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三日內三度警告北韓
特朗普再發嘴炮
「美軍已上彈」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三日內三度警告北韓<br/>特朗普再發嘴炮<br/>「美軍已上彈」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三日內三度警告北韓 特朗普再發嘴炮 「美軍已上彈」

美朝緊張局勢不斷升溫,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繼續火上加油,前天再度警告北韓若對關島動武「將面對前所未有的事」後,昨日又在社交網站Twitter「發功」,揚言美軍所有軍事選項已「上彈」,準備就緒,警告北韓好自為之。


特朗普

北韓公佈向關島發射導彈計劃細節後,特朗普前天再用嘴巴向平壤政權「開炮」,嫌日前「烈燄與怒火」言論未夠強硬,警告若平壤「膽敢動關島一條汗毛,將面對前所未有的事」,「後果將是他們始料不及」、「經歷世界某小部份國家所經歷的麻煩」。
北韓揚言本月中擬定好導彈發射計劃後,只要金正恩一聲令下,就會發射四枚「火星12型」導彈,取道日本上空射向關島離岸。前天,特朗普再向北韓喊話時沒闡明實質應對舉措,僅重申「這不是威嚇,這是聲明,完全不是威嚇」,並提到中國,「我相信中方(在遏制北韓上)可做得更多」。他昨又在Twitter指「所有軍事選項準備就緒,已上彈,北韓好自為之。希望(北韓領袖)金正恩會走另一條路!」三日內三度向北韓放厥詞,特朗普遭批評為局勢添亂,國防部長馬蒂斯重申,美國仍傾向以外交解決題,但同時「已準備好」應對北韓敵對行為。

《環時》稱華阻推翻朝鮮政權

分析相信平壤一旦付諸行動,美國將聯同日韓盟友調動神盾級驅逐艦、「薩德」戰區高空導彈防禦系統、及「愛國者」防空導彈等所有導彈防禦力量應對,在「火星12型」發射初、中、末段進行偵測、追蹤及攔截。
據報日本政府正研究在島根、廣島、愛媛和高知四個縣部署「愛國者3型」導彈,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本月中亦將訪問中、日、韓三國。但有評論就提醒華府在攔截導彈上三思,事關當前美朝雙方皆胡亂放話、捉摸不了用意,美軍一旦擊落北韓導彈,後者或會解讀成是開戰訊號,弄假成真。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昨天在例行記者會上呼籲美朝雙方「謹言慎行,多做有助緩解緊張局勢的事」;《環球時報》評論表示,「如果朝鮮主動發射威脅美國領土的導彈並招來報復,中方將保持中立……若美韓同盟發動軍事打擊,試圖顛覆朝鮮政權,改變朝鮮半島政治版圖,中國將堅決出手阻止」。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指,美國和北韓近日的言論「過了火」,希望雙方能重回理性。德國總理默克爾就指,沒有軍事選項能解決北韓問題,美朝的口水戰已走錯了路。
美聯社/中國《環球時報》/韓聯社



Z88

人民幣離岸價
曾跌穿6.69關口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人民幣離岸價<br/>曾跌穿6.69關口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人民幣離岸價 曾跌穿6.69關口


人民幣離岸價昨跌逾百點子,盤中價最弱曾跌穿每美元兌6.69人幣關口。資料圖片

北韓局勢緊張令股滙波動,因避險緣故,包括人民幣在內等亞洲新興市場貨幣成為被沽對象,人民幣離岸價昨跌逾百點子,盤中價最弱曾跌穿每美元兌6.69人幣關口,見6.6951,是去年10月以來逾1年低位。

傍晚8時,離岸價報每美元兌6.6829人幣,單日貶值約0.18%(跌161點子),每百港元兌85.47人幣;在岸價跌幅較少,報6.6651,跌125點子。

上商財資業務處研究部主管林俊泓表示,鑑於地緣政治風險升溫,資金避險至日圓及瑞士法郎等貨幣,亞洲如韓圜、新台幣及人幣等,皆成為被沽貨幣。

昨日是人幣「8.11」滙改兩周年,雖然人幣中間價「4連升」,開市報每美元兌6.6642人幣,升128點子,但他指出,相較前晚日圓滙率在外圍飆升,市場根據一籃子貨幣機制推算的中間價應達6.65水平,昨日開價較預測弱100點子,故有意見揣測,可能與之前人幣升幅勢頭太強,人行或希望增速不致過快有關,昨日離岸及在岸價亦走貶。

