去的香港也不存在,不存在的東西,才最有存在感,才最有價值。



Z88

鬼佬要學普通話 - 高慧然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鬼佬要學普通話 - 高慧然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鬼佬要學普通話 - 高慧然

有一天,我在加拿大認識的一個鬼佬朋友突然告訴我,「我已經報了班,決定去學普通話。」我問原因,他說找工作需要。
這個朋友過去一直在石油公司做工程師,前幾年大病一場之後半退休,到病癒想復工時,適逢亞省石油經濟大崩壞,油公司一間一間執笠。為了找工作,他不惜轉行,甚至去考地產經紀牌。誰知去見工,人家第一個問題就是,「你會說普通話嗎?」
他說第一次聽到這問題很震驚,加拿大的法定語言是英文和法文,而他是加拿大本土人,在加拿大本地找工作,他不明白為甚麼他必須會說普通話。後來,見的工多了,被問這問題的次數多了,他要謀求生存,竟然真的決定去學普通話。
我聽了不知如何反應,他需要工作,那是他面對的現實問題,作為朋友,我不能阻止他,也不可以潑他冷水。但是,我其實很想跟他說,如果真的要學習優秀中國語言的話,他應該學習粵語。最後我甚麼也沒說,他不是為興趣學習,他要謀生。我說甚麼都變成風涼話。
中國人口佔全球四分一,當他們帶着大量現金去全球各地消費的時候,奇怪的現象出現了:在英法語通行的國家,你還是得用普通話去服務他們。但這肯定不是個別現象,這次來澳洲,我發現地產、餐飲、銀行……各前線行業的工作人員,請的幾乎都是中國人。



Z88

點稱呼林鄭? - 馮睎乾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點稱呼林鄭? - 馮睎乾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點稱呼林鄭? - 馮睎乾

據聞林兆波不喜歡被喊「第一先生」,令我想起去年美國大選前,很多人也討論希拉里當選,該如何叫克林頓,希拉里曾建議「The first dude, first mate, first gentleman」,我覺得林兆波不妨稱為「The first geek」。「第一先生」、「好打得」、「777」都是非官方稱號,政府自然無權干涉,但官方又如何呢?政府行政署日前發出通告,教人如何稱呼林鄭月娥及其丈夫,我想評論兩點。
一,官方建議,如果同時稱呼林鄭及其丈夫,宜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及她的丈夫林兆波博士」,或「行政長官及林博士」,不應採用「伉儷」,因為不符合中國傳統。為什麼用「伉儷」不合傳統?什麼傳統?有報導說,「伉儷」之前常常冠以夫姓,這樣會令行政長官顯得不夠尊貴,未免笑話。我認為這指引大有問題:「伉儷」即「夫婦」,若「伉儷」不能用,那麼「夫婦」呢?我若說「鄭月娥夫人、林兆波先生伉儷」,有何不妥?
二,政府建議,在正式場合、官方和法律文件,林鄭當稱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毋須採用「閣下」一詞。我有點不解,「閣下」是常用尊稱,用不用屬個人喜好,何必提醒大家迴避呢?「閣下」的由來,其實跟「陛下」差不多。蔡邕《獨斷》說,「陛」即「階」,皇帝必有近臣執兵侍衛,立於階下,群臣與天子交談時,不敢趨近,只呼階下臣傳話,所謂「因卑達尊」,於是皇帝也就稱「陛下」了。有趣的是,「陛下」雖是尊稱,但站在陛下的人,實際上身份卑微。至於「閣下」,顧炎武《日知錄》解釋甚詳,大意說「閣」、「臺」是政府重要機關,於是按「陛下」例,出現「閣下」、「臺下」這類尊稱。然則稱呼行政長官為「閣下」又有什麼問題?難道林鄭忽有自知之明,認為自己不配尊稱?嗱,777,呢舖我就撐你嘞。



Z88

趣味盎然 - 李純恩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趣味盎然 - 李純恩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趣味盎然 - 李純恩

這天在耶路撒冷,我家大婆跟我說,到以色列旅行,聽聽旅遊名稱都很淒涼的。那倒也是:死海、哭牆、苦路,不知就裏,真是走投無路。
其實,死海很好玩。那不是海,只是一個大大的鹽水湖,湖水的鹽份濃度等於海水八倍,所以浮力極強,人跳進去,怎都沉不下去。泡在死海裏面,就像水裏有張躺椅把你托着,你可以裝模作樣浮在水面上看書看報,非常有趣的體驗。這麼鹹的水裏當然什麼魚都沒有,所以才叫死海。那裏有賣一款T恤,T恤上有三行字,第一行寫着「地中海」,字下有一條魚,第二行寫着「紅海」,字下也有一條魚。第三行寫着「死海」,字下只有一條魚的剪影,沒有魚。圖案十分生動,很多遊客都買。
哭牆是猶太人的事,猶太人到了哭牆下感懷歷史,感懷身世,氣氛使然,都激動得哭了。但一般遊客,到了哭牆不過是看個熱鬧,由此也可以了解許多猶太文化。人家面牆而哭,你還覺得新鮮。除非你也有什麼說不出的委屈,那也可以面壁一哭,便如殯儀館裏許多人在哭,卻又不是個個都為那死人哭一樣,你去哭,也沒關係的。
至於「苦路」,說是當年耶穌揹十字架走去刑場的「受難之路」,但許多歷史研究指出當年耶穌走的那條路眾說紛紜,沒有定論,現在這條分了十四個站的「苦路」靠不住,並非正宗,只可當個象徵意思。既然如此,如果你不是一個信徒,將之當成一條觀光路走走就是,一路而去,可聽許多聖經故事,豐富旅遊知識,也是收穫。
結果,死海、哭牆、苦路,都變得趣味盎然了。



