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16日星期日

習親信接掌重慶 有望入政治局
傳中共「儲君」孫政才違紀被查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習親信接掌重慶 有望入政治局<br/>傳中共「儲君」孫政才違紀被查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習親信接掌重慶 有望入政治局 傳中共「儲君」孫政才違紀被查

備受外界關注的中共十九大會議將在年底舉行,中共政壇再次出現大地震。官媒新華社昨突然宣佈重要的高層變動,一度視為「儲君」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改由貴州前省委書記陳敏爾擔任。在官方新聞稿中,並沒提及孫「另有任用」,也沒交代他去向!有消息對本報透露,孫涉嫌嚴重違紀,在前天抵達北京後便被扣查。
官媒約在昨早近10時宣佈,中共中央決定重慶一哥孫政才(53歲)不再兼任市委書記,改由陳敏爾(56歲)出任,又指今次高層調動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組織部部長趙樂際在重慶市領導幹部會議上宣佈,強調調動是「中央從大局出發,經過通盤考慮、慎重研究决定的」。在官方的調任的新聞稿中,並沒有提及孫有「另有任用」一說,亦沒有交代其去向。


孫政才


陳敏爾

孫妻捲官太俱樂部醜聞

消息透露,孫政才前天去了北京後就被扣查,涉嫌嚴重違紀,關在京西賓館;前晚趙樂際及陳敏爾則飛抵重慶,並與市委副書記張國清出席昨午召開的幹部大會。趙在會上提及,孫接受組織的談話及調查。有消息指孫的妻子與落馬的中共中央前統戰部部長、中辦前主任令計劃的妻子有關,兩人同時是民生銀行「官太太俱樂部」成員。而昨晚央視新聞聯播,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的金融工作會議的報道,各地一把手都有出席,但沒有孫。孫最後一次露面是在7月11日,他主持市委常委會議。
孫政才一度被外界視為「儲君」,外媒一直估計他有可能是中國第六代的接班人,與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一起接班。不過,有指中共中央巡視組在2月到重慶視察,批評重慶黨政領導層「帶病提拔」幹部,市內「黨的領導弱化,擔當意識不強,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有差距」,認為「清除薄(熙來)、王(立軍)的思想餘毒不徹底」。
至於仕途更上一層樓的陳敏爾,出生於浙江省,是中共政壇少數60後的省委書記。習近平在2002年至2007年在浙江主政期間,當時陳正任浙江省宣傳部部長,全力宣傳習的工作,是習「之江新軍」的頭馬。陳在2012年年初調任貴州省委書記,建設了中國首個國家級大數據綜合試驗區。
習近平在2015年到訪貴州時,亦對陳在當地發展大數據讚不絕口。根據中共慣例,陳將藉重慶市委書記一職,在十九大進入政治局,前途無可限量,有傳他會掌管中宣部,甚至成為未來領導層的接班人之一。
《蘋果》記者/多維新聞網


陳敏爾(右一)出身浙江,曾是習近平(中)的部下。



I

譚嗣同與梁啟超 - 陶傑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譚嗣同與梁啟超 - 陶傑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譚嗣同與梁啟超 - 陶傑

劉曉波嚴正指出:中國人自我編導演悲劇,並自我欣賞,「可能是人種問題」。
戊戌維新,譚嗣同丟了性命,梁啟超沒有。像康有為找到英國領事濮德蘭庇護,梁啟超東渡日本。
梁啟超對於中國人種問題,認識高於譚嗣同。其論文「歷史與人種之關係」,分析了為何世界文明的主人,是希臘與羅馬,又以「地理與文明之關係」,指出:「寒帶熱帶之地,其人不能進化者,何也?人之腦力體力,為天然力所束縛,而不能發達也。」至於中國地處溫帶,曾有春秋戰國的短暫文明,為何人種反而退化?梁啟超又嚴正指出,皆因「自為奴隸根性所束縛,而復以煽後人之奴隸根性而已。」
梁啟超比較世故,不會做什麼烈士,他知道死一百個譚嗣同,也不可能喚得醒四萬萬人。
梁啟超論歐洲各國,也很有意義:「荷蘭,條頓民族之邦國人,其人情之忍耐節儉,勉於職業。葡萄牙,拉丁民族之邦國也,其人情之浮薄輕佻,其宗教為天主教,政治上之變化騷動甚多。條頓民族,其中軍也,斯拉夫民族,其後殿也。條頓民族,商人之性質,其腦髓所含者,算術也。至於斯拉夫民族,其事業非花非劇,非商非算,幽涼而沉雄,宏遠而堅毅。」
梁啟超論三大歐洲民族,觀察很準確,另有英國作家摩利士(Jan Morris)分別論述。民主和自由,只會在這三大民族匯聚成的西方文明之間滋長,其他不必浪費時間了。
梁啟超比譚嗣同看得通透,他才不會那麼笨,為一個安於做奴隸的民族獻身。在那個時代,清末民初,避過了慈禧,迎來了北洋,帝國主義勢力繼續擴張,梁啟超有更大的空間市場。患上腎病,梁啟超進了洋人開辦的協和醫院,以為篤信西醫,一定沒有事。豈知那時西化時間尚短,高等華人學藝未精,切錯了腎,以致五十六歲就死了。
如果他更透澈一點,能選擇去條頓民族的德國就醫,這條命就可以撿回,多活二三十年,會有更大的貢獻。
中國的國運不好。梁啟超雖然比三十三歲就橫死的譚嗣同活得久,卻也比劉曉波少活了五歲。