另有交易員說,上周外電傳聞當局或在十九大後,宣佈擴闊人幣滙率波幅區間,由現時每日上下波幅2%拓闊至不逾3%,亦可能是導致近期離岸價較波動原因。



Z88

巴黎的漩渦 - 邁克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巴黎的漩渦 - 邁克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巴黎的漩渦 - 邁克

直到回程飛機上見到今期三本法國周刊,封面不約而同用了新近逝世女星的照片,我的心才忽然一沉,數星期以來被歌台舞榭寵壞的眼睛終於澄明,遲鈍地醒悟事態無可挽回:從今以後,巴黎再也沒有珍摩露了。非親非故,甚至不曾在街上偶遇,氾濫莫名其妙的憂傷,不折不扣「賤人就是矯情」,但是塞納河一閃一閃的流光,怎麼可以缺乏散步者縱身一跳的騷擾?新浪潮最醇美的水花雖然永遠不會凋謝,那把低沉沙啞的嗓子銷聲匿跡,誰還有本事由案頭釋放瑪嘉烈杜赫絲的文字?這就像,既然最後的目擊證人揮一揮衣袖,立定主意不出庭作供,那麼官司打不打下去都無關重要,因為真相不可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新觀察》那張漂亮的黑白大頭相曾經印在唱片封套,是我七十年代中第一次歐遊最驕傲的戰利品之一。輯了《祖與占》膾炙人口的插曲《生命的漩渦》,越唱越急的歌詞和梁萍的《昭君怨》異曲同工,考驗的除了肺能量,還有法語初學者舌頭的靈敏度,帶回三藩市日聽夜聽,不惜透過黑膠的千迴百轉將自己訓練成一隻鸚鵡。更珍貴的是應運而生的單碟《印度之歌》,遙不可及的印度支那風情只此一家,緩慢的旋律不知道算華爾滋還是狐步,重複又重複,倚在厚實的肩膀跳到地老天荒,同名杜赫絲電影她沒份主演,老實不客氣以歌喉橫空騎劫。九十年代《情人》搬上銀幕,她奉獻的仍然是聲音,梁家輝光禿禿的屁股印着她的腳註,老來品嚐青春肉體,一廂情願倒貼歷史重量。當然我也記得《水手奎萊爾》慘烈的特別客串,每個男人殺死他迷戀的東西……



Z88

生煎包 - 李純恩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生煎包 - 李純恩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生煎包 - 李純恩

朋友告知,我喜歡的「祥興記」生煎包在我家附近開了分店,真是好消息。當天就去買了三客回家──這家店沒有堂吃,只賣外賣──連吃八個生煎包,連晚飯都解決了。
這可能是香港最好吃的生煎包,皮薄底脆汁豐肉鮮,味道不輸於上海「小楊生煎」。我知道這家店的時候是他們在尖沙嘴開了分店,一日經過,以我的「生煎包經驗」,一看鍋裏包子的賣相已知不俗,買了一試,喜出望外。可惜沒有堂吃,只供外賣,這就有點麻煩,因為生煎包要趁熱吃,好的生煎包汁液充沛,一不小心便會肉汁飛濺,沒個地方好好坐着吃,實在美中不足。如今分店開到家附近就好了,出鍋買好,五分鐘車程到家,非常完美。
生煎包是上海平民食品,可做點心,也可當飯吃。每個上海人心中,都有一家心頭好的生煎包,你說這家好吃,他說那家正宗,幾乎成了一個情意結。一隻好的生煎包,講究的就是皮薄底脆汁豐肉鮮,外表其實不講究,或者說外表越是光鮮的越不好吃。這也是兒時常常思念的美食,那時一客四隻生煎包賣一毛錢,我身邊通常只有五分錢,只可買半客,那兩隻生煎包便顯得特別滋味了。小時候看過一本如今連書名都忘掉的小說,只記得一段情節,當碼頭工人的男主角早上起床,他老婆買了二十個生煎包給他做早飯,他一口氣吃光。看到這樣的情節,簡直魂都沒了。那時候老說舊社會怎麼差,但那個碼頭工人就是生活在舊社會,相比之下,新社會差遠了。