Z88

大學生的零用錢 - 古德明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大學生的零用錢 - 古德明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大學生的零用錢 - 古德明

香港科技大學碩士班一個學生,來自大陸,才二十四歲,接到騙子電話,半年之內,給騙去人民幣四百四十三萬元,上月底和家人談起,才發覺上當。
而不過兩個月前,香港中文大學博士班兩個學生,也都是來自大陸,也都不過二十多歲,也都接到騙子電話,也都上當,一個給騙去人民幣七十四萬元,一個則給騙去三百萬元。
我不關心香港警方能不能破案。幾十萬以至幾百萬元,雖然等於香港不少市民整份家產,但對許多大陸來港學生而言,應該只算零用錢。我只想知道這些學生是不是出身中共小幹部家庭。大陸一般賤民應該不會那麼富裕。日前報紙就有報道說:四川一農家有個兩歲半女兒,患嚴重地中海貧血,父母給她治療,罄盡十多萬元積蓄,計窮力盡,唯有掘個墓穴,天天陪女兒到墓穴裏玩,希望她日後獨卧其中,黃土之下,還覺父母在旁。這樣的賤民故事,中共那些清廉幹部,上至國家主席,下至小村官,一定不會放在心上。
大陸是怎樣審批學生來港留學的,我無由得知。但那些學生似乎多數富不可測。無論如何,過去二十年,香港各大學研究生來自大陸者,增加了將近五倍,至今共花了香港人二百六十四億元公帑資助。這麼多錢恐怕花得有點冤枉。



Z88

真假「王者」 - 陶傑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真假「王者」 - 陶傑 | 2017-07-06 | | 蘋果日報

真假「王者」 - 陶傑

大陸官方狠批騰訊的「王者榮耀」電子遊戲坑害中國兒童。書生氣的人,才會辯論「電子遊戲到底害不害人」,並問「從前小孩看了武俠小說也想上山尋師學法,武俠小說應不應該禁」。
此種答辯,抓不着癢處。禁你的電子遊戲,不是真的因為兩億用戶低頭沉迷,學生受到「電子鴉片荼毒」,而是因為此一遊戲是騰訊名下,而騰訊的財力、影響力,亦即權力,超過了共產黨所能容忍的底線。
此一電子遊戲,如果只有二萬用戶,每天有二十名兒童看了得精神病、玩了偷錢、玩得自殺,一個月共六百名,一年七千二百名「受害人」,通通不是問題。但用戶有二億,不管此一遊戲有無歪曲歷史人物、是否造成「家庭慘劇」,都是問題。
一個電子遊戲,叫做「王者榮耀」,名下有億萬信徒,本身已經形成一個龐大的社群。社群並非組織,更不是政黨,但一個電子遊戲的牌子可以一瞬間聚眾億萬人,將他們變為片刻的精神喪屍,不理教師、父母、中央台,而「爹親娘親不如騰訊親」,這就是獨立於共產黨之外的另一權力基地,雖然只是娛樂,但中國認為,這是政治。
「王者榮耀」這個遊戲名也很「敏感」。什麼叫「王者」?你騰訊的大老闆想做王?還是玩遊戲的小孩,潛移默化,勝者為王?你不是王,你再千億財產,紐約上市,也是一名奴民。香港人不認識此一層次的意思不奇怪,大陸的富豪竟也毫無警覺,實令人詫異。
明代的沈萬三、清代的胡雪巖,都是民間的「首富」,後來如何收場,中國的生意人不讀歷史,就會吃虧。何況沈萬三胡雪巖再富,也不敢在阿美利加「伯理璽天德」(President of America──清代不知民選的「美國總統」為何物,職銜的音譯)剛登位時,就率先溜去白宮跟美國的皇帝共晉午餐,商討投資大計。
何況大財團現金多了,「多元發展」,漸漸變成了一座金庫、一家銀行。豬哪頭最肥哪頭最先宰,以為平時恭順馴服,叫你唱歌你不敢不附叫,就會沒有事,委實太過天真。
天真不是罪惡,只不過天真的人,有一天會成為一碟肉食。電子遊戲醜化歷史人物、令學生無心向學、家長教師沮喪?都不是真正的原因。要動一個茶壺,只拿旁邊的杯子,甚或杯子旁的一碟蠶豆來說事。這是中國國情,呵呵你懂的。



Z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