I

結局之後的劇情 - 梁文道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結局之後的劇情 - 梁文道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結局之後的劇情 - 梁文道

對於北京政府來說,這就是最好的結局。劉曉波先生本來只要再坐個三、四年,就要從牢裏面走出來了,儘管一定會被嚴密監控,甚至遭到軟禁,但他到底是個活人。面對着這麼一個曾經有機會流放國外,卻堅持要把牢底坐穿的人,你還能拿他怎麼樣呢?再找個理由把他丟回監獄嗎?沒關係,他入獄三次,早已習慣囚犯這種職業。於是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全世界最知名的中國異見份子領袖,就會這麼活生生地站在神州某個角落,成為強權鞋子裏頭一顆讓人從腳到頭都不舒服的石子。一個搞不好,說不定他還真的會是中國版的昂山素姬或者曼德拉,在意外的局勢下促發真正的變革力量。但他卻在這時候忽然病逝,「十九大」召開之前的幾個月,所以問題不再,什麼都沒有發生,迅速回復正常。
一直不願去國的劉曉波,最後之所以要求外出治病,大家都曉得,是為了他的妻子劉霞。那麼劉霞接下來還會繼續這種暗無天日的日子嗎?許多論者覺得是會的,因為他們認為劉霞可能會被人當做是劉曉波政治遺產的繼承人,秉持丈夫的遺志,成為一個象徵。不過認識劉霞的人都曉得,她實在不是這種人。她愛劉曉波,但這並不表示她愛政治,她喜歡的劉曉波是那個政治之外,絕大部份人都不曾有機會瞭解的「大傻瓜」。而劉霞自己,除去劉曉波妻子這個身份,她首先是個詩人、攝影家、藝術家。如果可能,她大概會想過上一種自在安逸的生活,穿自己愛穿的衣服,吃自己愛吃的菜。儘管我深知我們多少次的呼籲都不會管用,可我還是打心底盼望當局能夠還她自由。經過這麼多年的貼身監控,你們可能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還要瞭解她了,你們不可能不曉得她是無害的。既然劉曉波已逝,劉霞做為人質和威懾他人的示範效用當然也就自動消失,又何必還要為難這個本就與世無爭的人呢?我相信,所有劉曉波生前的朋友都不會想到要「利用」劉霞去做些什麼的,你們真的不必擔心。
不過我也明白,短期內的控制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你們那麼聰明,劇本早已寫好。就從劉霞的弟弟劉暉親筆簽署,要外界不要胡說劉曉波治療情況的那封信開始,大家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讓劉霞一家以家屬身份公開感謝當局的盡心盡力,間接切割他們和外頭所有朋友的關係,然後外面要是還有誰想搞一個追思會,想要抗議劉曉波最後日子所得到的對待,便都是不顧遺屬感受,挾帶政治目的,別有用心的陰謀舉動了。最起碼,你們要讓大家看見,所有這些舉動都得不到劉曉波遺屬的支持。
我們甚至能在《環球時報》等喉舌媒體的評論裏頭看見另一條奇詭的隱伏劇情線,那就是主動把劉曉波描繪成一位「受害者」,不是這個政權底下的受害者,卻是「西方反華勢力」和「錯誤思想」的「受害者」。劉曉波的生命軌跡太過淒慘悲壯,他的言語太過溫和有理,不論生死,如何定性他為十惡不赦敵人,而又要顯得有說服力,都不容易。何不將計就計,乾脆承認他的悲劇,略略把他形容為一個值得同情的人物呢?他是囚犯沒錯,可他犯了什麼罪呢?原來是他太過單純,誤信了不合國情的,西方那套所謂自由、民主和人權的虛偽宣傳,妄圖顛覆國體。國家縱是再寬大,也不得不依法治他。但國家就像慈母,對待逆子還是好得不得了,不只悉心照養他的身體,還允許他在獄中讀書運動。你看他不只在〈我沒有敵人〉當中承認看守人員的友善,還在生前最後採訪片段裏頭感謝醫護的體貼,這豈不是國家仁善的明證?相反地,當初用言語蠱惑他,給他洗腦,害他入獄的那些外部勢力,則至死都不肯放過這個可憐的人。他們完全不顧「人道主義」的大原則,不理他的身體情況,假借自由之名,硬要帶他出國。相比之下,誰才是真正正義?誰更關懷劉曉波?可謂一目了然。
這種宣傳,這個版本的劉曉波故事,對於香港、台灣和其他地方的人而言,應該沒有多大作用,因為我們有另一套截然不同的劉曉波故事。但是對於言路閉塞,信息封鎖,浸泡在主旋律正能量大浴缸下的大陸居民,乃至於到了海外仍然不離這種心理環境的大陸居民來講,這可能就是他們所知的劉曉波生平了。所以劉曉波的死,雖然令外間那麼多人悲痛莫名;令我不得不中斷自己原有的思考,只能胡言亂語;可是我必須悲觀地指出,可能真是沒有多大效應的。原來就厭離這個政權的,只會更增離心;原本樂在其中的,只會再過一關,持續那什麼都有發生過的中國日常。
(原擬續寫〈選擇雞蛋的幸福〉下篇,本周因故中斷,且待下周再續)。