Z88

診斷所患何病 - 古德明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診斷所患何病 - 古德明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診斷所患何病 - 古德明

問:He was diagnosed to have suffered from diabetes(他據診斷患了糖尿病)這一句,文法正確嗎?我的上司把句子改作He was diagnosed with diabetes。
答:請先看一九七五年版The Random House College Dictionary diagnose條下注釋:to determine the identity of an illness by a medical examination(憑醫學檢查,判斷某疾病是什麼疾病)。既說「判斷某疾病」,則diagnose的受詞(object)只可是疾病,不可以是病人。所以,英語學者Charles Lurie一九二七年出版的How to Say It不贊成「以人作diagnose的受詞(using the verb "diagnose" with a person as its object)」。根據這原則,讀者示下那兩句文法都不正確,應該改正為His illness / condition was diagnosed as diabetes或He was found to have diabetes。
不過,今天常見diagnose一字以人作受詞,連第七版《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都有以下例句:「He has recently been diagnosed with angina他最近被診斷出患有心絞痛。」可見以人作diagnose的受詞,一般已不視為錯誤。而讀者那位上司,用的正是牛津詞典所示句式。此外,那一句還可改寫如下:He was diagnosed as(或to be)suffering from diabetes、 He was diagnosed as(或to be)a diabetic。留意用as比用to be常見。
至於He was diagnosed to have suffered from diabetes,那是說「他據診斷曾患糖尿病」,有「他現已痊癒」含義,意思有點不同。



Z88

關島夢魂 - 陶傑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關島夢魂 - 陶傑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關島夢魂 - 陶傑

由於北韓導彈危機,太平洋小島關島成為國際焦點,更有可能變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
對於香港人,關島是一個很陌生的地方。中學的年代,同班的一位很文靜的女生退學,據說舉家移民關島,我們都吃了一驚。關島在什麼地方?除了是美軍基地,一無所知;除了藍天碧海,也別無想像。一個月後她寄回一張明信片,啊,園裏真是一個如此遙遠的所在。
關島五百年前由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登陸而發現(Discovered )。一六六八年,關島為西班牙人佔領,以關島為跳板,西班牙艦隊經此處補給,長驅直入菲律賓。直到一八九八年美西戰爭,美國戰勝,佔領關島,根據同年的巴黎條約,西班牙將關島割讓給美國,成為美國的一個島嶼。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關島和薩摩亞、夏威夷、菲律賓等,都是太平洋美國司法管轄區,直至珍珠港事變,日本佔領了兩年半。
由於關島插的是美麗的星條旗,很合邏輯地,近年中國孕婦湧往關島生育,更成為關鳥新興的消費大軍。
中國孕婦關島生育旅行,可獲取美國籍,在這方面,不知香港中產婦女消息有沒有大陸姊妹(如果真可以當做姊妹的話)那麼靈通。要行動可須快了,關島隔鄰的塞班島亦屬美國管轄。塞班島出生的嬰兒,二○一五年,七成的父母都來自中國。塞班成為中國人的生育殖民地,關島緊隨其後也有可能。
今日朝鮮核威脅針對關島。一旦爆發戰爭,一切以決勝為優先,人命損失是次要的考慮。美帝國主義據說是很殘暴的,但可以參考一九四八年國共大戰的先例。
當年解放軍用人海戰術,與國民黨的杜聿明和張靈甫等軍隊對決,將蘇北淮海一帶的平民百姓推上前線,迫令國軍不敢開砲。
一旦關島開戰,美軍不知會不會發狠,向歷史上的解放軍學習,將中國孕婦全部驅往關島懸崖,迎接金正恩的導彈。不知中國的習近平主席會不會以血濃於水的理由,保護中國僑胞,派解放軍跨過鴨綠江,懲罰北韓殘殺中國孕婦?
此為關島導彈危機的無數懸念之一,不禁令人引起遐想。Anyway,我忽然想起許多年前那個不太熟的女同學,她應該已經成了家,有許多子女。那時我們喜歡聽Carpenters兄妹的民歌,其中有一首,叫做 Top of the World。當年我一聽到此曲的旋律,不知何故,總想起一張明信片。



Z88