I

極速火化海葬 逼家屬感謝黨
中共要劉曉波灰飛煙滅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極速火化海葬 逼家屬感謝黨<br/>中共要劉曉波灰飛煙滅 | 2017-07-16 | | 蘋果日報

極速火化海葬 逼家屬感謝黨 中共要劉曉波灰飛煙滅

【本報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上周四(13日)因肝癌病逝,短短兩日後,瀋陽市政府昨罕見連開兩場記者會,指劉昨已火化兼海葬,一切「按劉曉波家屬意願及北方風俗」進行。劉的大哥劉曉光昨更被安排出席記者會,連番「感謝黨和政府」。劉的友人昨引家屬指,當局是在逼家屬表態同意黨國處理後事,實行「不留一絲痕迹」。
記者:曾昭坪


劉曉波遺體昨火化後,妻子劉霞及親屬隨即被當局安排將骨灰葬於大海。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圖片

瀋陽市政府新聞辦發言人張清洋昨在首場記者會指,劉曉波遺體昨早已在瀋陽渾南區殯儀館火化,火化前曾舉行簡短告別儀式。隨後官方在昨午4時45分召開記者會,全程有英語繙譯,並安排劉曉波大哥劉曉光出席。他指劉霞因身體極度虛弱無法到場;而劉曉波從被送院到海葬的過程他全程參與,並三提「感謝黨和政府」,稱當局完全按家屬心願處理後事,且處理得「細緻、周到、完美」,自己和劉霞的要求「政府一一圓滿兌現」,「體現人道主義精神,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他並大篇幅講述為何選擇為弟弟海葬,稱因海葬是政府提倡,「土葬佔用國家土地資源」,並稱自己已向親人下令,「我死後一定要海葬」。此外,他又漏口風稱剛從大連趕來,暗示海葬在大連對出海域進行。

不設提問 便衣監視記者

劉曉光講話完畢後,被數名人員攙扶瞬間「挾走」,其間不忘從煙盒用口抽出一支香煙欲吸食。隨後瀋陽市政府新聞辦發言人張清洋繼續匯報海葬過程,並即場播放影片。片中顯示劉霞戴着太陽眼鏡、穿上黑衣,木無表情地在船上整理骨灰和鮮花等物品,隨後眾人將白玉色的骨灰罈吊下大海,劉霞全程注視骨灰罈顯得不捨,眾人並撒下花瓣。
匯報完畢後並沒讓記者提問,張清洋宣佈記者會完結並立刻離開。而現場氣氛緊張,便衣人員全程監視記者一舉一動。
記者會結束後,官方發文指昨早火化後,劉霞接過丈夫的骨灰盒,在親友陪伴下乘車往海邊登船。至昨中午12時許,船隻到達預定海域停泊,劉霞和眾親友將伴有白色和黃色菊花花瓣的骨灰盛入可降解的骨灰罈中,隨後緩步走向甲板船舷,和劉曉波四弟劉曉暄一起,將骨灰罈吊下大海,隨後眾人向海面撒花瓣。船隻最後在海葬地點繞航一周,向劉曉波最後告別。

親屬稱劉霞不同意海葬

瀋陽當局同時發佈一段長10秒的低清片段,顯示劉霞坐在一個房間內拿着紙杯,稱「曉波後事就是海葬、火化、簡單、從簡」,「然後花都要白色的」。當局並發佈聲稱是劉霞及弟弟劉暉於上周四給「有關部門」的親筆字條,重申劉曉波後事一切從簡,「直繫親屬參與即可」,並寫下「最好從快,周六(即昨日)火化後即進行海葬,同一天完成更好」。
不過,劉曉波好友、流亡海外的作家廖亦武昨午在社交網站發帖,指劉曉波夫婦家人前日深夜突向他傳訊息:「他們在逼我們表態,同意他們的處理,不留一絲痕迹……」訊號隨即中斷。
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昨晚引劉霞親屬消息指,劉霞不同意海葬,若劉霞可自由地接受媒體訪問時,她會親口這樣說;中心又引劉曉光親屬指,劉曉光昨在記者會的言論是在「講反話」。劉霞親屬還稱:「即然是這樣了,那麼全世界有海的地方就有劉曉波,站在海邊,劉曉波就在你身邊!」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